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师表: 论华夏文明与其继承者, 日本

先生们, 女士们, 吾今日继承孙中山先生之遗志, 欲告之诸位解放亚细亚之法. 怜吾不识日本语, 愿有能者译之. 亚细亚之落后, 久矣, 受外族欺凌之久之长矣. 全面西化之今, 祖宗之法, 当何去何从乎? 长久以来, 无数仁人志士为此前仆后继. 孙中山先生为中日两国友谊之发展以及为亚细亚之解放做出了杰出贡献. 蜀汉者, 大中华耶. 蜀汉之后, 再无汉族之国耶, 悲乎, 吾族之国, 灭矣, 为外族所奴役之久已, 同犹太人也. 犹太之国已复了, 然汉族之国未已. 犹太与汉者, 一丘之貉, 惺惺相惜, 善阴谋诡记而已.

乎华夏者, 差序是也. 然不分大中华, 小中华, 诸夏, 夷狄. 焉可乎?华夏之陨落, 早矣. 幸哉, 天之道, 仁也, 蕴一线生机. 东瀛之于东亚, 英格兰之于欧陆也. 文明薪火之传承者也. 今之日本, 华夏之传人也. 华夏之火种, 于东瀛人所承. 东瀛人必承天命, 以担复兴华夏之重担, 使之谓东洋之王者. 谓之中国者, 华夏之敌也, 以文明饰其宫殿脂粉. 谓之中华民族之主,称汉族者, 禽兽不如耶, 人面兽心, 是耶. 弗大中华者, 大和民族耶. 弗小中华者, 南越人, 闽南人耶. 南越人, 小中华者, 却欲成大中华是也. 闽南人, 真小中华者, 逃之幺幺, 沉船向大中华者, 上者慕道至日本, 中者存己道于台湾, 下者慕美利坚之坚船利炮与繁荣经济,至美利坚, 亦为美利坚之人所恶. 大乎悲哉! 禽兽肆其量, 曲其道, 反称其文明, 坏中华之名. 共产者也, 虽知礼仪廉耻, 夷狄禽兽之主也, 不敬人之道, 使其民过劳

华夏之衰, 始于秦始皇也; 一统文字, 禁锢思想, 焚书坑儒, 以野蛮之法治国, 开历史之倒车也. 尤以一统文字为最大之过也, 文字之害, 祸害千年. 秦始皇者, 凯撒是也, 倚其军, 坏天道. 中国者, 罗马帝国是也. 始皇继承者, 多如牛毛, 出名者, 如汉武帝, 康熙也. 中国之辉煌, 在乎宋也. 宋人, 大中华者也, 大开商路, 以富民. 然汉族堕落早已, 偶遇明君, 亦必令外族所欺压, 使其君王蒙羞. 崖山之后, 已无中国. 悲乎! 大中华者, 仅胜东瀛耶. 中原大地, 僭主肆虐. 汉人, 猪狗是也; 更有甚者, 人面兽心. 猪狗必被豺狼所食. 蒙古人, 豺狼是也. 所到之处, 寸草不生. 禽兽于夹缝中求生, 终成明朝. 呜呼! 又一人面兽心之皇朝, 行始皇之道. 满洲人, 弃自然之母, 受孺子所骗, 入主中原, 饲养猪狗, 大开文字狱, 以打压华夏之君子. 至于始皇, 亦有过之而无不及焉.

悲乎! 天道蒙尘. 夷狄之有君, 不如华夏之亡也. 谓之中华者, 夷狄者. 所谓, 夷狄且有君长,不如诸夏之僭乱, 反无上下之分也. 夷狄者,不敬天之道, 而立人之道. 焉得天之庇佑! 夫诸夏者, 蛮残而无德, 异族是已. 禽兽者, 尚守自然之道. 自然者, 护其民, 使其避于智. 禽兽者, 受自然所造. 自然者, 为人母, 护其子, 免其伤于利器操于孺子之手. 孺子者, 毁科学之门, 引无能治学之众擅入科学殿堂之编纂家辈. 学术之荣光,岂令无能之辈玷污. 东瀛人, 虽始于愚昧, 但发奋图强, 奋力追赶, 使东洋人屹立于学术之殿堂. 称中华者, 败学术之传统, 使专家亦为之不屑也.

