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不是九头鸟的原罪,愚蠢才是

九头鸟成为种族主义恐怖分子,除了它满脑子真的都是恐怖主义以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它对整个社会的认知,完全局限在他读过的故事和想象中

正好,突然想起来,之前好像在哪看到过,九头鸟的政治光谱有些特别:就是这里。

看看你的思想偏“左”还是偏“右”

别的还行,就是这前两个选项:第一个,支持大政府,我虽然不大认同,倒还算有点道理,比如北欧模式也还说得过去。但是后面那个:国家政府是否需要控制民营企业和私有财产?这个还支持的怕是脑子有泡。

其实在其他地方,它也表现过这种倾向:

1. 比如: https://xsden.info/topic/1288/逛连登-发现支持中华民国的人数多了起来-事情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威权政府戡平内乱,建立秩序,循序渐进的自上而下的推行民主自由才能成功。这其中威权体制集权的目的是为了放权,是为了建设民主制度”

然而,没有哪个威权政府是主动推行民主的,都是其他阶级共同争取的结果。

英国、美国是民主发源地,其中重要的起源,大宪章,是贵族受不了那个最垃圾的约翰王然后签的。美国也是反抗英国的威权统治而打了独立战争,这种情况所有美国人的共识,而不仅是开国者的良心发现。

台湾、韩国这种后发国家,从威权转向民主,是因为政府不像中共那样有能力完全掌控生产的每一环节导致经济完全停滞,于是经济能发展,在中产阶级壮大以后,觉得独裁制度阻碍了自身利益,才有追求民主的动力。

日本、普鲁士倒的确是统一之后政府主动学的民主,但那是因为容克贵族、武士阶层本身就强调军队中的绝对顺从,形成了苦行僧式的自律,于是也是因为非常极端和进取,而成功学习了先进的民主制度。而且,结果呢?魏玛、大正时期的民主,完全不堪一击

所以,绝大多数甚至全部情况下,政府那时最多就是识时务,然后没有镇压,比如戈尔巴乔夫、蒋经国。但不太可能自己良心发现而转向民主的。

不过有一点我倒是同意,和平的环境确实很重要,毕竟战争会带来收税、通胀、征兵,这样不仅政府必须有更大的权力,人民也不太会有民主的想法。不过,也不是只有统一才能和平。不管是统一还是分裂的和平地区,民主一定都是自下而上的。

2. 再比如: 为什么所有的白左都应该被肉体消灭 - #11 by 天神九頭鳥

“經濟問題單純是產業鏈問題,亞洲四小龍的本就是搭美國主導的晶圓科技革命順風車的結果,現在哪還有這個機遇?”

这话本身不说完全认同,至少看上去没什么大问题,似乎也和它支持国家政府控制民营企业和私有财产的倾向不太符合。

不过,这话其中有个问题,美国主导。如果它有那种国家控制民营企业的倾向,那它想表达的很可能是,亚洲四小龙的崛起,是美国的政府刻意布局美国的国有企业的行为。

但是,以台积电为例。台积电1987年创立初期最大股东是政府基金,第二大股东则是荷兰飞利浦,并不是美国的。

而现在,台积电最大股东成了花旗托管存托凭证,确实是美股,但是,这是美国规定的外国企业证券在美国交易的中介,内部的股权其实很分散,而且主要都不是美国政府或国企的投资。

所以说,台积电一开始确实是国企,但国家最多只是做了个指导产业发展方向的作用,上市不久就退居二线了,不可能无视或者预测市场的供需关系来发展的。

而美国那边,也不是美国政府的刻意扶植,而是国外资本自然地流入,是台湾的芯片先有发展潜力,让人有利可图,才投资的。美国的国有资本占全国gdp其实很少。

美国政府对台湾的扶植都是二战结束后台湾实在太穷了,怕社会动荡、中共渗透,就有一定经济援助,但也只是援助到1965年,那时只是没那么垃圾而已,真正起飞还是后面,就没什么政府行为。除此之外,军事援助更多,但这就和经济发展没有直接关系了。

韩国、三星电子也是一个道理。

所以说,亚洲四小龙的起飞,有政府宏观调控的作用在,但最关键的,还是在于公平的市场竞争。只有市场经济才能反应真实的需求,才能做到合理的资源配置。除此之外,保护私有财产,人们才有创新的动力,社会才能进步。就算是有时出现市场失灵、资源错配、泡沫经济,也是需要政府宏观调控,不代表要废除市场、掌控民营企业、剥夺私有财产。

反观计划经济时代,别说当时发展不起来,就算是在之后的80年代,也有因为重工业生产过剩导致的三角债、生活必需品短缺导致价格闯关。不过只搞了30年,还不算太深入,所以到头来还是废除了价格双轨制,成功和市场经济接轨,但生产大量过剩的情况还是存在。这只是经济方面,而政治方面,之前的反人类、之后的腐败,不用我多说了。

3. 再比如:
有个九头鸟刚被钓鱼站踢出去之后有个“2047已经彻底失控,开始反汉”啥的,现在删了,可惜不支持那么长的备份,找不到了。

九头鸟表示,明朝最开始皇帝成功控制到基层,好;可是后来还是出现了中间阶层的官僚,不好。

先不说农业社会的那种制度能不能运用到现在,就说明初的制度在当时真的好吗?明朝的生产力肯定高于四百年前的宋朝,结果宋朝能做到延续三百多年而不爆发足以动摇统治的农民起义,甚至在最后几年连经济崩溃的迹象都没多少(当然还是有衰落的);明朝则是260年就爆发了起义。这是怎么回事呢?

