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政论书22–25

22、葛亦民神派出所奇遇记
2019年11月的某一天,当地派出所传唤葛神,我没当回事,老游击队员了,心想公安又要搞我官网了。我开门见山,讲了对邓朴方同志勤劳致富不满,我认为以前写的邓朴方同志是赵日天,这文章警察应读过,当然我知道传唤主要原因是训化成猪等系列文章。警察则认为为子女谋利是人之常情,你老葛当大官也一样的。警察老是说“葛亦民博客”,我网站空间太多,弄了半天,才知道是指我架在WordPress官网上的博客。指导员自我介绍了下,说我南京大学毕业,是文化人,有水平,让录个像,没事。
录像的地方是审讯室,墙壁都包着一层厚橡胶,是怕嫌疑人撞墙自杀。坐在方椅上,有械具,当然我没有上。警察坐在对面,桌上有电脑,边问边打字记录,边录像。我当然慷慨陈词。我承认中国经济发展,但贫富差距太大,我是共产主义者。警察说你是为了比你更穷的人。共产党是打着为穷人打天下得权的,现在共产党不再为穷人打天下,只为保住并提高自己比百姓富的利益,现在轮到我葛亦民神为穷人打天下了。
问我还写吗?我说写,警察很惊讶地说“还写啊?”,我说写正常文章,不再敏感。警察照例说网络不是法外之地。
录完像后,让我写篇东西,还交待称赞党和政府。与李文亮同志不同,他是在训诫书上签字,我是白纸写了“我的一点思想”,自然分三段,一段称赞党和政府的经济成就,一段写我没有组织,一段写网上文章可能误倒人,我回去删了,并保证不再写类似敏感。
警察拿去给指导员他们看,回来说他们都称赞我有水平,三段分的好,有的人不会写,不会分段。我以为结束了,可另一个着便装的矮胖子,说办下手续。
矮胖子首先给我拍照,站在有标高的墙边,正反双侧面,用相机拍了4张。
然后采集我双手掌纹,双掌和每个手指,在一个电子屏上反复按着转着收集,折腾了好久。
然后在好几张纸上签名按手印,我竟看到纸上写着有“犯罪事实”的话,公安的格式。
另外让我在手机通讯录上抄10人的电话号码。
我认为结束了,用纸巾擦手,胖矮子让我去洗手,我说不用,他说还有手续。
我洗了手回来,矮胖子象护士小姐一样,拿出采血的东东,我知道是采集神的DNA,立马意识到葛亦民神圣家族不能有人犯罪了,葛神的DNA进入公安的大数据了。
我知道,我不能反抗,因为反抗“传唤”套餐的结果,是接下来的三套餐“拘留”、“坐牢”、“枪毙“,李文亮同志也知道,所以他在训诫书上签上”能“、”明白“。