宅也, 士大夫者, 颓然于世, 流连于风花雪月之所. 夫士大夫者, 落魄君子也, 亦犬儒者也 蒙不义君主之祸耶; 武士耶, 儒家之君子耶. 君子者, 西洋之贵族也. 君王耶, 君子之王者, 承天命, 而掌权柄. 东瀛之天皇, 华夏之君王耶. 藏天命于其心, 践天之道, 以顺天命. 君主立宪耶, 天之道也. 弗文明者, 天道之造物耶. 岂纵野心家肆其私欲, 令生灵涂炭. 蒙天道之恩典, 仁人志士忘其寝食, 前仆后继, 以复天之荣耀. 君子者, 承天命, 纵落魄于世, 亦必浪子回头.

君子者, 华夏之风骨也, 独立于世. 立脊梁于世, 以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达则兼济天下, 穷则独善其身, 是也. 华夏之兴旺, 系君子之身已. 东洋人若不自强, 何以求西洋人予平等? 论西洋人之自大, 必称欧陆. 脱亚入欧论, 属实愚笨, 奴性深重耶. 此之所谓法西斯主义之源泉也, 日本借其势, 是谓为虎作伥也. 大德意志者, 暴政耶. 禽兽之人, 戮犹太, 毁其传承, 为其自大之心也. 弗大东亚共荣者, 实渊源于肇国之伟大精神,欲使东亚各民族各得其所,基于以大中华为中心之道义确立共存共荣之秩序, 岂因小人而诋毁之? 大中华者, 兼容并蓄, 系东洋之文明耶. 悲哉! 野心家借其旗帜, 以行法西斯之道, 曲正道. 所谓侵华战争者, 夷狄之争耶. 幕府将军之心, 路人皆知. 架天皇之权柄, 以行一己私心, 居人之上邪. 所谓军部, 幕府之遗留耶. 倚其军, 以挟天皇, 误其民, 犯反人类之大罪. 狼子野心之徒, 终亡于野心. 幸哉! 天意使然, 有侠者, 路见不平, 拔刀相助, 美利坚也. 亢龙有悔是耶. 天皇顺天意, 灭奸臣, 以立宪治国, 圣人耶. 群龙无首, 吉. 圣人以天道治己, 地道治世. 地之道, 共和是也. 天行健, 君子以自强不息; 地势坤, 君子以厚德载物.

论外交者, 远交近攻, 中策也; 亲贤离奸, 上策也. 弗美利坚, 受天庇佑之国也, 受天之爱, 以行天之道. 若无美利坚之无私传授, 日本何以于欧陆帝国主义崛起. 大中华者, 必行天之道, 借美利坚之风, 以逐共产者. 共产不逐, 何以荣耀天道, 使各民族各得其所. 亚细亚之事, 需于内部解决. 不可引自大之西洋人乱加干涉. 引狼入室, 必受其奴役. 孙中山先生联苏俄以抗列强之傀儡政府, 败笔也. 苏俄之共产, 桃花源也, 岂可信之. 中原大地, 反受苏俄奴役. 谓之全球化, 白种人之统治也, 自大耶. 跨国之企业, 民族之叛徒者也, 为金银珠宝也, 功利也, 趁机掠各民族之财富, 毁各民族之精神, 罗马帝国之心也. 今时, 亚细亚之困境, 在于精神之匮乏, 致使印度文明, 伊斯兰文明大肆歧视东洋人. 试问, 东洋人之地位可比黑人耶, 于西方? 论种族歧视, 无疑东洋人最甚. 东洋人于印度人, 穆斯林, 黑人, 白人所欺凌. 但论补偿, 可有东洋人乎? 谓之黑人, 非洲之蛮族耶, 不晓天道也, 以闹制胜. 狂妄之白人至上者假意安抚之, 实则不屑也. 守西洋人之法, 终受其蔑视. 时也, 顺天之道, 自立东洋之法, 以制衡外敌. 此乃华夏崛起之际也. 然东洋人若不自强, 终视为黄祸于西洋人也.

