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怎麽看紐約時報雄文《打倒英國君主制》?

1 Like

這個是 觀點與評論; 不代表NYT立場
就像NYT之前還發過香港建制派的文章。

1 Like

沒有暴政,何需革命?

革命是因為掌權的人背棄神的權柄殘害到罪惡滿盈的時候,神對他進行審判,(並試煉他的人民),與制度無關。

人根据自己的形象创造了神。
我很诧异有人翻了墙还把民主革命等等寄托于神的审判,而完全没有唤起人民来审判的意思。完了。

你说得很对,我也想这么说。 :+1:

今天的英國王室可不是什麼「基於遺傳的偶然性」,而是來自於他們祖先英勇抗爭的善報。

英國王室的血脈來自於漢諾威王朝。這個王朝的開朝女王是蘇菲,腓德烈五世的女兒。腓德烈五世堪稱中世紀的「趙紫陽」。他原本是神聖羅馬帝國選帝侯,在體系中的地位僅次於皇帝。1617年神羅波希米亞地區的布拉格市爆發了大規模宗教改革示威,原因是國王強拆新教教堂和暴力取締民間教會。在整個天主教世界一片肅殺的政治氛圍下,沒有權貴敢公開支持波希米亞示威者。而腓德烈五世卻冒天下之大不韙,前往布拉格看望波希米亞示威者,公開講話支持。

於是,腓德烈五世被示威者推選為「波希米亞國王」。天主教世界和神聖羅馬帝國立即動用軍隊前去鎮壓。腓德烈五世直到最後一刻也沒有離開示威者,而是勇敢地在布拉格市郊率領示威者與鎮壓軍隊交戰。當年冬季,示威者被擊敗,腓德烈五世被迫流亡。天主教和神羅給他起了一個綽號,叫「冬天的國王」。

然而,在多年的流亡、貧困、監視、出行限制和迫害下,腓德烈五世和他的家人沒有放棄對宗教改革和民間教會的支持。是他和家人的這種勇敢的堅持,後來感動了也開始宗教改革的英國。上議院的貴族們想要選舉一位能夠贏得歐洲人普遍尊敬的抗爭者做國王,可是腓德烈五世已經去世,於是就選擇了他的女兒蘇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