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排华行吗——亚特兰大枪击案感想

为八名受害者默哀。

人类并没有资格审判这些人。我认为屠支虽然符合结果正义,但不符合程序正义。在并非正当防卫的情况下,这个潘多拉魔盒打开后,如果人人都能够按自己的想法审判并消灭他人,那最终绝对会是一个劣币驱逐良币的世界。

以我目前对案件的认知,凶手想解决自己的性欲、仇女、歧视亚裔,从这三点都可以看出来,他的三观是非常正的。可是,就算他比我们更加正义,却依然没有达到可以随便审判他人的程度。他却以为自己有这个资格,才酿成了这样的悲剧——尽管结果很可能是正义的。圣人的意志用错了方向,只能使得世界的崩坏加剧。


为什么他的三观很正呢?

1:性欲

性欲的本质是什么呢?除了身体和审美的快感外,最重要的功能,是“投名状”。

暴露私处、裸体是屈辱和罪恶。然而,当得知这可以与某个特定的人分享,而不算犯罪的时候,便会产生极大的反弹,让人心中的恶念可以合法地激发出来。

因此,和对方结合便是一种屈辱,但仅仅属于两个人的屈辱、秘密,同样可以成为二人之间的投名状,便是对外保密、互相全知的契约。这就是婚姻伴随着性交的意义。

可以说,性交本来是可以不存在的,但随着死亡的出现,性交必须作为繁衍的“必要之恶”而存在。既然是一种恶,那就必然仅仅存在于一夫一妻当中而不扩大范围。

性欲,便是人类为了繁衍而存在的动力。但是,如果这种动力冲出了合法范围,即对唯一伴侣之外的人产生那种念头,便是灾难的开始。

男性对女性的性犯罪是罄竹难书,我不会去洗地。但是,女性也会利用性器官不断控制男性,让原本明白真理的男性放弃了对自己原有角色的追求,成为异性的奴隶。

这个凶手愿意去面对、解决自己人性的软弱,说明他是个正义的人。

2:仇女

当代女性的罪恶不仅仅是性欲控制。性欲控制只是防止邪恶计划被颠覆的手段而已,而且是效果相对不明显的手段。

这个邪恶计划不是什么团结起来搞破坏的阴谋论,而是人类走向灭亡的标志:熵增。

女性适合在家里生孩子,不适合工作,所以鲜有成功者。男性适合工作,女性则正好弥补了男性的缺陷。这便是这个世界能一直进步的重要原因。男女的角色没有错位,便是熵为零的标志。

然而,当男女的角色开始错位,女性妄图证明自己能够代替男性的工作,就是熵增的开始。世界离开原初的完美状态,走向无可救药。

原本的男性不配称为男性,原本的女性不配称为女性。同性恋、跨性别,等一切扭曲的关系应运而生。几百种性别,瓦解了原本两性的正当角色。

人的定义,就是男人、女人,两种。其他的,不配称之为人。核平这些人,但他们已经不是人,所以并没有违反人道主义;阻止他们腐化其他人,非常地人道主义。

防止如此的屏障,便是谦卑。当人类变得骄傲,妄图设计新的角色关系,就打破了这个屏障。世界开始熵增,走向热寂。

世界必然因此毁灭。加速这个进程的人,理应受到死亡的处罚——甚至都是轻的。

相比于骄傲,性欲控制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这个凶手意识到了,并愿意去改变这个毒瘤,说明他是个正义的人。

3:亚裔

东亚文化的特征,是没有确定的世界观,因此容易接受新文化,这个算是比较程序正义的。但从结果上看,绝大多数东亚人,最终都接受了极其邪恶的价值观——“妇女能顶半边天”。

这便是依靠着调动能力十分恐怖的强权,强制加速世界的熵增。

到现在,中国的经济虽然已经拨乱反正,但是毛泽东毁坏的男女角色,永远无法恢复。可以说,中国已经达到了熵增到极致的状态。现在绝大多数中国人,已经不配称之为人了。

其他的传统文化类似的地方,就包括美籍亚裔。

这些人,毕竟没被破坏传统结构,甚至接受了真理。

可是,亚裔投民主党的比例,高于白人。这意味着什么?

