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独裁的东亚大陆为什么符合美国利益?

缅甸政变已经一个月,美国却没有做出任何行动。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之前的香港,美国也采取了相似策略:跟中共勾兑+吸光香港的资金和人才。当然,缅甸人肯定比香港人还惨,因为没有多少国家想接收他们(马来西亚前几天甚至还遣返了千余名缅甸难民)

东亚大陆已经没有民主国家了(韩国位于东亚半岛,可以说是特殊的地缘政治产物;台湾地区和日本不属于东亚大陆)。

我认为美国改变这些东南亚小国很简单,当年的伊拉克拥有比中国还强大的陆军,但是依然不是美军的对手。

一个独裁的东亚大陆为什么符合美国利益?是因为美国需要这些人肉电池吗?此外,东南亚小国受儒家文化影响并不深,为什么很多制度依然落后?

2 Likes

其實東亞大陸上只有中國和俄羅斯,緬甸、越南等是中南半島上的國家。

我覺得會有這種感覺的主要原因是對一些事情的認知和實際比較有問題,比如說:
“东亚大陆已经没有民主国家了(韩国位于东亚半岛,可以说是特殊的地缘政治产物;台湾地区和日本不属于东亚大陆)。”
這種想法本身就有一點幸存者偏差的感覺。首先不論是日本,韓國還是台灣的民主化本身都和宗主國美國的推動離不開關係,韓國就像威師説的:”韩国民主化中的美国因素是无可否认的,4.19到6.29,李承晚、全斗焕下台都与美国息息相关,朴时代的反朴民主势力保护者也是美国。“台灣的民主化背後也和美國直接關聯。而日本和德國在二十世紀后半受美國扶持重建,現在都是民主政權,雖然日本有脫亞入歐論,台灣這幾年也有趨向於把自己發明為一個太平洋國家的論調,但他們的都是實際上的東亞國家。
“我认为美国改变这些东南亚小国很简单,当年的伊拉克拥有比中国还强大的陆军,但是依然不是美军的对手。”
一方面民主化一個國家和軍隊無關,另一方面美國也曾過嘗試民主化東南亞小國,卻多以失敗告終。以柬埔寨爲例,柬埔寨是二十世紀末受到扶持建國的首要對象,在此之前受扶持建國的德國和日本都成爲民主國家,因此當時許多人對此民主化柬埔寨有很大信心。一九九二至九三年,聯合國接管柬埔寨。這是聯合國第一次試著展現如此強力的作為,也是最後一次。聯合國在柬埔寨維安兩年期間,前後有一萬六千名部隊和五千名行政官員進駐,總花費共計三十億美元。在美國華府,國務院跳下來規畫這檔子事,助理國務卿索樂文(Richard Solomon)攬在身上全力推動,儘管有些資深官員忍不住表達疑慮。在這兩年過後,柬埔寨終於擁有現代民主國家規格的政府組織,足以保障基本人權和其他權利。舉行大選時,有九○%的柬埔寨人出來投票,比例之高出乎各界的意料。聯合國宣稱,柬埔寨人表達了他們對民主的飢渴。新政府一上任,聯合國馬上打包撤離。
但就當時的實際狀況而言,柬埔寨情勢依舊險峻。即使在聯合國的軍隊撤退以前,柬埔寨就有多方角力急切爭權,壓根沒把全國大選的結果放在眼裡。
聯合國軍隊離開后,許多慈善組織仍然留在柬埔寨——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世界糧食計畫署(WFP)和其他單位。美國國際開發總署(USAID)、世界銀行和其他主要的人道救援組織,也從世界各地湧入柬埔寨。據統計,多達兩千個不同的金主與非官方組織在柬埔寨設立辦公室。隨著民選政府内鬥升溫,漸趨殘暴,愈形腐敗,這些金主嘗試對執政者施壓,要求政府兌現民主承諾。執政者口頭敷衍,實質絕少兌現。卻足以敷衍金主。這其中除了柬埔寨自身的原因外i,亦有外來資助者自己的原因。有許多人已經通過柬埔寨資助金大發橫財,絕不樂見資助因爲柬埔寨政府的腐敗殘暴而停止。結論上外來援助不但沒幫助當地民主化,反而成爲獨裁者的輸液管。直到柬埔寨的權力鬥爭漸漸走向武力攤牌來一次解決,這樣的情況還是沒有改變。
