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舊文 共產極權是社會主義的敵人

無論用哪種主流的界定社會主義的標準來評價中國都不是社會主義國家,中國既不是馬克思曾經主張的那種建立在工人階級的直接民主的領導之下生產資料社會所有然後在有組織有計劃的社會化大生產的基礎上生活資料按勞分配的奉行科學社會主義的國家,也不是列寧支持的實行傳統的極權計劃經濟的社會主義國家,更不是民主社會主義與社會民主主義以及社會自由主義主張的那種文化層面與政治層面自由民主經濟層面建立社會市場經濟實行高稅收高福利制度的社會主義國家,事實上中國是一個黨國資本主義國家,中國是一個奉行權力市場經濟的國家,共匪在中國建立了最壞的資本主義制度。

中國的國營企業本質上是黨營企業,不生產免費的產品,不讓內部產業工人分享剩餘價值,不生產便宜的產品而是利用壟斷謀取暴利,企業利潤不會成為社會福利而是成為太子黨的商業利潤,不會用社會必要勞動時間來計算國營企業產品的價格然後讓工人根據社會必要勞動時間計算出來的工分進行兌換實行按勞分配。中國的國營企業本質上是共匪用來行使資產階級法權謀取商業利益的商業機構,所以應該用黨營企業來稱呼共匪建立的國營企業。

無產階級的暴力革命的結果往往是帶頭的少數人成為官僚資產階級,革命成功之後因為被除役 被轉業 被重新安置 被黨派去的工作人員取代所以失去國家暴力機器的基層革命者最終會被詐騙,工者有其股被按權分配的工分制度與工資制度取代,耕者有其田被土地黨有與苛捐雜稅取代,無產階級專政被專政無產階級取代,社會主義被極權計劃經濟與黨國資本主義取代,基層革命者沒有機會成為統治階級,只有利用民主制度為無產階級謀取福利的社會民主主義道路最適合無產階級。

在工人階級的解放方面,共匪背叛了工人階級,藍領工人的工者有其股 產業民主 低工時 高工資 充份的社會福利保障 佔有剩餘價值根本沒有在社會制度層面實現,工者有其股屬於黨營企業內部依靠逆淘汰機制升遷的高階經理人,只有參與權力尋租與資本投資的官僚資產階級與紅頂商人才可以享有產業民主,低工時 高工資屬於共匪體制內的職業黨員組成的公務員,充份的社會福利保障屬於政府官員,剩餘價值被參與權力尋租的政府官員與擁有民營企業的紅頂資本家佔有,共匪是工人階級的敵人。

如果馬克思主義經濟學是正確的,工人階級必須反共,因為共匪就是中國最大的資產階級最大的剝削者,從馬克思主義經濟學的角度分析,共匪實際上是維護剝削的統治階級,只有消滅共匪才可以消滅剝削。共匪本質上是壓迫工人階級的,共匪一邊侵犯資產階級的私有財產,一邊在私營企業內部維護資產階級法權。

如果馬克思主義經濟學是對的,中國也有剝削,雖然共匪經常掠奪私營企業,經常沒收資本家的私有財產,可是共匪的掠奪行為與沒收行為本質上是官僚資產階級基於自身利益對非官僚的資產階級進行的掠奪,私營企業在平時的生產與分配的過程中共匪是保護資本主義的生產關係的,共匪是保護資本家剝削工人的權力的,共匪根本不代表工人階級的利益,在中國有工人要爭取建立獨立工會,主張分享企業淨利潤,爭取在私營企業內部獲得財產性收入,訴求分享剩餘價值會被共匪鎮壓,甚至被共匪送進精神病院,中國的資本家擁有的資產階級法權比西方國家的資本家還大,中國的資本家可以長期讓工人階級的工資與企業利潤增長脫鉤,甚至長期拖欠工人階級的工資,雖然中國的資本家會遭受官僚資產階級的壓迫,可是中國的資本家壓迫工人的過程是受到共匪充份的保護的。

因為土地的天然營養能力或負載功能所產生的自然收益,屬於素地租金,在中國成為農業增值稅 村提留鄉統籌被共匪佔有。因為社會進步文明發展而增加的社會收益,社會增值或者自然增值而增加的收益屬於經濟地租,在中國成為土地出讓金的收入與高房價收入,被共匪佔有。因為土地所有權人對土地投入勞動或資本所生之收益屬於改良價值所形成之收益,在中國屬於耕地佔用稅被共匪佔有。共匪根本就沒有消滅土地剝削,而是成為土地剝削的受益者。

在共匪的精神剝削話術裡邊的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只是美化共匪 醜化反共人士 對廣大人民群眾進行精神剝削 對廣大人民群眾進行道德綁架 對反共人士進行人格謀殺的工具,共匪是形左實右的政治流氓。

鄧右即否定機會平等也否定按勞分配,右派主張抽象的機會平等,毛左主張抽象的按勞分配,他們都是藍領工人的敵人。右派主張的抽象的機會平等對於中國工人沒有積極意義,右派主張的抽象的機會平等根本沒有立足點的平等,本質上是保護財團私有財產的社會達爾文主義,毛左那種抽象的按勞分配對於中國工人沒有積極意義,毛左主張的抽象的按勞分配根本沒有具體的標準,沒有中國工人與中共權貴之間的結果平等,本質上是建立在極權計劃經濟的基礎上的社會達爾文主義,右派與毛左的主張的內在邏輯是一樣的,中國工人不應該成為右派與毛左實現利益的工具。中國工人容忍市場經濟存在的原因,不應該是因為相信市場經濟可以帶來合理的收入分配,而是因為專制計劃經濟本身無法有效的反映供需關係跟組織生產,同時也應該明白市場經濟最大的優勢只是比起專制計劃經濟可以更有效的反映供需關係跟組織生產可是市場經濟所帶來的收入分配未必是合理的,中國工人在利用市場經濟建設國家的同時應該積極的參與社會運動,結束中共建立的壹黨專政,建立民主制度,並投票支持真正的左翼政黨,只是依靠改革開放之後建立的黨國資本主義權力市場經濟條件下的初次分配不會讓工人廣泛的分享社會利益,必須存在左翼政黨追求社會財富的再分配,不然對於工人階級是非常不利的。