一, 他们觉得自己是少数族裔,愿意引进劣等的多元文化抵抗原本的传统文化。

二, 他们和绝大多数早已败坏的中国人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白左也不配称为人。因为他们自愿放弃了作为人的身份,而选择做一个中国人。

成为白左的亚裔,和中国人一样应该被唾弃。有些人不是白左,却为了自己可怜的利益而和他们合作,这些人也一样可恶。

更重要的是,他们不像黑绿一样仅仅是吃福利、破坏治安的无能小人。他们是智商较高、努力的人,收入高,犯罪率低。这样的民族,才是真正造成威胁的。

亚裔是美国的毒瘤。因此这个凶手,是个正义的人。


然而,他是个杀人犯。他有伟大的三观、散发着光芒的人性,却成了一个随意剥夺别人生命的恶魔。圣人的意志没有用错方向,却用错了方法。

那八个受害者,不管他们有多邪恶,我们都应该为他们默哀。也应该极力抵制类似这凶手的行为。

是的,他确实是想恢复原初人类的美好。但是,不能随意剥夺人的生命,不能超越法律而审判,也是这种美好的组成部分啊!

所以,必须排华,必须仇女。但不能那么做。真正应该做的,是加重对亚裔的仇恨,明白他们邪恶的本性,每一个亚裔都有原罪,在他们不完全放弃和中国任何的关系来赎罪之前,完全不应该接纳他们;还要了解男女存在的意义,以及那些妄图取代男性角色的女性以及支持她们的男性是有多么邪恶,并且极力排斥。但是,也必须让人明白,不剥夺人的生命,也是高贵的表现。不要在排斥亚裔和女性的过程中,变成了他们。

除了杀人,什么都可以做,就是不能杀人。

佐治亚,一个美丽的地方。这里的人曾经为了土地而战,虽败犹荣。这次,不能再失败了。

我想說,聖經從來沒有說過女子的角色完全只能在家教子,不應該外出工作,只是說妻子是來幫助丈夫的。而性,既然神在始祖犯罪之前已經叫他們生養眾多、遍滿全地,而神是良善的,祂所造的都甚好,怎可能性是「必要之惡」呢?

誠然,在夫妻關係中,丈夫為頭,但不代表妻子不適合工作。箴言中那位賢德的妻子也有經商幫補家計,還濟助貧困。聖經中要求女子沉靜學道、順服丈夫、溫柔端莊,卻從沒有禁止她們工作。甚至保羅在呂底亞遇上的一群敬虔的人的聚會就是由一位賣紫色布疋的婦人負責。如果婦女工作在神眼中可恨如同在你眼中一樣,聖經中一定會提及。

實際上,西方社會中女人代替男子工作的起頭,其實是戰爭期間因為男丁陣亡太多,其他後勤和產業等事人力不足,後來發現也幫得上忙,才開現代女子和男子可以自由工作的先河,並不是為了混淆男女的角色,如果說女人不可以分擔一下全社會的壓力,我覺得有偏頗之嫌。何況,你這樣無法解決單身女性該甚麼辨的問題;你知道婚姻是一件嚴重的事,而不是人人都能找到合適的配偶的。

PS: 移民和他們的後裔傾向投民主黨這一方面並非亞裔獨有,德國人都是這樣的。而中國既然剛好是一個福音不廣傳、文化中殘存的能保持道德的普遍啟示又被長年的暴政等事情蠶食殆盡的國家,中國人敗壞完全正常。