接連幾任美國駐柬大使各自有他們的角色。第一任是唐寧(Charles Twining),他驚嘆於柬埔寨的新生奇景,傾向扮演慈善家,即便很快就發現情勢惡化。接任的昆恩(Kenneth Quinn)做出看似合乎邏輯的決定——他所能做到最好的狀況,就是跟洪森總理維持緊密關係。然而洪森當時在華府被視為柬埔寨的惡狼,美國人不喜歡他的腐敗與高壓統治。昆恩因此成為爭議人物,他獨自站在總理這一邊,為洪森辯護。
除了昆恩之外,美國跟其他西方國家一致同情森朗西(Sam Rainsy),無論怎麼解讀,他都是柬埔寨僅存而孤立的反對黨領袖。森朗西持民主主義者的論調,不過他在華府遠比在自己的國家受歡迎。他歷經反覆的法律訴訟攻訐,也躲過一次暗殺行動。然而隨著時間過去,盟友開始注意到他是怎麼用獨裁的手法領導政黨,他們無從斷定森朗西會不會是個只在口頭上信奉民主的人。
之後柬埔寨皇室拉那烈與洪森(現在的柬埔寨獨裁者)的戰爭在一九九七年爆發。結束之後,洪森的領導地位再無人可動搖。接下來的幾任美國大使各有立場。新近發生在盧安達、波士尼亞和達爾富爾(Darfur)的屠殺景象,取代了逐漸在記憶中褪去的波布罪行。以魏德曼(Kent Wiedemann)為首的接任駐柬大使,傾向於冷眼旁觀柬埔寨政權的腐化與收賄,就算帶有同情也是幾近於無。魏德曼坦承,他有效地使美國政府放手,轉而讓人權組織為柬埔寨發聲。華府再也不管了。至此美國和聯合國民主化柬埔寨的努力全部付諸流水。
而伊拉克戰爭也是一樣, 美國藉口出兵伊拉克,處死海珊後,反而因為各地勢力失去平衡,美軍也無力控制全境,最後生出了伊斯蘭國。這些地方的民主化都是失敗的。
要討論在美國在東南亞這些諸如柬埔寨的國家民主化的努力爲什麽失敗是非常複雜的。在我看來,美国作爲新的世界統治者在處理地域問題上是非常稚嫩的。美国乐于在联合国分权,像现在这样在联合国里面跟古巴苏丹中國非洲各國等投票。又給自己定下了很多道德上的條條框框,無意義的妨害了自己輸出自己的影響力來改變一些地區的糟糕狀況。導致現在的世界秩序,相比於一戰前歐洲統治世界時的秩序,是相當不穩定的。你很容易想象殖民主義如果要民主化柬埔寨可以少走多少彎路,他們大可以極少道德負擔的處理掉那些潛在的獨裁者,然後維持一個長時間的殖民政府,逐漸教化人民,隨著教育普及和公民意識覺醒慢慢下放公民權利,就好像英屬香港後期的統治一樣,這就是托克維爾那些基督教進步主義者支持的那種殖民統治,它本質上是通過殖民傳授先進國家的秘訣。但是美國從一戰前内部的反殖民態度一直延續到現在,大大妨礙了它輸出影響力。因此聯合國進入柬埔寨2年就必須立刻讓位地方民選政府,即使民選政府的基礎搖搖欲墜。他們也不可能大規模剪除腐敗的柬埔寨皇室和赤柬遺留,即使明知這些人隨時會顛覆搖搖欲墜的民主。只能説當地情況過於複雜,美國不可能有能力在現在的約束下空降民主。
我倒覺得不能説是一个独裁的东亚大陆符合美国利益。我現在讀到的一些材料裏,都篤定中國不能客服少子化,因此沒有崛起取代帝國的可能,因此樂於無多大顧及的在少子化之前再壓榨中國的低人權優勢。一個沒有崛起可能的中國作爲勾兌對象是很讓他們放心的。但讓中國控制東南亞各國肯定是不符合他們利益的。
东南亚小国落不落後和儒家文化的關係不大。雖然我有看到過比較柬埔寨和越南識字率,分析認爲儒家文化使得越南相比柬埔寨更有接受教育普及教育的衝動。但更多的是看是否接受過殖民,殖民者在當地是否留下了足夠的民主化基礎。共產主義之類的恐怖分子對當地的破壞又有多大。像柬埔寨這種被紅色高棉屠光知識分子的國家先天就不足。而越南最起碼還有法國殖民時期留下的很多遺產,比如拉丁化的越南文,大大降低了普及教育的難度。另有説法指基本上東南亞國家離中國越遠越民主,比如馬來,金邊和印尼的民主化程度高於越南,老撾,柬埔寨和緬甸,其中原因和中國的崛起不無關係。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