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神之江湖岁月(连载)

葛神江湖岁月1

1989年暑假,我留校。因为上学期卖军人俱乐部电影票,骑车路上丢了几百张电影票,原是去影院退票的。放影时,我带戴勇、老蒋等到售票处,发现有学生卖我的票,我找影院保卫处,扣留了那几个学生,说是南大某某系的,原来票被一位老太拾到,因上有个纸条写着南大一位老师名字,送到学校,被有些老师给2个系的学生。后来找到2个系的老师,补偿了我些钱,但仍亏了许多,卖了次血,仍差很多。
在街上看到一个老头摆摊,让人有奖摸钮扣,我学步,也摆了摊,当然没挣到钱,有个中年人,赢了我好几元钱,幸好他说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接着摸,输了返还给我。
有人玩三张牌(明黄),就是2张方块8,1张梅花Q,手摆弄几下,让猜梅花Q是哪张,我压了2次10元,当然输了,我再压,旁边人(他的同伙)说钱呢?我说没,他说没钱别压,并用身体挡住我。
我摆摸钮扣摊时,有个30岁左右男子,叫夏利文,记得穿黑T恤,看中我,让我跟他走江湖,摆象棋残局(利子牌),就是骗赌。他当时有个徒弟,腿不好,岁数比我大很多,夏就撇开了他。
夏告诉了我三张牌原理,就是手的巧法,右手拿2张牌,其实放下的是上面那张牌,常识都以为是放的下面那张牌,我也练会了,后来常让同学猜牌,比如董镜屏。
夏其实是魔术师,沧州方姓魔术第17代传人,我就成了沧州方姓魔术第18代传人。
开始我们两人摆象棋残局,我做棋架子,就是摆残局的老板,佯装和客人(点子,也叫凯子,凯老B)下,夏做打点的,就是实际和客人下棋的人。
夏教我一套话术,棋在路边摆好,夏假装看棋,如有凯子来看,夏就说这棋红棋肯定赢,怎么怎么走几下,故意留个破障,即照他说的,黑棋有步杀着,他就输了。凯子看出来了,就说红棋不能赢,黑棋这么走,凯子讲时,夏故意到边上,吐口痰,不听凯子讲,然后回来,又说红棋先将军以狡辩。
凯子不服,争辩,夏说:”我要赢了你,你给我10元“。然后我连忙说:“讲话要有来回理,他要赢了你,你给他10元”,夏说:”行“,然后对凯子说:”我们都把10元放在棋老板这里,谁赢谁拿“。然后他先把10元放我手上,凯子以为要赢了,也把10元放我手上。
然后他们走棋,走了2步,夏并不按当时说的走那一步(车吃马),而是炮打马(假装考虑下),凯子不会走了。残局双方下对,都是和棋,我俩是懂这棋的,凯子不懂,再走2下就输了,然后我把20元给夏,夏拿了就走远,我收起棋,也走了,到巷口与他会合。凯子还没醒,傻傻地站在原地,回想棋哪里走错了,他不知道被骗赌了。
(未完待续)