1 Like



我之前已经说过了,不能把人比作非人的东西,人就是人。

「认为人不是人」就是精神出问题的表现,你的心理问题太严重了,我已经帮不了你了,爱莫能助。我建议你去看心理医生。

1 Like

@Wolfy

“戰爭期間因為男丁陣亡太多,其他後勤和產業等事人力不足,後來發現也幫得上忙,才開現代女子和男子可以自由工作的先河”

最多算是埋下一点种子吧。二战后女性都回家了,50年代女性就业率还不如20年代。真正大规模开始就业是60年代中期后,和左翼思潮在西方国家大规模传播同步。结果经济发展速度也没见得更快,倒是带来一堆社会问题,还打输了越战。

“文化中殘存的能保持道德的普遍啟示又被長年的暴政等事情蠶食殆盡”

中华文化就是没有文化。没有解决世界本源的问题就很难操纵人的行为和思想。既然开始没有固定意识形态,到世界巨变时结果就两极分化。给人自由意志虽然符合程序正义,但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邪恶。所以中国选择了最邪恶的进步主义。和暴政什么的完全不是一个维度的概念。

越戰是因為左翼引入了頹廢文化、「和平」和性解放瓦解士氣,加上南越政府腐敗不得人心和美國的戰略誤傷太多平民觸犯眾怒等原因做成的,雖然左派固然有責任,但不應該將責任完全放在他們身上。何況當時的美國左翼思潮並非完全來自中國。

可以這樣說,婦女就業是一個和左派思想普及有interaction的variable,但不是一個和道德風氣有好大關聯的variable。這方面,你無法有良好的推演。

二戰越戰都有大量婦女進入社會工作,一勝一敗,以暫時的數據來看婦女工作並不關事,反而是超越常理的左派出現比較嚴重。

我想說,戰國時期孟子還懂得論四端,孔子還懂得指「誅一獨夫」,後來宋明代就只會「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的對君主病態的迷戀,這不是衰退是甚麼?

而中國就我所知已經不是甚麼進不進步主義,而只是純粹地不論男女老少都毫無道德。一日有權力在手,就無止境地暴虐、壓榨在下的人,不論是學生兒女下屬平民配偶。兒子一定要娶妻夠傳統吧?就買個女的回來。你解釋中國的邪惡的模型卻沒有包括這一個variable,並不完整,雖然你也無心洗白。

@Wolfy

关于越战:暂时不反对。

关于中国:可以看得出你对整个社会运行的认知处于完全模糊的状态。

先说古代:在中国,由于缺乏一个具体的宗教化意识形态,不同阶段的社会模式更多的是发展到一定水平的博弈的最优解。比如,早期存在贵族政治,后来贵族被庶族地主取代,这是农业进步导致商业进步的必然结果,而不是某种意识形态的结果。比如,重农抑商落后吧,可是抑商的明清时期的商业远胜于不抑商的魏晋,这是因为地主制比庄园制对商业的依赖大得多,所以并不是说什么就会形成什么。皇权的加强,和贵族的瓦解有关。宋朝,贵族完全瓦解,但货币税尚未普及,那时程朱理学是社会自然选择出的最能维持秩序的学说;明朝,货币税普及,于是有不少新学说(大都是宋朝时未被选择的学说)顺应时代地出现。它们的共同点,是没有具体地解释世界本源。与之相反的比如印度,有具体的解释,于是形成了很多超出利益的宗教阶层,中国则没有,所以中国古代没有什么意识形态主导的社会变革,很容易改变。但如果是利益主导的话,那也和其他国家的独裁者没什么区别。

再说现代:没有道德,好的。难道现代文明不是靠契约和法律维护的吗?恰好是不相信人有足够的道德的后果。唯利是图才是人的本性,的确,中国人有权利就会压迫别人,问题是人类不都是吗?尊重这点才能设计好的制度,这才是西方国家成功的基础。再说民主,这也不是什么意识形态的东西,而是在高度工业化时代最能顾及各阶层利益的制度,现在中国的问题不过是原本的独裁阶层更强大更难推翻罢了,也没什么意识形态。

