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所有的女权主义者都是五毛

世界终究会走向热寂。但是在中国,腊肉把这个过程提前了。现在在这片土地上的,已经不能称之为人的行尸走肉,只不过是受到外部正常世界的物质输入,重新装作人类社会一样运转的,毁灭后的世界而已。不管这里看似有多么繁荣,这里的人类已经失去了自我,走向了无尽的融合以至于混沌当中。

只有人类角色认知错乱是熵增。金融不一定是熵增,而是焓减,使得体系的能量往最低处流动。如果出现的新的经济增长点,流行的说法是这是负熵,供未来的人口消耗,我个人认为也可以说是提供了新的焓减空间。贪腐和滥权这种显而易见的欲望型罪恶,则是焓增,是在特殊情况下正常运行的社会的扭曲,资源没有得到合理分布,然而这终究会重新打开反应的渠道,发生剧烈的焓减,重新回到基态。就算是正常状况下,K=e^(-deltaG/RT),这种事无论如何都是会发生一点的。所以真小人实在是无法避免,如果认为能避免,反而是下面这种真正严重的情况。

就是熵增。焓增是可逆的,而且逆反应是有强大驱动力的;而熵增就是人们毫无警惕的时候,价值观自愿地混成一团浆糊了,和欲望型罪恶不同,观念型罪恶发生后,这样的人就再也没救了,不可逆。中共的欲望型罪恶,是挺严重,毕竟民主指数低,但改开后在这方面,还能忍;观念型罪恶,就罄竹难书了,尽管改开后的党员这方面并不明显,但腊肉一个人,就把这方面完全推向了深渊,后面就再也挽救不回来了。

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男人和女人,人在创造之初是好的。男人在外工作,女人在家生养孩子,被男人保护着,这就是人类最初的定义。虽然有各种各样的欲望型罪恶导致了大量的灾难,但观念型罪恶仅仅是早先追求智慧而开了个小头,至少在2000年前至100年前,似乎并不严重。然而,智慧的禁忌,被马克思开启了。最先毁掉的国家,不是苏联,而是中国。

这个世界上有50%的男人和50%的女人。男人养家,女人在家,是最理想的情况,我称之为“归位”;男人和女人没有任何区别,都是一半养家一半在家,我称之为“错位”。为什么选择归位而非错位?因为女人不适合工作,男人不适合带孩子,错位会导致成本的上升,这便是焓增。这里忽略反应熵,但不能忽略混合熵。男女少数情况下会发生适当的错位,偶尔交换角色,弥补对方并不常见的缺陷,如果熵增大于焓增便可行。混合熵deltaS=-R(男 * ln男 + 女 * ln女),男+女=1,分别是世界上人数的比例(所以都是0.5),所以一定大于0。混合焓deltaH=男 * 女 * 键能,大于0。所以吉布斯自由能deltaG=deltaH-T*deltaS,小于0就会发生混合,大于0就不会。是否大于0,决定因素就是男女比例,以及温度。

横坐标为女性比例(左边为0右边为1),纵坐标为温度的二元相图;以及在T1,T2,T3下,纵坐标为能量的图:

全部相图

能量图当中的实线是如果两者完全混合(成键),能量和女性比例的关系;T1和T3的虚线则表示两者完全不混合的情况下的能量,由于没有反应,就是两者的原始能量乘上他们的比例的和,所以是直线。物质会自发选择能量低的状态,所以T1是完全不混合,T3是完全混合,因为T1温度低,焓很正,但熵的影响不大;T3温度高,焓不变,但熵的影响很大。T2则是女性比例在a以下或b以上就是完全混合,因为这时的熵 * 温度更大;但在a和b之间,从a往右移或b往左移,熵增的影响就没有焓增那么大了,导致混合还不如把a和b的点连直线的能量低。由于女性比例是0.5,T2时就是两种隔开的不完全混合物,其中有(b-0.5)/(b-a)的比例是[a*女性+(1-a)*男性]这种,还有(0.5-a)/(b-a)的比例是[b*女性+(1-b)*男性]这种。所以在二元相图,横坐标0.5画垂直线,和T1、T2、T3的交点分别位于“完全不混合”,“部分混合”和“完全混合”的区域内。T1代表男女完全归位,T3表示男女角色完全混乱,T2部分混乱,具体的工作和家庭角色的分布是这样的:

