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书26--50

26、张老师说纪老师讲我是南京大学料子,老师都有数,同学们便望我,我假装不知,但心里十分高兴,我一定不负我师。

27、中午看了书《大学。中庸》,觉得很对,于是有点信仰了。晚自习前与刁道生漫步,他说我比前帅了,老马亦云,其真然矣。

28、班上要去扬州春游,我觉得奇怪,我这人为何能为人所爱呢?那些女的要我去,又为何呢?自作多情也,道:不然。视其过去:居宏程、郑宝、高献忠、王锋、陈斌、毕庆元均能吐诚也者。屡得老师之赏,己无能也,曰:不。然心中早情,每次均一:如陈兰、吴庭华、王道银、任娟、王国芳、李晓霞、汪群、徐倩,何至其地,乃一过便忘也,纯而荒唐。

29、真奇怪,他们总说我和黄剑兰有意思,我本人却一无所知。

30、妈妈说小时候腊根说我长得比哥哥好,邻居黄明妈说一个人长得好(小伙子),象我一样,并还比我好点。正芳说于我妈:“你家老二象城里人。”人们都愿与我结交,难道这不亦真乎。

31、历史课上,纪老师讲葛云飞定海抗英,说与我同姓,历史上姓葛者廖廖,葛荣、葛贤、葛洪,可悲,但从我做起。

32、本周星期四开始期中考试,开始了紧张复习,中午去班上时,见一徐倩,煞是中,碧波盖肩,身材均匀,长腿纤腰,穿得得体,紧裤感强,不觉心里慌了。

下午班上开小组讨论会,评个人小结,可无所谈,我的一小节让毕庆元给了女生,真骂死他。徐倩边语笑,竟不知所知了。

33、中午午睡,不是滋味,回想往事,亲人,直要哭,自己是什么样人了,学习呢?

34、今天闹了个大笑话,我写了个东西:

“邓姐丽君,超超级世界歌星,生于腊月十四(也不知准否,反正阳历是1月28),葛弟亦民,句容一书生,生于腊月十四(倒是真的)。丽君归大陆,民以同生日之子谒伊,伊大笑,民亦大笑,遂成莫逆,义结金兰,彼大为姐,民次为弟,一时传为(笑)美谈。”

35、今天午睡,想着《血疑》主题歌“感谢你”,竟睡不着了,多么使人泪下之歌。

晚上他们又讲那个考入南大少年班的唐靖华,我竟无语,自己呢,发誓吧“北、外、诺、社、一”,其中谁解。

36、伟大的高考开始了,上午语文,下午地理,考的较顺利,也是卷子容易。拼音3分,看了龙头、秦斌,吉人自有天相。今晚,睡的很好。

37、今天考数学、英语,数学有一题半没做出,但别人亦如此,无关大局。英语考得特好(自认为),天助我也!可怕的句型转换、搭配没考,而阅读理解占了30分,好!

38、如此伟大的高考就这样过去了,考了历史、政治,挺顺利的。

39、傅老师复印获奖证书,以便寄给南大,真感谢他。在傅老师处重写了小结,他写我抄,真难为他。后纪老师又至,写了班主任意见,挺好。

40、丁卓然,满头大汗,告诉我:“我知道你分数了,告诉你532”,我立即高兴起来,嘴角带笑了,他是去看徐锐,徐锐告诉他代信的,说够南大了,无需推荐,全宿舍在议论我。

41、真高兴。那梦中的、迷样的、充满幻想的大学就这样开始了吗?

42、我发现了孙梅和郑仁湘坐在一起。本来在学生证中见过,身着黑西服,头发是流线条,刚至肩,微分着,挺秀气的鼻子,嘴巴眠着,含笑不露,眼睛充满梦幻般望着,不禁心动。也特别留心了她。今天身着黄底起花条黑条的衬衫,略天蓝的白裤子,一如秀气的坐在那儿,一样的头发,皮肤好白好白,嫩得可爱。我的心一下子到了她身上,还是山东最年轻作协会员云云。

43、戴为洋说我学通社记者,蒋苏平又语,才知是学校出了通知,晚上看了,真是学通社记者了,真高兴极了,幸运,太好了。

44、上午课,坐在孙梅后面,满足极了。

45、星期五,我值班,编板报。又见孙梅,她去学生会。我突然有把一切写出来的愿望,创作细胞布满我的身体。

46、早上上《语言学导论》,找那玫瑰,没找着半天,见一一样流线头,只是穿了件绿色紧身上衣,先猜是她,再另寻不着,仔细瞧,不是她是谁?不觉好好看了番,一阵心荡。

47、晚上上课,坐在两个女生前面,很面生,又找了玫瑰,面部更真切了,突然听到两句“同学”,“同学”,发自身后,是女性的呼唤,掉头一看,那个戴眼镜的看着我,我便回头,她向我借课本,我不假思索,受宠若惊地送给她,她们俩人都说“谢谢”,我说“不要紧”,后来老师问:那日本留学生来了没有,见那女生举起了手,原来如此,真高兴极了,实觉那日本女生美极了。

课后,我向后看,那女生会意,把本给我并说谢,后我一机灵,把书给她们,说:“你们没有书,我给你们吧。”那日本女生说:“我有,老师给,谢谢你。”真甜!

48、和玫瑰坐在一排上课,她老是写创作,我受之感动,也写了《再别家乡》,投入“大学生”,我排白纸描她照片,放上我的学生证,真好。对她钟情,可我什么也没有?玫瑰!

49、给汪贝玉、管虹写信,倾叙心中寂寞,寻求安慰,因为心中渴望异性的爱慕,不能自拔云。

50、回来后接到赵廷喜信一封,说管不值爱,刘晖有了白马王子,徐倩已三、四年了,王晓平竟被秦益彬之弟秦益民射中爱箭。唯孔慧说应写一封信云,不觉心中有点愧意了。啊,真搞得我不知所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