不得不说,明初的百姓过得算好的,因为土地分布平均。朱元璋通过黄册、里甲、路引制度防止了土地兼并,禁止农村人口流动;重官清吏,使中央能够掌控基层。因此没有贫富差距,所以不需要大规模的税收来转移支付。同时,由于采用了世袭的军户制、屯田制,一开始的时候战斗力也很强,却不用收税。除此之外,官员工资也低。所以税收很低,也不需要搞太多专卖,只有盐铁专卖。当时的行政效率也不低,赈灾也很有力。

但是,这真的可持续吗?

实际上,在朱瞻基时代,虽然赈灾依然迅速,但土地兼并的情况已经出现。在那之后,出现了大量改革:允许使用白银,南方沿海首先出现赋役折银化的金花银实践,最终通过一条鞭法推广到全国;允许通过捐纳成为吏员,中央获得新财政收入来源,从此代替官员掌握基层税收,实权变得很大;推广皇庄,应该也是为了财政收入;开中盐法从纳粮换盐变成纳银;军户解体,大量依赖募兵。

很明显,九头鸟也承认,明中叶后重新出现了大量中间阶层。在它看来,这不好;但在我看来,这则是社会必须进入的阶段,社会必须要有流动性。其实,这样的社会形态和宋朝高度相似。有些地方比宋朝还领先,比如宋朝时期还主要是实物税,白银尚未成为所有人的货币;虽然兵役已经少见,但徭役基本废除还是在明朝一条鞭法后。这是因为生产力的进步。但是,生产力本来应该进步得更多,但是在明初那段高度集权、强制平均主义的情况下,没有太快的进步,虽然也没有大倒退。而宋朝从一开始的制度,一直到宋末也没有太大的改动,说明一开始就很有远见、很科学,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赵匡胤必须依靠文官搞定军阀而朱元璋不需要,而不是赵匡胤本人多有远见。

那为什么宋朝一直没有大规模农民起义呢?因为宋朝一开始就承认了土地兼并的可能,也采用了募兵制,也有较高的官员工资,所以就有配套的高税收来转移支付,虽然农业税不高,但是商业税很高,也有大量专卖的商品,远不止明初的盐、铁。这个现在看上去不人性,但在当时已经是最自由的制度了,只有在高税收的情况下能自由地发展商业。而且专卖也不是国企,而是比如说茶农,需要把茶低价卖给政府,然后政府高价卖给商人,商人还是能自由卖的,不过这个明朝也差不多。除此之外,宋朝一直都是吏强官弱,有成熟的基层自治。所以宋朝到最后,虽然也有腐败、通胀的问题,但整体上还好,税收也还足够。

而明朝,由于最开始是国家掌控一切,并没有这种需要高税收的意识,所以开始的税收特别低,到后期的税收基本上就是拍脑袋决定,什么矿税、三饷,结果就相当于社会演变得和宋朝相似,政府的功能却没跟上,只能乱来。这样就只能起义了。而且后来清朝继承了明朝的制度,所以税收依然不够,也是200多年就起义了。

而九头鸟看中的是什么呢?就是明朝一开始爆发出的战斗力高于宋朝,这是明朝唯一的优点。但这有什么用呢?如果一开始能牺牲战斗力而采用更自由的经济,1644年的明朝也不会内乱,也不会因此打不过清朝,最多重新南北分治。不管怎么样,明末农民起义死的人,肯定多余金灭北宋、元灭南宋死的人。

————————————————————————

总结以上3点:

九头鸟对整个社会的运作没有最基本的认知,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经济”这种东西,因此把社会的进步完全寄托在国家政权上。这样的人,不可能体会民间疾苦,不可能产生契约精神,不可能追求科技进步,不可能保护私有财产。它只能理解民族自豪感、疆域大小、军力强弱,这种只能让它在颅内高潮,却对社会发展没有丝毫正面意义的东西

当然,也不是每个人都要研究社会学,术业有专攻。但是,九头鸟除了无知,还自负,别人跟它说了那么多东西,它完全无视,脑子里还是只有它那种单一而浅薄的世界观,还以此来指责别人。

这样的垃圾就是彻底没救了。它只能在自己的意淫当中不断沉沦,被整个世界唾弃还不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