再说女权,现在的中国女人是过得挺惨的。但是,性别的意识形态的分布是以权责对等为基础的,右派(保守主义)就是女性权利小责任也小,给女性更好的法律保障;左派(进步主义)就是权利大责任也大,给女性更多的公平竞争。中国就是假设了后者,于是法律保障跟不上,而女人能力也不行,只能成为竞争中的输家,结果现在中国人的解决手段,依然是认为瞧不起女的,而不是保护不好女的,所以不是呼吁比男性更好的法律保障,而是减少歧视,就还是想证明女性能达到男性的能力水平所以不需要保障,这不是进步主义左派是什么?所以中国女性日子过的那么惨完全是活该。

所以,性别方面中国是有错误意识形态的邪恶在,就是进步主义;政治方面则是人性普遍的私欲,没什么意识形态。所以我是故意不包括后者的。

说句不好听的,你们对社会的认知完全就是线状的,就是民主好独裁坏进步好退步坏,然后好的东西都是因为争取的人品好。一方面这种宣传完全起不到调动积极性的作用,另一方面对社会学知识量为零,只不过听着最爽于是传播得最开而已。事实上,社会是个复杂的立体,读过书的人看问题根本不在一个维度上。所以,多读书吧。

如果女的能力不如男,神不必創造女性來幫助男子吧,因為能力不好就只能幫倒忙,幫甚麼幫?沒錯是有體能差異,但不是所有事情都一定是男子贏,起碼你的經驗也很明顯吧?

我幾時說過退步壞進步好?合聖經的就是好,不合就是壞。獨裁既然是賦予主耶穌之外的一個人在人類社會中享有神一般的權力和責任,當然是壞,即使獨裁者是道德高尚敬畏神之輩,也必定充滿壓力。而民主就只是延緩人被政府/其他成員的罪拖累的難度和時間,沒有那麼壞。

外國因為過去的人敬虔,才想到制衡的必要,就形成了習慣和傳統,即使至今這個背道的時代他們制度的慣性尚存一點點,中國人的慣性卻大多蕩然無存,去到驚世駭俗的地步,不解釋。

權利不是以法律介定和保護的嗎?為甚麼下文又說法律保障跟不上呢?權利在世上執行是要以法律定下界限的,需要用法律明文保障。而實際上中國人本來普遍沒有甚麼權利,卻向中共負著極大的責任,根本不分男女。

告訴你,性別方面的混亂第一不是由中國而起。「婦女能頂半邊天」也至少仍然是男和女,美國左派那種如同黏菌一樣的性別觀念絕對不存在於中國主流,更和毛澤東無關。而政治方面我也不打算跟你說甚麼意不意識形態問題,所謂意識形態,其實是人天生的氣質的傾向,只要不信主就只是靠人的傳統維持,對人本身的罪性毫無影響,左右去到極端都是錯誤和邪惡的。

而私慾生出來的就不是罪嗎?何況是打著各種名堂屠殺人民、打壓異議和善行的罪呢?盲目追求現世的利益和權力帶來的快感本身就是一種信仰;而這種信仰,恕我直言,在中港台三地甚囂塵上,但主觀上中國(還有親中國的香港人)就是吃相格外可憎。另外既然說是故意,那就是你為了自己的結論合理而剔除變量,這不是科學。

另外從現今中國「家暴缺乏法律對付,同時女性難以離婚」這兩個情況看,我相當肯定中國在性別方面絕不是進步主義,只是純粹的敗壞。你現在扯到「中國人提倡婦女就業,使全世界道德淪喪」,幾乎是和「飲水使人衰老」差不多水平的結論,比我「越是遠離神的國家民族越敗壞和傾向自毀」的模型糟很多。