T1应该是常态;T2可能是温度高点的特殊时候稍微需要互相补充一下,之后应该就恢复正常了;但T3就是人类毁灭后的状态。一般情况下,男女的脑浆都藏在自己脑子里,有脑壳防止大脑混合。在高温状态下,男人女人的脑浆冲破自己的脑壳,混在一起,这种状态是不可逆的,因为就算重新降低温度,所有人分到原来的量的大脑,在把脑壳关起来,里面还是混杂的,所以男女角色的混乱就再也不可逆了。民国是T1至T2,男女基本是归位的;腊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后就把温度提到T3,让所有人陷入进步主义的狂热状态;改开后降回T1至T2,但进步主义导致的男女错位再也回不来了。除此之外,在欲望型罪恶当中,根据K=e^(-deltaG/RT),高温也会导致平衡常数增加,焓增反应右移,但这个降温就可以了,是可逆的。因此,民国(大陆时期)和改开后的二共都是有较为正常的市场经济,腐败也都差不多严重,焓增都差不多;但是民国是个有潜力的正常国家,而二共是一群行尸走肉组成的索多玛残骸,就是因为观念型罪恶,是不可逆的。

现在的五毛继承了腊肉的女权主义,导致了中国寂灭,还打算用相同意识形态的白左占领全世界,毁灭整个宇宙。所以所有的女权主义都是五毛。

少民大媽從來都是對漢人所謂女權狀況頤指氣使當教師爺的,例如什麼漢女在古代纏足立貞節牌坊都是落後封建文化啊,看少民女人多健康奔放啊。

但一旦反過來指責少民文化中對女人的壓迫歧視,例如伊斯蘭世界對婦女的廣泛迫害政策,應該予以糾正,立刻叫跳起來指責漢人不尊重少民文化,搞納粹主義。

呵呵,少民大媽兩頭都佔理,這在漢文化和普世價值裡就叫無恥。

@天神九頭鳥

汉族的确没有双标。指责少民女权状况不佳的同时,要么认为汉族古代女权状况没有描述得那么糟糕,要么认为确实挺糟糕,但现在改好了。总的来说,是否有美化传统文化不一定,但肯定有个思想基础:女权一定是好的。

少民则不同。少民认为汉族女权状况不行就是不好,自己女权状况不行却没有不好,所以是在利用现在普遍的价值观来攻击汉族,却承认自己的文化和普世价值不接轨的同时死皮赖脸地守住自己的文化。虽然双标,但少民的思想基础,是认为女权是不好的。

在这点上,我觉得还是少民好点。

少民也會吹自己女權很好啊,這本就是個道德制高點,用來攻擊對方的。

少民攻擊漢人也不是為了什麼女權什麼正義。左右都不是標準而是謀利的手段,針對少民要先劃分界限,用左右來給少民下套,一切以漢人利益為重。

針對女權,漢人也有自己的傳統標準,而且過去一直執行的不錯,部分傳統文化可以恢復。我現在做的就是這一點。至於中共,在有生之年是肯定不會倒的。能做的也就是記錄保存歷史和民族文化並傳承下去。

當然我闡述觀點是為了給認同漢人的人聽的。

@天神九頭鳥

据我所观察到的,汉人和少民中认同自己文化的,似乎都和白左走得比较近。

少民主要是为了反对白右,没什么人认同白左,而汉人除了反对白右以外还有很多人真心认同白左。

少民放弃根据自己的文化选择更接近的,而选择一个离得更远的,只为获取“多元文化”的福利,无耻。

汉人不仅为了利益,自己的文化也接近白左,不仅无耻而且邪恶。

不要胡說八道,漢文化哪裡接近白左了?更談不上無恥和邪惡。皇漢的光譜一直是接近納粹的,是極右的思想體系。相反有些支黑姨粉相當左,滿口女權,喜歡跟著少民一起攻擊漢人。

你不喜歡漢人也不要顛倒是非。你對民族的整個認識也有很大問題。看來以後沒必要交流了。

@天神九頭鳥

有些支黑姨粉相當左

这个太认同了。不过,很多姨粉是假姨粉真支黑,姨学只是它们用来反支的工具,完全没有领会到精髓,希望你能分清这两种人。

皇漢的光譜一直是接近納粹的,是極右的思想體系

目前我所看到的是,网上的汉族人,不管是皇汉还是支黑,不管是粉红还是反贼,一律非常左。

不同的是,皇汉反贼喜欢给自己贴左派的标签,支黑喜欢给自己贴右派的标签但实际思想内核是极左。皇汉不论反贼还是粉红都是在证明汉族人不是保守的而是进步的所以感到自豪。

倒是某些真正领悟汉文化精髓的人,就不会那么左,但也不会是皇汉。这两种人希望你能分清。

呵呵,你分得清?