葛神之江湖岁月第二章

江湖,并不是如郭靖般打打杀杀,不是我大学同学洪炎常说的劈斧子。江湖,眼江口湖,能看能说即江湖,江湖人要察言观色,说谎骗人还要使之信以为真。江湖是挣钱的,哪怕是骗钱,其实就是骗钱。
江湖八大门派:「金、皮、彩、挂、评、团、调、柳」
“金”就是看风水算命相面的,当时我对金排第一,有点意外。工作后,听说一个区政府大门按风水师改造,才知道金当排第一,人家挣大钱的呀。
“皮”就是卖假药、野药、草药、狗皮膏药的,也称“汉”。
”彩”是变魔术戏法的。
“挂”是练武术打把式卖艺的。
“评”是评书说唱的,在街头巷尾将故事添油加醋说上无数遍。
“团”,说相声的。
“调”:行骗偷窃卖假货的,也指卖戒(大)烟药的。
“柳”:唱小曲的,专指唱那种十八某的那种曲子的。
利子牌(象棋殘局骗赌)属”彩”门,祖师爷是宋太祖赵匡胤。
夏有次带我拜访南京一位口技演员,到他家里交流,并问他表演时,嘴里是否有东西,夏是放个东西的,后来夏说不该问。我后来怀疑夏的身份,他怎么知道口技演员家的地址的。
有次一个农村男青年,输了十几元,夏拿钱走开,他向我哭穷,说看病的钱,我想退给他,但想了想没退,他都要哭了,后来我常懊悔。
常有没钱压手表的,进了骗局出不来,被我们话术、营造的气氛困住,以为立即能赢钱呢。
有次对方四人,快输了,他不走棋了,老在想,其实没的想,马上就输了,夏让他走棋,他说你急什么?也意识到走不下去了,看我们只有2人,他一把揪住夏,嘴里一直说,你急什么?我看这钱挣不到了,一边劝他,一边把双方钱退还,他接到钱,对夏说:“你的钱给棋老板”,又对我说:“给你个面子”,他们就走了。
有次一个当地小青年输了10元吧,我还在原地,夏在巷口没回来,小青年带了几人找我们,他脱下我眼镜让退钱,看他很凶,我说退你,再赔你10元,但钱在夏那,于是我带他到巷口找到夏,多给他10元,他说以后在这里有事找他摆平,他罩着的意思,呵呵。
不知是不是以上原因,我们由“马”(单枪匹马,一个人行骗,我们是两人),变“风”(团伙行骗)了,我们和另一路江湖人并在一起了,他们是高牛B、小薛、老任、老杨,有时还有其他人,时聚时分,人员不固定。
我们常在新街口摆棋,闲聊时说,清朝在乡镇摆棋,国民党在县城摆棋,共产党棋摆到新街口了:)
(未等待续)

葛神之江湖岁月第三章

人多时,就多了2个分工,1个是放哨的(老杨,由最没用的人充当),就是在旁边观察,看到警察来时,喊声“即地”,大家听到即停止散开。其余人都是贴点的,打点的讲他的棋,贴点的向凯子解释黑棋有个杀着,在打点的提出与凯子对赌时,贴点的就怂恿凯子。下棋时,凯子不会下时,贴点的就瞎帮着下,以便早点结束。结束时,如凯子醒了,想反抗时,唱红脸的贴点的就劝凯子算了,唱白脸的贴点的就威胁凯子,通常凯子也明白了形势,自认倒霉离开。听他们说有过凯子也有好几人,双方势均力敌打群架的,我没有遇过。
我都是架子,一般由夏或小薛打点。窝点是老杨家,老任老婆和老杨老婆负责烧饭,骗了钱(江湖话叫烂头)天天吃鸡呀鸭呀肉呀排骨的。老任老婆很漂亮,他俩是上海人。老杨老婆不好看,他俩是南京本地人。可就是很丑的老杨老婆,夏在她家,只有他俩时,妄图用一块手表(骗赌来的)和她Z,她拒绝了,说老杨知道可不得了。
老任不知有什么仇家,妄图让我在学校搞点氰化钾给他,别说我搞不到,搞到也不能给他呀,这点轻重我还是知道的。
中国人都是农民,几千年骨子里,有了一点条件,不做任何事,就W女人,哪怕只有一点多余的钱。
夏在公交车站,搭讪一个女人,非常漂亮丰满,我们带她到我宿舍,其实是老乡学哥秦一彬给我钥匙的房间,他俩Z了,事后他俩出去,我进去,对面楼的几个同学大喊流氓,学生宿舍是没窗帘的。夏给了她骗赌来的手表和打火机。我俩送她去公交站台,她实在太漂亮,快上车时,我忍不住摸了她手臂。
有次一个凯子和女友,很有钱,一个腿不好的中年人打点,和他对赌100元,他女友很开心,可能懂点象棋,以为要赢了,直拍手。输了后,凯子醒了,声称要在生意场上赢翻我们,恩,是个做大生意的。
事后,我们在巷口汇合分钱,打点的说我是架子,多分。利子牌中,架子是最危险的分工,最可能被警察抓,因为一看就是你摆的棋呀。其外是打点的,因为是实际下棋的,旁观者也可指证,贴点的相对安全,可当作瞎插嘴的,放哨的最安全,等于没参加。
有次在新街口,我正埋头看棋,警察来了,放哨的喊“即地”,我没听到,一人被抓(江湖话叫卯)了,带到派出所,我不承认,说是南大的,看棋的,只是旁观,并报了同学谈德荣的名字,哲学系,老家句容,住址说了个茅山新村,那时没有互联网络,无法查证。报别人名,是跟他们学的,他们被卯,都是报别人名,有时互报,高牛B被卯,报李四的名,李四被卯时,就报高牛B的名。因为我看着也象大学生(就是大学生呀),过关放了我。
(未等待续)