1 Like

@Wolfy

其他的我不跟你多说。我觉得很多对人性的最基本的判断上不可能说服对方。

我只强调一点:中国95后女性的嚣张、自负、自恋、目中无人、自视清高,绝对来源于进步主义的左翼女权,绝对和中共的意识形态有关,因为她们和又红又专的老师一起欺负人。但不是田园女权。

其實我不是中國人,同時也缺乏良好的洞察力,我未見過95後的中國女性是甚麼一回事。所以囂張、自負和自戀方面我需要一點例子,否則我未必明白,設例也可以。

不過有一點我同意你,這個年代的野生左派已經失去常識:宣稱上班的不一定是男人都還正常 (撇除單身的不談,畢竟聖經中的確沒有禁止,應該屬於夫妻之間的私事),但現在他們宣稱有男生的器官卻仍可以算為女人。但我看不出這和中共在中國的意識形態有甚麼聯繫;因為中共根本就不會按自己所宣稱相信的事去行。

最多我會說,中共的確有份在背後推動美國的左癌浪潮,以達分化/腐化的效果,如同巴蘭引誘以色列人犯罪,但在中國本地,我看不出中共有提倡類似的事。起碼進步主義以身體自主之名提倡的淫亂之事,中共明面上是以「保守」的面孔禁止和大力打壓的。

如果要說和中共的意識形態有關係,從你「因为她们和又红又专的老师一起欺负人」的描述中看來,我會說是受中共行事不擇手段,只用權勢引誘你為它服務,不求你品行清潔的思維影響;他們在香港也是一樣,只要你願意無條件服侍他們,他們就會縱容你做任何事情,欺壓任何的人,在此不分男女。

女生因為社交能力成熟得比較早和天生傾向「順服權柄」的本性,比男生更快理解趨炎附勢是甚麼一回事,更容易得到老師的垂青,在這方面受影響自然會墮落得比較早,但男生成熟之後分析力更強,加上神給他們天生的野心和決絕,他們再大一點都會追上。不過那時雙方都已經有武器,男生用暴力,女生用性和機心。就是創世記提到的「女人戀慕丈夫,丈夫卻管轄她」的局面。

其實我覺得基督徒不應該拘泥在保守-進步這些概念,因為新舊與否根本就不能證明一件事本身的對錯。

大众所普遍接受认可的正义分为两类,一种是被公认的三大宗教所述的正义,一种是被世俗社会所普遍接受的正义。你只是一个凡人,必须二选一,并不能去定义什么是“正义”,什么“不是”,用基督教的说法,你这种行为叫“ *僭越了神的权柄”,把自己放在和上帝同一个高度了。之后你在对性欲,对是否是人的定义上也犯了同样的错误。极端女权在中国女性中比例只算小众,但是你却将仇视范围扩大到整个女性范围。另外该杀人犯的动机至今未明,你却没有拿出足够的证据下直接对对方下了定义。

建立在错误的观点,做出得推论必然是荒谬的,使用大量现代教育概念也说明了你其实内心对你的学说并不自信,所以要以这些来增加自信和学说的可信度。你陷进了这种错误的逻辑中钻牛角尖,长期以往必然会陷入不可自拔,最终把自己逼疯。

你的抑郁症本体就是这种思想体系,你这些思想体系破碎并接纳了正常的三观,病情自然会好起来。

2 Likes

@阿篱Ali

牛逼...醍醐灌顶

“极端女权在中国女性中比例只算小众”

我们对极端女权的定义不同。

我看你的定义是毁灭男性的阳刚之气然后自己上位,只想要权利不想要义务的女性。而你支持那些自强的女性。

我觉得你说的是田园女权,这是人的私欲所生的罪恶和无理,无法避免。这是反动派,不是左派,是处于坐标之外的。

我眼中的极端女权是这样的:认为女性和男性一样适合在外面工作的。在我看来,女性最适合在家里工作;而在外面工作就和男性一样了,所以越极端的女权越认为女性可以/应该和男性没有区别地工作。