我看姨粉現在就是單純臭了,所以才說別人假冒他們,其實是他們本來就拉垮走到哪哪裡就臭。

至於皇漢你估計都沒搞明白他們抱持哪種政治觀點,這方面我也不願再辯經。

@天神九頭鳥

皇汉:

至少我目前看到的皇汉,普遍认为,在明末中国人已经抛弃了儒学,或者儒学中较为迂腐的部分,即将走向工业化,可惜被清朝打断,所以汉族是好的,满族可恨。

但真正认同中华文化的人,会认为儒学中较为迂腐的部分,是好的。

所以皇汉是以进步主义为思想核心的,对真正的中华文化是洗白,而非全盘继承。皇汉是左派,传统文化拥护者是右派(虽然他们想要复兴的东西如果要抵抗全世界的左倾就是完全无效的,但起码名义上是复兴一种残留着非理性的哲学)。

姨粉:

假姨粉,其实是鲁迅粉。鲁迅写过很多反对小共同体的文章,而是追求更加激进的革命摧毁乡村秩序。鲁迅比较支持共产主义,后来好像不支持了,但从未认同过传统秩序。这部分“姨粉”,就是觉得中国传统不好,觉得阿姨和鲁迅一样反传统,而且更加不择手段,于是借了这个阿姨这个壳而已。它们的目的是建立一个理性的社会,让个人可以获得不受洗脑而做出利己的选择的权利。

真姨粉,是绝对支持基层自组织的,会认为传统的乡村秩序虽遭中央集权摧残,却是为数不多能够对抗中央的秩序,应该保留。和假姨粉完全相反,他们的目的是建立一个非理性的社会,因为理性最终会导向绝对利己,使得情感凝结的共同体遭到解构。

所以假姨粉是左派,真姨粉是右派。

皇漢部分大錯特錯,我懶得糾正。

至於姨粉本就不是一個分類細緻的群體,姨學也可以分裂出不同的思想流派,這說的什麼真假姨粉在我看來都是姨粉,現在的姨粉都不認同漢人的傳統秩序,都認同基層自治,而且還要絕對的自治也就是分裂,認為東亞是秩序窪地,從秦漢開始就沒有自發秩序。哪有你說的什麼真假之分的那些區別。

不談太多了。我才不想給某些姨粉科普姨學的謬誤,我對姨粉的態度就是讓他們繼續學姨學,哪天腦子徹底學壞了才好。

@天神九頭鳥

那不用纠正了,不过我想问下:你觉得你是个皇汉吗?

我算是,但皇漢也有不同的思想體系,和姨學一樣。

我沒有保守到要滅絕少民的地步,但有的皇漢就堅持滅絕驅逐少民。對待漢服我也很寬鬆,不是說漢人就一定要穿漢服,當然像日本那樣恢復穿著傳統服飾更好。整個國家民族構建要向鄰國日本學習,提高民族意識的同時,自由主義也要允許存在。

@天神九頭鳥

那你是否认同中国传统的意识形态?

比如,形而上。理学的“理气二元论”,心学的“阴阳即是形而上”,或者气学的“ 太虚即气”,你是否认同其中一种解释?虽然一元论和二元论不相容,但每一种本体论都是抽象的,未对世界本源做出具体的解释。你是否认同这种不可知论?

再比如,形而下。基层的宗族关系,依靠血缘纽带建立的小共同体,掌握着税收以及秩序控制的实际权力,是名义上中央集权的权力代理机制,内部有很多以三纲五常等为基础的规矩,而且团结一致,不满足囚徒困境。你是否认同这种社会结构?