23、传唤拘留坐牢枪毙四套餐,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2020年4月14日晚8点多,我正在家里上网,妻儿在家,突然来了4位警察,有一位年轻的着警服,象警察样子,其余三位壮汉着便装,看着更象土匪,一位还戴着墨镜,一位拿着执法仪,一直对我摄像。
我说李文亮刚评为烈士,你们又来了。警察要带走我电脑主机,我问:“有证件吗?”年轻警察拿出盖章空白搜查证,说可以现填,我说不必了。还要我本人去,一家三口在家里,面对四个警察(其中三个“土匪”:),能怎么办呢? — — 跟他们去。
上警车,交待坐中间,拿执法仪的坐我右边,一直摄着。到派出所,警察说不用摄了,他才停止。
派出所基层警察,就能审讯思想家。我说我又没犯罪,警察A说我不当言论罪,我说刑法有不当言论罪吗?警A说治安条例有,我说治安条例有吗?警A支支唔唔,警察B就威胁,说交待和后查的不同。
警A提示说品葱论坛,说三口品,大葱的葱,我是第一次听说,否认在上面发过帖子。警A说我们不会一件事找你2次,你想想上次之后发过什么?我知道网警会读我的帖子,想了想,只有推特2条信息“不当”。
就是说中国、朝鲜不能上推特脸书油管和习近平个人崇拜。
问什么翻墙软件,我说迷雾通;谁给的?贴吧吧友;名字?他网名多,常换,我没说,也确实说不出他具体对应哪个ID,他注册买号N多ID贴吧发神经。
警察要我推特脸书微信QQ等帐号和密码。我实名上网,光明磊落,虽然明知警察侵权了,我还是给了,但我密码多,我记在电脑和本子上,记忆的有的不准确。
我说我是共产主义者,只有一个想法,所有的穷人过的好点。警B说这不可能。
警A问有什么人联系我,这是说海外民运组织了,并说对你也许不重要,但对我们很重要,这是想挖个大案呢。但我葛亦民神2001年上网至今20年,始终是一个人在战斗。
警A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你是可以燎原的。原来传唤我,并不是这2个推文,网上说类似话的成千上万,政府是怕葛亦民主义燎原呢。
警A说你不要因在这里就认怂,说说你的观点,可我谈我的思想,你懂吗?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大家设想下鲁迅如果被国民党反动派基层警察审讯,他能说什么呢?耶稣面对兵丁的嘲笑鞭打侮辱又能做什么呢? — -上十字架。
有个什么大的,比如赵大老来电话,问态度什么的,又说南京意见。我看到警A话术清单,“4.15”国家安全日什么的。
让写悔过书,我写了64学生,对党和政府长期偏见,虽然承认政府的经济成就。心结解了。不再涉政,转文化文学方向。警察看后,警B拿小摄像机,让我读了一遍以录像。
审讯结束,出来到候审室,我一看,半间房隔了4个禁闭室,让我进去等会,我问警察,要多久,说20分钟。一个便装说老百姓不要谈政治,谈政治你配么?意思政治“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这是干脏活的临时工,如果当时我说:”你觉得我不如习近平?“估计他会跳起来打我。我说上厕所,他说你去,回来,我问上锁吗?他说不上,我就进去坐了会。
扣下电脑主机和手机,扣单上写30天,说手机明天应可以给我。警A开车送我回家,刚好在门口见到妻儿来找我。
第2天下午下班,我去取回电脑、手机。
第3天下午,警A让去,有个不知分局还是市局的便装,来取我的几张材料,说报南京什么的。
又让采集指纹血样,采集的便装问写什么罪名?警A想了一会,说编造虚假信息,扰乱社会秩序。
这次还采集手机卡,就是把我小苹果里的手机卡下下来,放入一个仪器,采集信息进电脑。
明知警察侵犯你的人权,你竟无能为力,传唤拘留坐牢枪毙四套餐,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我不能象二弟稣稣一样上十字架,因为我有妻儿;我也不能象三弟思思一样流亡国外,因为我爱中国,我要改变她;我更不能象四弟采采一样真的疯掉,苟活无用的时光。
我葛亦民神只能转文化方向,继续写我的神经,做桃花源中人,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24、有人冒充葛神冲塔

(品葱)葛亦民 管理员封禁 将于 2020–04–25 删除
封禁理由 : 习禁11【自主要求删号规则】用户向管理员主动提出注销请求
管理员处理 (禁止登录 + 隐藏全部发言) : 习禁11【自主要求删号规则】用户向管理员主动提出注销请求 “请问你是本站的管理员吗?我使用的这个账号因为他本人被喝茶已经把我的个人信息贴在了他的推特上,继续使用这个会有暴露的风险,能帮我注销这个账号吗?名字都不留的那种 ”。
(pincong)受委托进行销号处理。
》假葛亦民:本人今年51岁,在国内做工,准备明后年移民。国内小有名气,但因说了习近平一两句不好,现已被国内封杀。最近更是被国内的粉红举报到一个信息都不剩,所以怒来品葱,感受言论自由的空气。我经历过8964年的事件,我的博客都有记录。
》》(假葛亦民下帖发出,觉得自供假货,自己删除了。)
— — — -接触到了恶俗系的一个分支,认识了创主杨帆和葛亦民,由此开始上youtube和推特。

25、百度手机贴吧,ID“葛亦民”后百度加上 [神吊丝儿],我自己看过,也有吧友奇怪,可惜没保存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