我覺得最有利於藍領工人的分配方式應該是每一個生產要素都得到一樣的利潤,比如淨利潤分成五份,土地 資本 工人 稅收 擴大再生產各佔一份,資本家得到五分之一,藍領工人得到五分之一,然後藍領工人內部根據社會必要勞動時間與產量進行按勞分配,資本家通常是一個人或者幾個人,藍領工人通常是一群人,資本家與工人之間依然存在合理的收入差距,同時藍領工人也可以分享到非工資性收入,資本家有錢賺,藍領工人也有錢賺。

我支持社會民主主義,認為工人階級應該利用民主制度爭取利益,共產極權國家的公有制是騙人的,名義上屬於全民所有的財產實際上是自封代表全民的共匪在支配,社會財富根據權力大小按權分配,工人階級在政治上 經濟上 文化上屬於無權階級,無法參與政治生活,無法主導企業的經營與分配,沒有享受亞文化產品的自由,成為共匪統治之下的政治奴隸。

中國的貧困線標準太低了,只要經濟水平超越了低端的乞丐,在共匪的分類法裡邊就已經不屬於貧困人口了,共匪所謂的扶貧工作取得重大成就指的是脫離共匪制定的貧困線,也就是年收入高於兩千三百元,事實上即使年收入高於兩千三百元的人,很多還是處在貧困的狀態,被共匪樹立為扶貧宣傳的樣板人物充當群眾演員的人無法代表廣大實質上還處在貧困狀態的勞苦大眾,這些人屬於農村裡邊的少數。可以被共匪樹立為樣板人物充當群眾演員的人是有機會脫貧的,沒有機會被共匪樹立為樣板人物充當群眾演員然後又不是村主任的家屬的人是不容易脫貧的,大部份人只是因為共匪修改了貧困線的標準名義上脫貧外加在共匪的壓迫之下口頭上宣佈脫貧,根本沒有實質上擺脫貧困的狀態。空談艱苦奮鬥與共同富裕是違反人性的,鄧右共匪是違反人性的,在沒有合適的經濟利益與精神利益作為誘因,沒有生活所迫,沒有合適的社會角色,或者因為被社會環境禍害所以仇恨社會環境的情況下人是不願意勞動的,人通常只會希望自己看著順眼的人發財,希望自己看著不順眼的人社會性死亡,空談艱苦奮鬥與共同富裕是違反人性的,中國社會的貧富兩極分化是一黨專政造成的,不結束一黨專政就不會緩解貧富兩極分化的程度。共匪根據定義的貧困標準,年收入低於兩千三百元才屬於貧困人口,事實上一個人如果年收入有兩千四百元,雖然名義上已經脫貧,但是實際上還是貧困人口,而且貧困人口不僅存在於農村,城市也有大量的貧困人口,在中國,即時月收入有兩千三百元,在城市還是貧困人口,根本無法擁有體面的生活。

共匪根本不是真正的左派,雖然共匪私底下會淫亂,雖然共匪私底下會共享情婦,雖然共匪默許繳納保護費的情色產業存在,但是共匪并不允許廣大基層人民獲得性權解放公開化,制度化的廢除專偶制,情色產業合法化的社會環境,共匪只允許雅痞文青 斯文敗類私底下淫亂,私底下搞共享情婦,私底下使用情色產業,不允許膽汁質人類與抑鬱質人類在獲得免於恐懼的自由的情況下進行性生活,共匪本質上屬於右派。

共匪實行的房地產政策與九九六工作制讓中國的工人階級普遍的社畜化,傳統家庭被這種社會環境消滅了,婦女也要出來工作,社會教育開始充份的取代家庭教育。雖然社會教育取代家庭教育是共產黨宣言裡邊的核心理念,但是共匪曲解了馬克思的初衷,馬克思的本意是為了消除歷史社會條件的不平等,共匪在社會教育層面刻意創造教育資源的畸形分配,實質上促進了歷史社會條件的不平等,而且共匪雖然在消滅傳統家庭,但是共匪消滅的是被統治者的傳統家庭,共匪的家庭還是傳統家庭,共匪的子女有充份父愛與母愛,以及充份的家庭教育的培養。

雖然馬克思認為私有制是造成不平等的主要原因,歷史社會條件不平等屬於私有制的衍生物,不認為私有制只是配合歷史社會條件不平等與促進歷史社會條件不平等的載體,但是至少馬克思支持消除歷史社會條件的不平等,於是才有社會教育取代家庭教育以及消滅傳統家庭的理念,共匪實行的社會教育與消滅傳統家庭是為了促進歷史社會條件的不平等,馬克思主義者應該是共匪的敵人,共匪是形左實右的政治流氓,馬克思主義者應該參與反共事業。

在社會教育方面共匪的子女在中學階段上重點中學接受優質的家庭教育,大學階段在自由世界上大學,被統治者的子女在中學階段上普通中學與劣質的補習班,大學階段在中國上劣質的大學,共匪的家庭維持著家庭成員之間存在充份的互動的傳統家庭的狀態,被統治者的家庭維持著社畜化的狀態。

如果要把普羅大眾從枷鎖裡邊解救出來,就必須結束共產極權統治,建立一個沒有血汗勞動與不合理的社會分工以及資源分配的社會民主主義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