我认为女性在特别需要智商的工作,比如说科研,能力上不如男性。但我也承认在教育小孩、交涉方面女性更有天赋。所以女性在家男性在外就应该是社会普遍认同的家庭结构,但也应该允许少数例外。

而极端女权妄图消除这一差距。你说你提倡阳刚之气就是让女性自强什么的,恕我直言,你就是个极端女权。

至少我现在的定义是这样的。

女性应该在家工作还是在外工作这是一个选择的问题。就如同你所说的,要得到一个相应的权利,就必须承担某一件相应的义务,同时得到一件东西的时候必然失去一件东西。好比昭和和平成时期对比,昭和时期女性普遍不用出门工作,在家教育抚养孩子,整理内务,掌管家庭正常开支,男性权力大压力也大,要赚养一个家庭的工资,总得来说家庭稳定离婚率低;本世纪后的日本女性逐渐开始出门工作,那些女性权利地位相应提高,对男性依赖减少了,开始谋求权利,于是维持家庭稳定的因素减少,离婚率上升,最终她们获得了地位的同时失去了情感依靠。

这件事上并没有对和错,只是一个有得必有失的选择题而已。你如果喜欢你理想中的世界,可以发愿来世投生到这样的环境去,同时从现在开始担负起男性的义务。投生到现在这个世界,说明自己是和这个世界的人有太多的共性。

摘取部分日本净土真宗始祖亲鸾大师的教言。
悪人正機 - Wikipedia

何を行うにしろ我々には常に欲望(煩悩)があり、その計らいによる行為はすべて悪(煩悩濁)でしかない。
善いことをしようにも、実際には自らの善悪の基準でしかなく、本質的な善悪の判断基準がない。

大致的翻译是:

无论我们做什么,总是被欲望(烦恼)束缚,所有被欲望束缚的行为都是恶的。
即是是在做善事,实际上也是以自己定义的善恶为基准,没有本质上的善恶判断标准。

衆生は、末法に生きる凡夫であり、仏の視点によれば「善悪」の判断すらできない、根源的な「悪人」であると捉える。

大致的翻译:

生活在末法中的凡夫,从佛的角度来看,这些众生连“善恶”的判断都做不到,可以认为是根本性的“恶人”。

親鸞はすべての人の本当の姿は悪人だと述べているから、「善人」は、真実の姿が分からず善行を完遂できない身である事に気づくことのできていない「悪人」であるとする。

大致的翻译:

亲鸾大师认为所有人的真实面目都是恶人,所谓“善人”,是无法察觉到自己是“没有能力行善的恶人”这一事实。

悪人正機(あくにんしょうき)は、浄土真宗の教義の中で重要な意味を持つ思想で、「“悪人”こそが阿弥陀仏他力本願による救済の主正の根機である」という意味である。

阿弥陀仏が救済したい対象は、衆生である。すべての衆生は、末法濁世を生きる煩悩具足の凡夫たるである。よって自分は「悪人」であると目覚させられた者こそ、阿弥陀仏の救済の対象であることを知りえるという意である。

大致的翻译:

恶人正机是净土真宗教义中具有重要意义的思想,意思是“‘恶人’才是阿弥陀佛的本愿(他力本愿)救度的主正之根机”。

阿弥陀佛要救度的对象是众生。所有的众生生活在末法浊世中都是烦恼具足的恶人。因此,意识到自己是“恶人”的人才是阿弥陀佛的救度对象。

什么叫“必须排华” :open_mouth:?什么叫“必须仇女” :open_mouth:?朋友,你这段话带有很严重地种族仇恨和异性仇恨的味道啊 :face_with_hand_over_mouth:。我在这里必须要说的是 :face_with_monocle:,一味的仇恨只能让世界变得越来越像地狱 :japanese_ogre:,只有宽容 :hugs:和友爱 :blush:才能使世界变得更加美好 :partying_face:、更加像天堂 :innoc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