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政论书74-75

74、消除仇恨的唯一方法

仇恨到处蔓延

“人从来就不了解自己所憎恨的人”。—外交家詹姆斯.洛威尔

今天,仇恨弥漫四周,仿佛把我们团团围住。像东帝汶、科索沃、萨拉热窝一类地名,还有新纳粹党、光头党、白人至上主人者等名称,已深深地印在我们的脑海里。最近的美国遭恐怖袭击和攻打阿富汗,让我们的脑海再次浮现令人难过的景象。

已故法国总统密特朗的遗孀达妮埃尔回想起年轻的日子,说:“那时人人都向往在一个互相信赖的社会里,自由自在地生活,彼此亲如兄弟,在繁荣富强的世界里太太平平地过日子。”她嗟叹:“事隔半个世纪,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遇到重重挫折。”

仇恨的浪潮再次汹涌,发泄方式也越来越明目张胆。民族主义在过去十年间抬头,全球各地不再融合为一村了,而是分成不同的村落。每个村落都怀有强烈的民族意识,大家相互之间存有戒心。由于互不信任,爆发冲突的可能性大增。在加拿大,五个光头党成员杀了一个年长的锡克教徒,显示这个以宽容异族著称的国家,仇视外侨的罪行正死灰复燃。在德国,极端分子袭击异族的事件,在1997年增加了百分之27。阿尔巴尼亚北部有六千多个儿童被困在家里,因为他们的父母生怕子女遭仇敌射杀。美国联邦调查局透露,“1998年,同仇怨有关的罪行,共有7755宗记录在案,当中过半是出于种族歧视”。至于其余的罪行,有些是偏见引起的。罪犯不是对受害人的宗教、族裔有偏见,就是歧视伤残人士。此外,排外事件十分猖獗,受害人主要是飘泊异乡的难民,他们目前为数超过二千一百万。

忧惧激发仇恨

“仇恨和恐惧是不可分割的,凡我们所惧怕的,我们都憎恨。”–文学批评家西里尔.康诺利

不少社会学家认为,仇恨根植于人的潜意识,难以拔除。他们的研究对象,不论男女,全都是“在罪孽里生的”,生下来就“有了罪”,正如受灵示的圣经记载所描述一样。(诗篇51:5)几千年前,创造主曾审察不完美的人,“见人在地上罪恶很大,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创世记6:5

对别人抱有偏见,歧视他人的行为能煽起仇恨。这一切所以发生,是因为人生来就不完美,只顾追求自身利益。(申命记32:5)世上的政府不能用立法手段把人的心思意念改变过来,使人消除偏见和仇恨。 在我们的日子,仇恨激起了无数的冲突,这些冲突无疑涉及很多因素,主要包括社会和经济两方面。

更新思想、改变态度

“必须出于自愿,互相仇视的族裔才会切实把目前的局面改变过来。”–驻外记者麦吉里

什么能促使人自动自发地更新思想、改变态度呢?经验表明,上帝的话语圣经能发挥莫大的力量,促使人迁善改过、消除仇恨。“上帝的话语是活的,可以发挥力量,比一切两刃的剑更锋利,连魂和灵、关节和骨髓都能刺穿分开,甚至心里的意念和打算都能辨识。”–希伯来书4:12

耶稣基督的教训具有无比的力量,既能鼓舞人心,也能感动人按良心行事。许多人都深受耶稣的教训所感动,毅然改变自己的一生。他们把耶稣基督的这个明智劝告付诸实行:“要继续爱你们的仇敌,为迫害你们的人祷告。”–马太福音5:44。他们努力更新自己的思想和品格,把恶意和仇恨摒于脑外。他们意识到,不完美的倾向能发挥强大的作用,使仇恨的种子在心里扎根生长。因此他们采取积极的行动,化恨为爱。“凡恨弟兄的,都是杀人的;你们知道,凡杀人的,都没有永远的生命留在他里面。”–约翰一书3:15

上帝定意在不久的未来,在天上的王国统治地球的时候,把仇恨连根拔除,耶稣教我们祈求的正是这个王国。他教门徒祷告:“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那时,人不再愚昧无知,也不再抱有偏见。相反,人人都开阔自己的视野,寻求真理,追求正义。到时,上帝“会擦去(人类)眼睛里的一切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哀恸、呼号、痛苦。”–启示录21:1-4

现在有无可辨驳的证据表明,我们正生活在“最后的日子”,我们可以确信,害人不浅的仇恨很快就会从地上消失了。–提摩太后书3:1-5;马太福音24:3-14。在上帝所应许的新世界,人人都真诚相待,彼此情同手足,因为人类的身心会变为完美。–路加福音23:43;彼得后书3:13

75、人与动物到底有多远

人类似乎还弄不清楚自己的身份,进化论者理查德.利基说:“许久以来,哲学家一直在探析人性的不同层面,但说来奇怪,关于人性的本质,他们的意见至今还莫衷一是。” 《世界图书百科全书》指称:“人类、猿猴、狐猴和眼镜猴同属哺乳纲的灵长目。”

