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日记书1–15

1、序

吾尝想成事,但面对是个个平凡之日,悄然打发,无声无迹.却想古人"一日过而一日获",不免伤心,日知能否?

今天忽尔发觉什么,便要决心一番.能坚持否?不防拭目.

"把连续而来的时光留住",我想.

于是,我便开始日知了.

2、昨天,准备睡了,可一下子想起了陈刚(徐倩),于是睡意全消了。想到首次认识时,刚开学,我喜欢认识新朋友,一眼望见了他,头发长了点,将耳朵掩了,可他一晃头,便可见那白嫩微透头发的耳皮,身着白色衬衫,身材适中,他一回头,我便心醉,那脸宛若画中,秀发分额,额方如镜。白嫩的脸,是圆还方,没有胡子,脸白唇红,丽鼻天雕,两眼含秋,丹眉分缀,秀媚极了,从侧看,可见他谈话时的皓齿全现,艳丽迷人,只有一句古语可形容:“目含秋水双瞳活,心有灵犀一点通。”走路是洒脱极了。见之不忘,思之若狂。他每一动作,每一衣服都喜欢。日知夜想,我便胡思乱想,索性不睡,共他而存,事业同展。而后又委实不该,唯叹一事无就。

3、做早操时,我们刚排好队,一辆拖拉机在爬一个小岗,几次没上,有几个工人在加劲推也没上,可那些整天教育学生的老师们却一个个袖手旁观,后来又来了几个工人才推上去。这些老师们也原来如此。

4、 今天下午班会选干部,老师提了几个暂时的干部和几个表现好的同学,后又说我的老师反映我好,学习可以,我是不抱希望的。于是分组选,各组推选几个,有人提我,我阻挡,他们不让,写了7个男同学,我说应写个女的,便拿过纸,把我划掉,写了个女的(规定7个),他们不免一番责怪,我想,不然一个组有我,太丢人了。后来四个组统计中,竟三个组有我,一阵欣喜,除了谈德荣四个组有外,其余都是三个组有。后来举手表决,全班41人,竟36人举我,为第二。想不到同学们会相信我,并意外发现徐倩也举了我,一个激灵,好得意。老师又说高一老师对我反应好。后班委会上,班主任又说老师们反应不错。后来我和陈斌回宿舍,遇到了班主任,他又叫住我说过去老师反应不错,真想不到,除了父母之温暖外,还有这么多温暖。我能保存它吗?我不知道,我本身就没有感到它存在呀!

5、今天是星期天,早上我正在听相声,忽然李洪涛叫了声,我一看,但看见他身后有个人,往前一看,竟是我母亲。于是我一阵高兴,便走上前去,叫了声“妈”,她一手拧了个包,空的,告诉我:“走,给你买衣服去”,我便不准,她说特意来的,我就跟她去了,走过百货大楼,穿过菜市场,来到了服装店,她便叫我挑,里面两个女子,一个三十岁,一个二十岁左右,我先挑了个裤子,是蓝还黑,十一块多钱,我很满意,这裤子还比较流行。买下后,她叫我买上装,我只是不准,她便强拉,我心里不知啥滋味,说感激吧,不够,她是我母亲,于是我便知是母爱,营业员给我挑了个,太解放了,这一个口袋,那一个线条,说适合青年人,我都不大喜欢,母亲叫我穿上试试,我便穿,她说较神气。我说不行,便又重挑,这时我一眼看上一个淡黄色上装,是西装式的,便说要,穿上身,母亲也觉得合意,便付了钱,是十八块,路上母亲又说要给我买个表,我连忙说不要,在学校里知道时间,她又说我小舅舅有个表,就是表壳坏了,我没说什么,她又说我毛衣打好了,是萌萌打的,很厚。我说国庆回去,到宿舍一会,她便走,我就送她去了车站,到车站买好票后,我就走,一走出门,她又追上来,告诉我要认真学习,还要注意身体,我一一答应,便走了。

母亲来了,带来三十元钱和对我的爱,母亲走了,留下了一身给儿子的衣服和对儿子的爱,我能送给母亲什么呢?感激吗?废话!她是我母亲,报答吗?是的,用什么报答呢?长大挣钱?这当然必要,不过这太俗气,母子之情能用钱来衡量吗?于是我想到学习,对!学习好,立业、成家、光宗耀祖,要人们知道我的家族,我的母亲。母亲,你知否?

