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咒骂父母的,他的灯必灭

现在,咒骂父母要被处死的法律已经不存在了。但是,灯灭还是具有现实意义的。那就是,如果一个人认为咒骂父母不是大问题,那他的灵魂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死了。

我个人理解的咒骂,和不尊重、愤怒地指责或抱怨,还是不同;而是那种,只有对憎恨的仇敌说出的言论。如果父母真的对自己做出了很过分的事,那成为仇敌没有错,当然这个“过分”的标准就无法确定。但是,爱能遮掩许多的罪。如果没有爱,发掘对方的阴暗面后,人和人迟早会闹翻,就算父母没对自己做很过分的事,最终也会成为仇敌。

和父母一辈子不会成为仇敌,就是因为有无法割舍的情感。所以,咒骂父母的问题,是主动割裂和父母的情感。和普通朋友也可以形成情感,这也是人存活的需求,而且断掉这样的情感也是不正义的。然而,和父母的情感有更高一层的意义:时间与超自然。

我不能确定和别人一不一样,我个人会对过去有一种扭曲般的怀念。比如说,上上上个学期。那个学期的生活,是存在于我的记忆当中的,是“存在”的,是美好的。但是,它不存在于我能够找到的地方,因为它永远不会回来了。事实上,我们每一秒都在失去上一秒的一切,却得到了一个本不属于自己的时间截面。一秒的流失可能感受不到,但一个学期是能感受到的。在和那段时间还有情感连结但又回不来的时候,是最痛苦的,但对过去某段时间的情感终究会消散。

和父母则不一样。父母代表了一个永远无法割舍的东西,那就是,我的“存在”。这里是我意识的起点。虽然那个位于起点的时间已经消失,但父母依然存在于我身边,始终表示着,这里有很多我已经忘记的信息,我的本体,我的本质。

我真的只是物质的聚合吗?我对世间万物的感受,真的可以用物质来完全重复吗?在我聚合成一个可以产生意识的物质之前,我是一个怎样的状态?我有必要知道,可没有任何人能解答,我也无法回到过去去探索。然而,那孕育了我的人,客观地存在着,于是不断地激发着我去追寻所有问题的终极答案的所在——造物主。

人的灵魂,无法独立存在。世间万物都由“道”所派生,“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 “未有天地之先,毕竟也只是理。有此理,便有此天地;若无此理,便亦无天地,无人无物,都无该载了!有理,便有气流行,发育万物。”所以,离开这个本源,灵魂是无法独立存在的。然而,“道可道,非常道。”仅凭人的力量,虽然可以依托这道暂时存在,但无法对其产生认知。

这道是什么呢?答案是,“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人现在的存在,以及一切的意识和认知,都是神所创造的。人无法离开神而独立存在。神依托父母创造了我,虽然父母发育了我的身体,却是神给予了我意识;更早的时候,又依托父母的父母创造父母。人类的存在,在父母身上有着太多的,无法言说却不断能够感知的信息。这信息不断向上追溯,直到伊甸园中的亚当夏娃,那人类初创时,未曾犯罪的美好。

这种信息,便是我与父母之间,无法割舍的情感,区分出了父母与普通朋友,具有超自然的力量,倒退了时间,追溯到了人类无法靠自己发掘的本源。咒骂父母,就是主动切断这种无法言说的联系,妄图与神分离而独自存在,这样的灵魂,是死的。

其实夫妻之间的情感也是这样的。在婚姻的契约立下了以后,二人的情感也涉及生命的产生和延续,是有这种超自然的力量的。所以,离婚和咒骂父母的本质是一样的,都是对神所赐给人类认知本体的信息的亵渎。咒骂父母罪更大,是因为父母像天父一样,给予了子女无条件的爱,拒绝父母就是拒绝神,对父母不感恩就是对神不感恩。但在我看来,离婚的罪也不应该小,因为人和神也是结婚的关系,是人在犯罪离弃神后,神重新派耶稣过来和人结成类似婚姻的关系,夫妻的分离也是和拒绝神差不多的性质。

当然,如果父母对自己、夫妻对对方做出过分的事,那就是对方先亵渎了,这种情况下和他们分离,完全不是和神分离,完全合理。

这么下来,很多人会认为,这是反自由的想法。一个人的人格不能脱离父母而独立存在,可是人无法选择父母,所以人似乎没有个体自由,这和英美保守主义矛盾。我觉得不是。

首先保守自由其实是瓦解强权的武器,因为当时的教会太腐败了,已经阻碍了人和真神的联系。新教的产生就是为了和神直接接触,而不是通过教会这个假中介。所以这依然是认为人的灵魂不能脱离神存在,并不是让人为所欲为,而是让人受到更合理的约束。

其次,道德败坏的自由不是自由,因为这也是被欲望所驱使的。

庄子认为自由是要虚静以体道,最后“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齐一”,这比较接近决定论,缺乏理性基础。

康德则认为自由是意志自律,不是服从必然性,而是通过道德实践,最终找到本体界的自在之物,是先验世界中脱离必然性的自由,而现象界的道德主体只有必然而没有自由。

黑格尔则尝试将唯意志论和决定论统一起来,提出了必然性会制约自由,虽然是理性主义者,但最后并没有强调用自由改造必然,而是倾向于宿命论。

他们的想法,都没错,但都只是部分的真理。我们必须借助神的力量,才能体会到道,才能找到自在之物,才能有意志自律,才能改变原本堕落的必然。不仅仅是要相信神,还要把圣灵请进来,才能做到。只靠自己虚静、自律,是做不到的。

顺服神是自由的前提。顺服父母是顺服神的一大要求。所以,要把圣灵请进来,改造自己的灵魂,和神重新连结成为肢体。如果人崇尚绝对理性,认为理性可以解决一切,就会瓦解这种连结,反而会失去自由。既然会瓦解和神的连结,也会瓦解和父母的连结,最后开始咒骂他们,成为仇敌。

所以,咒骂父母的,他的灯必灭。虽然英美保守主义的古典自由小政府不会亲自用法律审判他,但他的灯,自己就会灭掉。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