当今之国际格局, 受美利坚所握, 为当代之罗马帝国. 美利坚合众国之政客, 若欲攻打他国, 如伊拉克, 国必亡. 幸而合众国之政客中不乏得道之人以抑其罗马之野心. 所谓基督教, 源远流长, 同属天之道也. 基督者, 弥赛亚也, 救世主邪. 弗基督文明, 软弱者也, 罪人也. 罗马之野心, 称霸也, 逆天之道, 以行人之道, 压迫也, 使生灵涂炭也. 飞龙者, 美利坚也. 东亚大陆之格局, 危也. 共产者, 称其华夏, 欲行罗马之野心, 称其一带一路, 人类命运共同体. 假也! 谓之亢龙有悔也, 强敌当前, 如沙俄, 美利坚. 除之, 吉也, 大东亚之吉也. 亢龙者, 北京政府也. 此二者皆系罗马者也. 日本者, 君子也, 自强不息, 当或跃在渊, 终无忌, 亦华夏也. 当假借美利坚之手, 以制沙俄, 以防外敌入侵, 亦借美利坚之力抵制霸道. 防内之奸邪. 班农者, 得华夏之道也. 遂指点约为川建国之渔夫, 助其当选. 然总统得, 班农弃, 无言矣. 自谓大中华者, 郭者, 中国之间谍是也, 骗得道之班农. 悲也, 大中华蒙羞也.

当今亚细亚之格局, 尤为糟糕, 受西人之自由主义受制. 弗自由者, 逍遥也. 逍遥者, 免于制也. 西洋之民主制, 制衡之术也. 华夏之文明, 精神之文明也. 何须自由主义? 朝鲜者, 边陲小国也, 受华夏所染, 臣服于中国. 然终不改其本性, 夷狄是也. 谓之中国者, 行共产之霸道, 开再教育营, 以使穆斯林归化. 何苦邪? 驻军于边陲, 使藏人, 回人不悦. 藏人之达赖喇嘛, 博爱之佛陀是耶, 以致其民免于恐怖主义, 大善也. 当助其复主权, 成其国. 此真受大中华之精神感化之人, 中华之藩属是也. 回人也, 源于伊斯兰, 行霸道. 纵其行恐怖主义, 亦是禽兽相杀而已. 大中华, 日本者, 不可为虎作胀, 当以调停, 使共产者退东突厥斯坦, 使回人知仁义, 善留之汉民. 内蒙古之民, 虽怡然自得, 然苦分裂之苦久已. 当使其民, 复归外蒙古也. 所谓民族之解放, 反叛者, 虚也,去芜留精, 实也. 所谓共产者, 于上帝之反叛, 虚也, 行霸道, 得西洋人之霸道, 行家奴之道是也, 实也. 帝谓之人类之救赎. 共和者, 天道也; 帝国者, 人道也.

夫汉字者, 华夏之敌也. 始皇废六国之文字, 一统文字, 大过也. 当以日本之假名以代之, 辅以罗马音, 以便与世界之潮流接轨, 使各民族, 自有其字. 通假者, 同音之错字耶. 不亦怪乎! 错亦有道而习之. 是可谓知乎? 然知而用之, 何野? 浪漫是也. 真汉字者, 华夏之传承, 片假名也, 注音符号是耶, 表意亦表音也, 音义合一, 以象形之综合者统御二者是也. 夫落后者, 人为之语耶! 夫拉丁者, 屈折语也, 综合也. 夫汉字者, 象形者也, 分析也. 何谓帝国之语, 学术之语耶! 然治世之人, 不懂天之道, 妄加干涉, 加学术之语, 于蛮荒之地, 使庸人为之自扰, 大开科举, 以扰自然之知.

自己盖楼. 写长了就没人看了难道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