海外各个反贼论坛/up主的优缺点

那这个品葱简直是太糟糕了,幸好我之前基本上是 read-only(只读),只发过一个关于政治倾向的帖子,我现在再也不会在品葱发言了,而且,我在这里声明一下,我目前只有 Github、Geph Forum、Wikipedia、Gitlab、Discord、Twitter、Facebook 的账号,没有在其他网站有账号,如果在其他网站上有看到任何与我的名字相同或相似的账号,均为冒充、冒名顶替。

能詳細解釋一下嗎。。。

如果你看到这行字

  • 说明服务器依然正常工作,没有故障
  • 但是工程师正在进行维护操作,所以无法加载网页
  • 偶尔变成这样是正常的,不用惊慌,慌也没用
  • 可以先去干点别的,再回来看

北京市五道口计算机技术有限公司

主要是他打了一個雙引號。。。我不知道是不是想表達一種不只是簡單的“維護”的意思

就是安全加固之类的,防小人

像我之前就説了,極度建議本論壇實行孤立主義。單純地宣傳其他論壇當然可以;但是如果把不同論壇進行比較,帶入主觀看法應該單獨設立一個板塊或者禁止。

這裏説句不好聽的,中國人到哪都能把事情搞得“飯圈化”,很容易陷入各種拉幫結派,搞得烏烟瘴氣。現在來看即使是反賊,大約也會陷入這種境況。

2 Likes

姨蔥出現之後,反賊圈才開始正式分裂,相互攻擊,都是被姨蔥惡俗分子搞壞的。

大势所趋,不是一两个人能够改变的。

不存在什麼大勢所趨,我從舊品蔥出來的,太明白輿論環境怎麼變差的了。

說大勢所趨是給姨蔥的恐怖分子洗地。還有為小二那個小二逼推卸責任。

反贼又不是他们这两个破站能够管得过来的。

2047現在就沒有恐怖分子,輿論環境明顯高姨蔥不止一個檔次。可見管理者自身的重要性。

姨蔥打壓迫害過無數人的言論自由,混到今天這個眾叛親離連獨派都厭惡的下場,完全是自作自受,其中的資助者小二難辭其咎,我認為中共關小二,屬於上天降下的懲罰。冥冥之中天數註定如此。

注意,你自己就是被2047迫害的网友,还这么护着2047?thphd给了你多少钱?

其实上次RD1984和天下无贼被站长和rebecca批斗也是类似的道理

小二因为备份文字爆料而被党国抓,所以47就以爆料革命为政治目标。新疆文件就属于爆料革命,RD和无贼就说这些料真伪莫辨,站长拿这些东西当真新闻太不慎重。结果就是揭了站长的逆鳞。爆料革命的前提就是中共高压下,爆料不可能再有事实验证的机会。所以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那就是中共杀个千万人你也没有证据,讲眼见为实的结果就是为暴政脱罪。就拿小二来说吧,小二是因为备份了污蔑党国的文字而被党国以造谣罪论处吗?显然党国不在乎真实性,只在乎是否给党国抹黑。为党国唱赞歌的,颠倒黑白也是功劳,说党国负面的,句句实话也是坐牢打靶。在这种情况下,还要给党国洗地,说眼见为实,看不到的就不算坏事,那不就是单纯洗地而不是客观公正么。

1 Like

小二迫害我是運用了他在姨蔥被姨粉迫害時的惡毒手段,反向運用於權勢比他更弱的人身上,因為我在2049一直反對姨蔥管理員再次插手論壇事務,想要徹底淨化環境,剷除可能威脅到論壇環境的一切有害因素,本著良好的願望幫助小二重回正軌,結果呢,小二不但不領情,還故意提拔electron8964做管理,故意讓electron8964那個姨蔥管理員廢物在我面前炫耀他管理員的身份,來刺激我逼我出2049論壇,做的事比姨蔥恐怖分子還要惡毒百倍,這就是矛盾爆發的根本原因。

緣由則是他的同夥懦夫斯基在姨蔥幫他出頭,不允許姨蔥隨意替換他在姨蔥的言論引起的,之後和一隻鹿兒協商,以踢我出2049為代價,來換取姨蔥和2049的和解,這背後的暗樁交易後來被人揭發出來,所以小二驅逐我是早就預謀好的一個圈套。為了他自己的一點面子問題,就把對他好言相勸的用戶踢出去,實屬歹毒至極。