葛神之江湖岁月第四章

一天晚上,夏、高牛B和我在我宿舍,谈着谈着,高认为夏很有水平,决定拜他为师,就跪下拜师,我也跟着跪下拜师,夏成了我俩师傅,高比我年长,约大我10岁吧,就成了我师兄。
有次高和我到一位同样混社会的人家中,那人说我没有投降共产党,他们把改邪归正,比如片区警察谈过话,称作投降共产党。那人说,我在新街口,问人:“阿要胖西啊?”就是拉皮条。
胖西,是南京话,指女孩,小薛说是法语的洋泾浜。他们拉皮条,很简单,就是在街上,逮住男人就问:“阿要胖西啊?”
高牛B的父母给他一套房子,他不住时,有时钥匙交给别人使用。有次晚上,他带我去,敲门没反应,也没开灯,他断定里面有人,就顺管道爬窗进去了,然后给我开门。我进去后,里面房间床上,一男一女,盖着被子,女的是妓女,头发刷齐,还很年轻漂亮。
高有个伙伴,一起做生意的,姓杨,我看杨在高家上卫生间大解,是蹲在抽水马桶上,因为用的人多,还有妓女用呢,怕有病毒。杨对我说,他们这些人,就是所谓的社会渣滓。杨有个女朋友,还很漂亮,但是看上去很庸俗的那种。
记得我在高家回校,路上常哼着首歌(心爱的小镇)“我刚来的时候,是如此的陌生。冷冷的冬夜雨落,没有一个朋友。那天偶然遇见你,我内心好激动。”
高后来和人换房,在靠鼓楼一个平房,以便做大排档生意。在高平房,有次一位魔术师来交流,夏本行是魔术师,当然也教我好多魔术。那人带来几个钢圈,套来套去,成了个蓝子,但没有底,他说行话,说有底怎能装上江山?其实是变不出底,这就是“眼江口湖”。钢圈的秘密是有的钢圈有断口,可穿别的钢圈。
我和夏有时也单飞,一次在一个公交站台,我刚摆了棋,警察的三轮摩托来了,我被卯了,夏因刚好买了瓶雪化膏在手上,说我买东西的,没被发觉。警察给我背铐,就是两手放在背上,一上一下,铐住两只大姆指,坐在三轮摩托车上,带到派出所。
我说是摆象棋残局的,句容来的。他们让我摆了,看怎么走。中国人都会点象棋,警察也感兴趣,我走了好几步,后来不会走了,就说一般人走不到这步。
有个警察打我嘴巴,边上的拉着说别打。最后他们让我把院内一排砖搬了,就放我走了。
杨和高牛B做服装生意,批发了服装卖,叫“跳包”,有时在夫子庙,我做媒子。有次去江宁赶个交流会,特意买了缩小的皮尺,比如量裤子皮尺显示三尺一,实际裤子只有三尺,我没去。
有次杨和我,骑个三轮车卖童装,我拿了2件,做媒子,警察来了,杨骑三轮跑,被警察追上,我还拿着衣服,在后走着,警察让我放三轮车上,杨也让我放车上。我以为有什么大事,其实这种没关系,过天交个罚款,即可拿回三轮车和衣服。
鼓楼广场,徐明(比我们都年长,40多岁了)有个大排档摊位证,高牛B和杨,决定用他的证,开大排档,就是徐明、高、杨和我四人,我其实算帮忙的,更准确说,是来玩的。
我们在一个工厂,找到一个大白塑料桶,泡上一天水以洁净。白天买了菜,就开张了。菜场买菜,是杨骑三轮,因为我们买的菜多,卖韭菜的看到,说来买韭菜呀,杨说客人不点,拒绝。
米饭是我在南大食堂打的,满满一特大钢精锅,女生饭量小,有结余的饭票,我就向要好的女同学要饭票,比如董镜屏。
第一天,高牛B就勾搭了一个妓女,到房里Z了,有些妓女就在夜市排档寻找生意。我回房时,妓女还没走,在床上,衣服是穿好的,和高说什么约下次的。
(未等待续)