事实倒表明,人和兽类根本是两回事。人有爱心、良心、道德观念、灵性需要、公平感、恻隐之心、幽默感、创作力、时间观念、自我意识和审美眼光,动物却没有这些特性。人不但关心未来,还把积累的知识代代相传。人就算死了,也有希望再次活过来。

有些人试图借助进化心理学,使人和动物之间的特性差异互相协调。进化心理学是进化论、心理学和社会科学的混合体。“进化心理学以简单的假设为依据。”进化论者罗伯特.赖特说:“像其他器官一样,人脑的预定用途就是把基因遗传给下一代,人要充分领会头脑所产生的感情和思想,就必须以这个假设为依据。”换句话说,我们一生完全受基因支配,从人脑的思维活动,我们看出人生的目的不外乎是生儿育女、传宗接代。

根据进化心理学,“人性一般是自私的,倾向于不择手段追求一己私利。”《有道德感的动物》一书评论:“自然选择要男子连连跟不同的女子交媾。”根据这个进化概念,女子在某些情况下行淫也可算是自然现象。连父爱母爱也被说成是基因一手策划的,目的是要保证子孙能够活下去。这个观点强调,要确保人类大家庭千秋万岁,关键在于把基因遗传给后代。

在另一方面,圣经说明上帝造人的目的,不是要人生儿育女这么简单。我们是照着上帝的形象造的,足以把他的属性,尤其是爱心、公正、智慧和能力,一一反映出来。我们把人类独有的特性结合起来,就会明白圣经为什么把人置于动物之上。圣经清楚表明,上帝不但把永生的愿望放在他所造的人的心里,更定意创建正义的新世界,让人在其中得享无穷的生命。–创世记1:27,28;启示录21:3,4。

要确定我们究竟是谁,单靠理论是不行的,因为我们对人类起源的看法可以影响我们的一生,影响我们对人生、对是非的基本看法。达尔文的《物种起源》在1859年出版以后,“世界随即变得道德败坏,大众再也不信上帝了,有权有势者认为,汰弱留强的主张有利于他们崛起,在这场竟争中,坚强不屈、奸狡诡诈的必然胜过意志薄弱、轻信他人的,他们断定,人跟印度野狗一样,不过是群居动物罢了,大人物像野狗般横行霸道、仗势欺人是理所当然的。”(历史学家威尔斯)

圣经把最先的人亚当称为“上帝的儿子”(路加福音3:38),兽类就绝不配有这样的称誉。可是,圣经却指出人和动物有好些共同的地方。“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名叫亚当。”(创2:7),“神用土所造成的野地各样走兽,和空中各样飞鸟。”(创2:19)人类的本体是卑微的,与动物同有源自尘土的身体。但人有神吹入的生气,就是灵,人可谓半动物半神。

你一生就是吃喝、睡觉、生育,别无目的。你喜欢这样混一辈子吗?除了维持生命、传宗接代以外,人生还有其他宗旨和意义吗?我们所处身的宇宙是空虚混沌、毫无意义的吗? 否认有上帝其实无济于事,人仍然继续寻找人生的意义。人生来就有灵性,注定一生都要努力挣扎,务求跟所处身的宇宙协调一致。

知名的进化论支持者赫胥黎写道:“我绝对同意,人兽之间确有巨大的鸿沟,因为唯独人具有言语天赋,说话清楚易懂,合乎逻辑。”人和其他灵长目动物之间的连系显然中断了,在已知的宇宙中,人脑是唯一有能力自我理解的器官。我们人人具有的自我意识,凡我们所想所做的,都能一一领悟,这种能力,非常奇妙。记忆无疑是人脑的绝妙特点。此外,从来没有动物敬天拜神,先天的宗教倾向是人脑中最强大的动力。

进化论者罗伯特.赖特直言不讳:“幽默、欢笑有什么功用?人为什么在临终时忏悔?悲伤的功用究竟是什么?人已经死了,悲伤对基因又有什么用呢?” 进化论者伊莱恩.摩根承认:“人类引起的四大疑点是:1、他们为什么用双腿走路?2、他们的毛皮为什么脱落?3、他们的脑袋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大?4、他们为什么要学讲话?”他给出这些问题的标准答案是:我们还不知道。

在《左脑特异的类人猿》一书,作者指出他旨在“概述人类怎样随着时间进化而来。不少结论都是根据几只古牙、几块陈年骨头和石头推断出来的”。 进化思想还叫人怀疑,人的生命究竟是不是神圣的。假如我们不信上帝,又认为自己不过是高等动物,我们凭什么可以说人命是神圣的?只因为我们在进化过程中一直走运,我们就把人看得比猫狗更重要,这是公平的吗?进化论假设人经自然选择而来,以这个假设为依据的道德观是残酷的,坚强不屈、奸狡诡诈的必然胜过意志薄弱、轻信他人的。

进化论试图从地上的受造物寻找答案,不肯向天上的创造主请教。在另一方面,圣经却说明为什么我们要竭力避免做坏事,为什么只有人类才对死亡深感苦恼。 我们虽然不完美(源自尘土的身体,与动物一样),但我们有上帝的形象,有他的生气(灵),只要我们用属灵的力量战胜属肉体的力量,恢复与神的交通,信神,爱神,把荣耀归于神,如使徒保罗所说用圣灵治死肉体必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