6、今天学校包电影《海底擒敌》,同影《同志,你要警惕》,看了后,我十分吃惊,不想和平的祖国还有如此多之敌特,又为一些中国人在中国土地上为外国(苏联)作特务,提供情报而痛惜。他们是只为了钱吗?我不知道,我十分钦佩与之搏斗的我公安战士和人民解放军、民兵,我是多么想大说一声:“我感谢你们啊!”

7、今晚,填写学习证上出生日期,我记起了我是过了1969元旦,而没有过春节(腊月14)生的,也应是1969年出身(按阳历算),可我过去都按阴历算,是1968年出生,我便改了过来,这样就小了一岁,变成了十六岁(属猴,虚岁),而属猴应是十七岁。我也就是七岁上学了。奶奶对我讲,我生的那天是最冷的一天,有零下十二度。睡前奶奶想:“今夜可别生,”可一会我爸爸去喊她了。“最冷的时候生的,”我永远记着。

8、我突然发现自己缺少什么,原来是少个妹子。

9、今天下午,学校开校会,由姚书记讲话,题目是“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他的讲话分两部分,先谈文化大革命是怎么回事及其危害,“这是由领导(毛泽东)错误发动的,被林彪、江青两个反革命集团利用,对党、国家和人民造成重大损失的一场浩劫,”他还举了个吃大锅饭的例子,我十分熟悉,生产队出工,男子一天十分,妇女8分,刚能出工的6、7分。然后讲了粉碎“四人帮”后祖国的变化,还讲了我校的扩建,他说毛泽东主席过世后一个月,“四人帮”被粉碎了,可是毛主席假如不死呢?不堪设想,人哪!

10、我向毕庆元讨了点肥皂粉,洗了衣服,在水旁清洗,徐倩和一同伴打完排球来洗手,我一阵心乱,赶紧倒掉了盆里脏水,一人打完水后,她同伴开始洗,这边一人走后,我便接上水,接了一点便让开,徐倩便来洗,我想着她刚来时说的话:“哟,这么多人,”唉,人之心,天知否?

11、在药店路上,忽然路拐弯处,看见了汪群,她和一女孩正一边吃着大饼,说笑迎面走来,我不觉心提到嗓门,血也凝住了,表面十分不自在,腿好象十分机械,而又知难看,只有几米路,却显得走过去十分不容易。此时也魂游天外了,我瞟了她一眼,看到了微笑,她却好象没看见我,也许故意,我走过去才松了口气,唉。我算什么呢?少见。汪群,大街上,我一个人。

12、奶奶悄声说:“台湾又来钱了,一百美元合人民币二百六十几块,信还没来。”

13、见郑仁湘在说,我便问了句什么,她说什么时候交报费,我说:“随便,”忽然发现徐倩在后面,手按背,一阵高兴。郑仁湘便对同伴说了句,仍没离开,我便不知哪来的聪明,把简表给了她,她们自然欢喜,我特别注意到徐倩十分得意地翻看,我满足极了。

14、一会,我也弄不清是怎么知道的,反正是那么抬起头,徐倩站在桌前,两手洒脱地插在上衣口袋上,身子是否在晃动,说着要订《中学生英语》和《。。。》,我便听着,并记着,看她说着不歇,我便认真瞥了一眼,见她在笑,我十分得意,一会又说同伴订《。。。》和《中学生英语》,便回位子。一会又转头说(上海)的,我答应一声“喔”,似乎很高,我便问多少时间,她说一年,一伴说“一年哪”,她说:“要订就一年”,我十分赞赏,一会她又代为一伴订,我不免诧异了。但满足满足。

15、当我打开写时,徐倩站在身后,似乎一双眼睛望着,我倒是十分沉静地做着一切,只是字不好,实乃大憾。冷不丁她说什么时候交钱,我敢忙说“随你”,还是那句,不过“便”改为“你”,凑热乎。课间,范老师走到我位时,我交给他一首散曲《山坡羊.观<火烧圆明园>》,是按元张养浩而作,他看了会便看了出来,便走了前去和郑仁湘说话,徐倩与何宪梅便看那纸,见徐倩双手拿着读着,我心里立即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