葛神异闻录之江湖岁月第五章

有个象港星林子祥的,有次和夏、我在澡堂洗澡,他们通常捏脚,闲聊时,林让夏多教我江湖话,比如香烟叫草珊子,火柴叫奔星子。“流月汪则中神心张爱足”即表示“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元叫距,百元叫胚,比如汪距就是30元,流胚就是100元。骗赌时同伙说:“打他一流距。”即提醒,就骗凯子10元,但凯子听不懂。
林子祥说大学生好象了不起,但在他们眼中都是臭狗屎。
利子牌也称摸花子,有次林子祥打点,凯子不让走,说到派出所,林子祥不怕,跟他去,有好几人同去,我走到半路,跑到一个书站楼上躲起来。后来林也没事。
有次和刘姓去林子祥家,还挺远,她二手老婆在,说他打牌去了,刘说:“有老婆不RB,打什么牌?”回来,在一个坝上,刘让我约他什么女朋友,指了房子,我去,二个小伙子说她不在。
在鼓楼排档,我吹牛说:“一天,遇到刘和胖西,我一把打倒刘,胖西跟我走了。”刘生气了,立即用手背扭住我手,还很疼。高牛B他们就是通常说的流氓,打架都有经验和技巧。
有次高牛B在鼓楼和一个人打架,开始我说不要打,我拖住高,边上一个人说:“你拖他”,我又去拖那人,那人问我是谁?我说:“徐明老弟兄。”他说:“把你个面子。”两人动手了,边上十来人围观,还有人推着自行车,我让他们离远点。高二拳就把他打倒了,他倒在地上起不来,高又掏了几下太平拳。
事后那人找人摆平,高这边有宝葫芦,很壮的。那人找了个更壮的,但认识宝葫芦,都坐着。高牛B也有点认识那人,说:“他不一定不帮我。”宝葫芦让他闭嘴,此事不了了之。
有次高牛B,带了个安徽女人到家,和她Z。我后来听邻居一女人说,那安徽女人反抗,说羊毛衫撕坏了,高说我给你买新的。那安徽女人事后自己走了,站在门不远处一会,才独自伤心走的。
排档经常打架,一个中年人,文乎文乎的,二个年轻人,看不惯,就打他,他倒在地上,二年轻人就走了。一个来洗碗的帮工,呆了一天,看到这情况就不来了。
有个妓女常来吃饭,叫嘎嘎,风尘气十足,有气场,说她要当钱是好的,早发财了。她和珠江路的毛妹,是南京两个有名的妓女。坐在桌上时,我用脚触碰嘎嘎的脚。
有个女孩,不好看,胖乎乎的,以致董镜屏来找我借书,在广场边看到她,认为不可能是我女朋友。我借了她北岛的诗集,是美国留学生高宝玲送我的,后来我送给了和董同是作家班的施恋林,后来懊悔,应该送给董,她们都喜欢,国内不能出版的,因为董和我关系非常好,我玩魔术,她一次和我骑车出校,还说让她儿子跟我学魔术的。
我带胖女孩到高家,在厨房小间,有床。我也学高,扑倒她,她反抗,刚好杨的女朋友来,不断拍门,她想看西洋景呢,我放女孩走了。
(未完待续)

