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第九十章

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第九十章

刘晖:
葛亦民:
在去年的春天,我们相识了。可是你不想这样问我吗?----“你是谁?”
为什么我也没有问你?----“你是谁?”
是的,我们相识了,相识在自然界的春天;相识在我们生命的春天,这就够了,何必这样发问:“你是谁?”
有时候觉得,你我都是一颗水珠,各自来自不同的地方,一场暴雨----那伟大心灵的摇篮,使你我成了一颗水滴,在空中,在雷电声里,在风的掌握中,经过痛苦的旅行后,暂时找到了栖身之地,那青碧的冬青树。
你我落在同一棵树上,却各自拥有自己脚下的土地,你栖身的叶片,是船?绿色的船舷,绿色的桅杆。我无从知道,你划动了什么样的桨,拉起了什么样的帆?
在浓浓的春意里,微笑如一缕轻烟,散尽了,散尽了,在明朗的清晨,在静静的夜晚。
当一颗水珠怀着净化自己的渴望,怀着对无垠天空的向往,积贮着力量,准备变幻、飞升,另一颗水珠,请让她对你道一声珍重。
如果你听到我的祝愿,疑心是微风的低语;
如果你听到我的祝愿,疑心是树叶的颤动。
你也无须发问:“你是谁?我带走了你的祝愿,可你是谁?”
春天的门为你敞开着,世界的门为你敞开着,走进去吧,带着你的才能,带着你的信心和勇气。
而我,我只有注视着你前行,在你后面,默默地注视。
别这样问:“你是谁?”
未来的途程,不会看不见阳光,当阴云暂时飘过来了,你无须把我找寻。那时,祝福你,安慰你的,会有另外的人,因为你不知道----我是谁。
如果你一定要知道,请你问轻风,问月亮,问海洋。在轻风的游戏中,在月亮的清辉中,在海洋的乐章中,你会找到沉默的,然而是令人满意的回答:
“我呀,我是一颗水珠。”

汪群:
赠短暂的同学永久的朋友:
时钟解释着标点和章句,
在标点和章句的海洋中,
有幸结识一位英俊才高的异性朋友,
--------那就是你。
有人说人生是萍水相逢,
我和你有如宇宙中的两颗星星,
沿着各自的轨迹运行,
迎面相逢过几回,
又无言握别过几回。
情知别易会应难,
但一层蒙胧的雾纱,
使我们不能互相了解。
离别的惆怅使人沮丧,
它勾起愁绪万千,
使我心辗转低回。
别了,朋友,
也许生活道路上
没有我们再会的焦点,
只有在记忆的篇页里,
留下这些短暂相思的字行。
愚友:汪群
于86年4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