你是不是把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混为一谈了

1 Like

仔细看了一下你的文,社会问题要用经济学,心理学,社会学解释;你写的是什么玩意???
要是所有社会问题都能像你这么分析就不存在社会科学了。

还有,我甚至怀疑你自己看不懂你写的是什么,混淆概念,强行潜移,伪科学,乱下结论,我flag了

2 Likes

楼主不要随便给女权主义者扣帽子。我们在给他人扣帽子的时候最好先明白我们给他人所扣的这个帽子是不是和被我们扣上帽子的那个人相符合。据大家公认的五毛定义是:

五毛黨(也稱作五毛、三毛、一毛),2010年以前指是中國大陸網路評論員(也稱網絡水军或打手)的貶義別稱。 “五毛”象征性地諷刺網評員每發一帖“能赚五毛錢”。 是中国共产党在特定历史时期出现的一些问题的网络产物。——摘自维基百科

很显然。女权主义者并不是中国大陆的网络评论员,所以女权主义者并不是五毛。我们不能给女权主义者扣上一个与实际不相符合的帽子。

5 Likes

@Luoxc

那它们就都是粉红,或者说是中共的帮凶

@虫文门 粉红的定义是极端倾向民族主义,无脑爱国、爱党(中国共产党)的中国籍人。而女权主义者只是以女性经验为来源与动机,追求性别平权的社会理论与政治运动,包括消除性别定型观念,争取为妇女创造与男子平等的教育和职业机会等的人而已。女权主义者并不是端倾向民族主义,也不是无脑爱国、爱党(中国共产党),甚至其国籍可能还不在中国。所以女权主义者并不能和粉红画上等号。

中国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是一党专政的威权主义国家,基本人权受到有系统的限制。在国家主席习近平任内,中国政府一面加深对国内的镇压,一面企图封堵来自海外的批评。数以百计的人权维护者和律师遭到任意拘押,公民社会、媒体和网络受到日益严格的控制,侵入式的监控技术大行其道。新疆和西藏等少数民族区域受到政府格外严厉的监控。从2017年起,新疆当局任意拘押据估计高达一百万的突厥裔穆斯林。中国政府正在侵夺香港的自由,包括直接实施港区国安法。中国政府掩盖新冠病毒疫情达数周之久,包括禁止医疗工作者发声,助长疫情向全球传播。—— 世界人权观察组织 (英语:Human Rights Watch,简称HRW

中国连最基本的人权都没有,在中国谈女权不是笑话吗?

视频标题:先有人权才有女权,没有自由何谈平等;对“性侵怪女人穿得少”的灵魂拷问;比荡妇羞辱更可怕的是双重标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hfVJ5B1w

2 Likes

@Luoxc

重点是意识形态。中共和白左否认人的自然属性,不承认人和人之间有天然的区别。

现在的中国是权贵和个人独裁之间反复横跳,前者对经济的剥削更重,后者对个人自由的限制更严厉,但这是中共建政后对基层的高度控制,之后又出现大量权力真空,于是不同的社会结构是不健康的权力博弈的结果。就像悉尼奶爸说的,没有法治的环境,一切博弈都是零和的、无效的。而法治是社会各阶层妥协之后的利益最大化的结果,形成的阻力就是原来体制的控制力,动力就是人民个体利益受损,所以当这套体制开始大幅度阻碍资产阶级所需的市场自由度,以及无产阶级需要的就业率的时候,动力就会大于阻力,法治就会形成。由于中国有对基层社会高度控制的政权,还有尚未完成现代政治建构就被打断的中国人,阻力会很大,但最终是会实现的,不合理的制度导致的资源分配不合理最终会被社会调整过来。

而意识形态的堕落是无法通过社会调整的,只能不断堕落。现在的中国和大量专制国家一样,男女都是经济和人权上的受害者,但只有中国会产生男女没有能力和社会分工上的区别的邪恶想法。以及在人权普遍受害的前提下,平民的女权相比于男性的人权是以一种极度扭曲的方式存在着,而其他专制的国家男性和女性的社会分工和权力分配相比于对方依然是正常的。所以民主化后,其他曾经专制的国家的人都能和正常人一样存在下去,无论男性还是女性都能争取到最适合他们的人权,而中国人只能在不归路上越走越远,最终永远堕入极度混沌的黑暗当中。

@虫文门 是的,确实如此。但办法总比困难多。我们的国籍在中国,我们是中国人,我们需要为自己的国家和社会承担起一份责任。我们有责任让自己的国家和社会变得越来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