葛神异闻录之江湖岁月第六章

有次和夏摸花子,在鼓楼被卯,警察向我问夏,我说不认识,夏脱逃。带我回派出所路上,我还可怜一个女老乞丐,说警察不管她。刚好一位女警认识中文85的刘利民,我说是他好友,说了些好话,放我走了。
有位流氓,爱喝洋河,都叫他洋河,洋河叫我“冒子”,因我戴眼镜,这也是他们借以贬低大学生。
流氓活着的意义,就是吃喝W女人。闲聊就谈这些,有个流氓说Z时他都带张报纸,不弄脏的意思,有时是在别人家Z。说到催情药,有个流氓说不能玩,怕女凯子“醒”了(事后发现了的意思)报警。
流氓们称朋友叫老弟兄,好朋友叫绝对老弟兄,排档常有流氓看到朋友来了,招呼下面或炒菜,说是我老弟兄,有时强调绝对老弟兄。
有个开马自达的,常来高牛B家,他刚出狱不久,胖胖的,一位妓女说,他还没动,她动了两下 ,就出来了。
夏说他们走江湖的,有钱当然不存银行,而是在当地,比如南京玄武湖,找个树下埋钱,做个记号,以后再来南京,好挖出,不知真假。
有个小花子,是个小混子,在排档帮忙,说高牛B和上次那人打架时,他要在场,就打死他,高摆摆手。合伙做生意,如果有人私下吞钱,叫“打老窝”。我同学林毅、曹蕾来排档找我玩,我跟她们说到打老窝,小花子以为我说他打老窝,责问我。他竟想林毅心事,写个纸条,托我交给林毅,我当然没理他,过两天,他以为林毅多看他两眼,以为纸条有效了,感谢我。
排档一般由杨下面炒菜,我也下过面炒过菜给客人,有次烧汤,我放了酱油,高说不要放,那人也未责怪,当然都是用熬的荤油。有次他们开玩笑说我将来也许当国家主席,我说我如果当了国家主席,就把你们都杀了,我是自己不留污点的意思,不知他们听出没有。
排档没客人时,我常唱潘美辰的歌,“我想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华丽的地方,在我疲倦的时候,我会想到它。。。”
如果有穿着较好的客人来排档,看着象港台的华侨的,我就把价目表收起来,客人问价,就加价,这就“洋盘”,原意是给洋人加价。有次这样的几位来,我洋盘,他们也吃了。
鼓楼医院常有病人家属来吃饭,点饭点汤不点菜,下次来,高不愿意了,必须点菜。
有个流氓手臂伤了,纱布包着托着,要去医院,找我借钱,我在钱箱里借了,高责怪我,我说他伤了可怜,他说谁可怜你。
有次在排档,一位女人,手提着个水壶走过,一流氓喊声“提壶”,那女人直骂,提壶是Z的意思。
有文化的客人,看我是大学生,常和我聊天。因为64不久,有人问学生支持亚运会不?我说支持,两回事,他就夸赞。
因为我也不拿钱,就是做做玩玩的,有次徐明在接电线,我坐着,他说我不做事,我就把我在学校食堂打的满满一钢精锅饭倒了,他说这样,高牛B只好煮饭。我还想去打扫,一人说不用,马上会有人来拿,指有老太拾回家。
(未完待续)
腾迅阅文创世中文网《葛神异闻录》(连载中)
http://chuangshi.qq.com/bk/xs/41079559.html

葛神异闻录之江湖岁月第七章

我女同学林毅 、曹蕾和单晓朋常来排档找我玩,我就下面给他们吃。因单晓朋和曹蕾要好,我就和林毅要好,其实曹蕾对我更好。有次下面,我放了一整根香肠给林毅,压在碗底。
有个流氓外号唐鸡屎,很帅,经常和人来排档,有天林毅她们来,唐鸡屎耍流氓,坐着拉着林毅的手,说小姐漂亮(那时小姐还不是贬义词),林毅没办法,憨憨笑着,我就边阻止,边向唐鸡屎说好话

,说我同学是大学生之类,不能这样,唐鸡屎不想放弃,最后我坚决阻止,唐鸡屎才梓梓放了林毅的手,说大学生坏他好事,流氓们都叫我大学生,事后单晓朋说想冲上去,可你个大学生,和流氓来硬

的,肯定不行。
流氓们总是时聚时散,今天这三人在一起,明天那五人在一起,都有自己的圈子,圈子里的人也有重复。
有两个流氓,还都帅,女友都很漂亮,他们说起朋友铜头一次和几人在一屋,有仇家多人杀来,其中一人是铜头朋友,他一看铜头也在,大喊:“铜头快跑。”铜头闻声跑了,估计其他人也知道铜头是

他朋友,放过铜头,剩下的几人可遭殃了。
两个女友是云南女子,有天晚上有一人在排档,因为他们也结仇了,流氓结仇都是流氓之间结仇,争场地啊,争女人啊之类,你个普通人,流氓也不会和你结仇。高牛B让我送那女人回家(就是暂住的地