不過人算不如天算,這種醜事還是瞞不過老天的法眼,最後以小二進監獄為結果來平衡這種恩怨,也算自食其果。

這事我講過很多次,當時沒有截屏留下證據。還是沒算到小二如此卑劣懦弱,真是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1 Like

兩個都不值得同情,不論是對我個人還是對姨蔥被迫害過言論自由的人,兩人也從未對自己犯下的錯誤懺悔,直到今天小二的父親還在滿世界喊冤,屬實無可救藥。

天天在這裡談論這些所謂國家大事,其實沒半點用處,搞不好還引人發笑。國內的問題前幾天就談過了,沒有外力幾乎不可能改變,外網這些黑子吹子說再多跟沒說其實一樣,都是業餘的不能再業餘的觀點。浪費時間浪費生命。真還不如多賺點錢。

舊品蔥起碼還有個文明一點的討論環境,之後的這些論壇要麼人氣低迷,要麼素質低下,其實已經沒什麼混頭了。

我沒什麼要復仇的,小二既然已經進去了,早就恩怨了結了。是你說我沒說清楚,我才重複一遍。之後誰再要問,我就直接放鏈接了。

我同意你分析的小二會重判的結論,事肯定不是端點星那點事,姨蔥是一部分,說不定還有其他不為人知的事情。這些只有他們內部人員才了解了。

虫文门撞上了女权高压线,现在被电的欲仙欲死,所以他说还不如和你一起合伙呢

你说rebecca搞得是“女权pua”站,现在看来,确实是非常精准。

你所說的唐的性格不好,其實是和她的階級出身有關係,作為官宦子弟,她要在論壇把握住權力,必須立威,這是中國官場最基本的規矩:領導的權威大於專業的判斷。

《韓非子·八經》裡就提到這個套路:

…酸、甘、咸、淡,不以口断而决于宰尹,则厨人轻君而重于宰尹矣。上、下、清、浊,不以耳断而决于乐正,则瞽工轻君而重于乐正矣。治国是非,不以术断而决于宠人,则臣下轻君而重于宠人矣。…

譯文:

…膳食的酸甜鹹淡,不由(君主)自己的口味決定,卻由膳官來決定,廚夫就會輕視君主而重視膳官。音樂的高低淸濁,不由自己的聽覺決定,卻由樂官來決定,樂師就會輕視君主而重視樂官。治理國家的是非得失,不由自己的治術決定,卻由寵臣來決定,官吏就會輕視君主而重視寵臣。…

分析人的特點或者思想觀念還是要從階級入手,唐就算沒有從上輩直接學習到這些知識,但在官宦家庭中成長對這些權術自然耳濡目染。不完全是先天性格所致。

小二則完全是個愣頭青,什麼都不懂,讀書徹底讀迂了。自身無智,故未能明德,所以無法判斷善惡忠奸,只會隨波逐流,被人裹挾作惡還不自知,最終惹怒上天,釀成大禍,將自己最寶貴的人生在牢獄中徹底斷送。尚未完全了解人世,就失去大把時間和自由,相比同齡人大大的落後了。

而這個命數又符合《論衡》的《命祿》篇所示:

凡人遇偶及遭累害,皆由命也。有死生壽夭之命,亦有貴賤貧富之命。自王公逮庶人,聖賢及下愚,凡有首目之類,含血之屬,莫不有命。命當貧賤,雖富貴之,猶涉禍患,矣;命當富貴,雖貧賤之,猶逢福善,矣。故命貴從賤地自達,命賤從富位自危。故夫富貴若有神助,貧賤若有鬼禍。命貴之人,俱學獨達,並仕獨遷;命富之人,俱求獨得,並為獨成。貧賤反此,難達,難遷,難成;獲過受罪,疾病亡遺,失其富貴,貧賤矣。是故才高行厚,未必保其必富貴;智寡德薄,未可信其必貧賤。或時才高行厚,命惡,廢而不進;知寡德薄,命善,興而超踰。故夫臨事知愚,操行清濁,性與才也;仕宦貴賤,治產貧富,命與時也。命則不可勉,時則不可力,知者歸之於天,故坦蕩恬忽,雖其貧賤。

裡面的“命當貧賤,雖富貴之,猶涉禍患,矣;”完全符合小二的命數,沒有富貴命,即便富貴加於其身,最終還是會闖禍受害。

他本来精神状态就不是很好,还被女权们pua了,估计病情会加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