方),说有个男的送好些。天下着小雨,我和女人合打一把伞,走的是鼓楼一条巷子。她说她是云南人,我瞎吹云南我去过,但立即露馅,我说去过云南的桂林。
高牛B闲聊时说,女人Z了更好,对你更用心。他们唱了首歌,他们唱不全,我也只会一句:“可是她呀她呀,就把我丢下。”
一次利子牌,在中央门汽车站被卯,我的江湖岁月,每次被卯,都是我一人,可能是架子概率高吧。我就说句容人,没说有同伙骗赌,就说摆象棋残局的,放了我。
我在学校模仿《万水千山总是情》,唱了首黄色歌曲《RB歌》
莫说RB多费事,R你妈,R你奶
老太小孩也可RB
未怕吊子R破了处女莫,大B大D总是R
RB也要天天R,R死去R活来
大大R八十回合。
笑着唱的,最后笑的不行,“八十回合”四字不是唱是说的。戴二录了我的音,暑假又把我的录音在一个学校放,再录音,给我们听时,我的歌声里就有了女生们咯咯的大笑声。

葛神异闻录之江湖岁月第八章

因为暑假,大部分同学都回家,夏、高牛B、小薛常睡我校,刚好同乡兼学长秦一彬给我一空宿舍钥匙,我们就睡里面。
有天上午,我们几人正睡得香,都在梦中,校保卫处敲门来查,是吕校平老师(管学生工作)叫的,他先叫校卫队,因校卫队是我朋友,我在学校组织放电影,让他们把门,给他们好处多,校卫队不愿干涉我,没理他,这是校卫队事后跟我说的。
校保卫处把我们带到保卫处,高牛B和小薛照例报了别人姓名,夏有个皮箱,都是魔术道具,他有个安徽乡级的证明,说是魔术师,请至处给予方便。校保卫处对我说安徽要饭的也有证明,并放了我们。
夏干起了老本行,教我魔术,并和我开了首届魔术培训班,印了一沓纸广告,在校园张贴,除了我们南大,还有南师、河海、东南等,以至南师有个蔡燕的女生来学魔术,我带她去看了场电影,她不好看,有点丰满,但女人味特浓。
我们还在衣服上印上魔术班的字,我大学毕业照,那个2寸的白衣黑白照,明镜止水网友说棱角分明的,其实是绿色的,上面印有魔术班的红字。
夏有瓶水,说是什么药,开了让我闻了下,特晕,是害人的东西。
在排档,高牛B对杨说:“徐明不知道我们是为他打工的。”我后来想,是否说的是我,这个排档就是为了试炼我的。
有次晚上迟了(刚上大四时), 林子祥与我在我宿舍床上倒腿,夏天也不用被子,我放了条长凳在床边,学生床不宽,林和我刚躺下,室友不让,我说:‘我朋友在我床上睡一晚也不行啊?“室友坚决不让,排斥社会人士,他们不象我接触多,他们也有点害怕,林子祥只好走了。
流氓也有人生三大乐,用夏的话是:靠B、捏脚、掏耳朵:)他强调靠B第一:)
夏要走了,我和高牛B两个“徒弟”送行,在中央门汽车站一饭店买些菜带回喝酒,拿了饭店的碗,给了押金2元。第二天我去还碗,却不给我退押金,我就闹吧,也是年轻气盛。饭店报警了,警察正是上次利子牌卯我的,我辩称下棋的是我弟弟,我是大学生,也许我戏演的逼真,警察信了,放了我,当然2元押金我也不再要了。
有点非常奇怪,我工作分配到镇江(省农资),可夏竟找到我单位的电话和地址,91年夏来我单位找我,而我开始找我单位报到,都是不知怎么走,非常巧才找到的,他先电话我,又说三楼就不上去了,忌妒“3”,在楼下等我下班,我当时不舒服,当作麻烦事,下楼时,还羡慕同下楼同事王正平这样的,没麻烦事的。我带夏到宿舍,然后去南门大街一小饭店喝酒,送他到大市口一个公交站台,他去火车站。
第二天下午,我在上班,夏来电话,说火车站派出所查了他,他当时长头发(他好象一直长头发),拿着我分别时送他的吉它,让我给他证明,是我师傅。然后电话给了警察,警察问我,我说:“师傅不师傅不说,我跟他学过魔术。”因为我是单位电话,警察放了他。过了不久,夏又来电话感谢我,应用的是公用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