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产阶级就是党国的掘墓人

最近几年,越来越多的人感到【文革】又回来了。【文化大革命】这几个字很有迷惑性,会让人【误解】为革命的对象是某种文化或者价值观,而非具体的人。实际上,回顾66-76年发生的一切不难发现,批判某种文化价值只是打倒预定的革命对象的借口,目的是进行权力洗牌。革命的发动者之所以将革命对象刻意模糊为文化,一是为了麻痹被革命的对象,二是为了骗取最多的支持。【二次文革】的本质并没有改变,问题是,二次文革的具体对象是谁呢?

在现代社会中,拥有一定程度的经济独立,例如有安定、较高薪酬的工作,的社会阶层被称为中产阶级。一般认为中产阶级对社会的发展和稳定起很大的作用,但也是部分党国学者眼中的不安定因素。【经典民主化理论】认为 经济发展推动工业化和城镇化,工业化催生了中产阶级,中产阶级自然会要求民主。 在党国话语体系中,常常用【新的社会阶层】来指中产阶级中间对自己最有威胁的群体。根据百度百科,

“新的社会阶层人士”主要包括四大群体:私营企业和外资企业的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指受聘于私企和外企,掌握企业核心技术和经营管理的专门知识者)、社会组织从业人员(包括律师、会计师、评估师、税务师、专利代理人等提供知识性产品服务的社会专业人士,以及社会团体、基金会、民办非企业单位从业者)、自由职业人员(指不供职于任何经济组织、事业单位或政府部门,在国家法律、法规、政策允许的范围内,凭借自己的知识、技能与专长,为社会提供某种服务并获取报酬者)、新媒体从业人员(指以新媒体为平台或对象,从事或代表特定机构从事投融资、技术研发、内容生产发布以及经营管理活动者)。

这个群体有多少呢?党刊《统一战线学研究》在2018年4期中提到

当前我国大约有新的社会阶层人士 7 200 万人 。根据上海市委统战部 2016 年进行的调查,上海市共有新的社会阶层人士 365 万人 。新的社会阶层人士大都处于体制之外、市场之内和社会之中,具有自主性强、流动性显著、自组织性强、创新意识强、思想多元、网络性突出等特征。

除了相对高端的【新社会阶层】,中产阶级也包含所谓的【小资】。毛太祖在《中国社会各阶层分析》中将小资产阶级定义为 自耕农、手工业者、小知识阶层——学生界、中小学教员、小员司、小事务员、小律师,小商人等都属于这一类。用今天的话说,所谓小资,就是自耕农、手工业者、小白领、小商贩。

简单来说,凡是【凭本事吃饭】、不直接受制于党国体制的人群,在党国眼里都不是自己人,而是打入另策,需要一方面保持警惕、一方面统战的对象。党国对【统一战线】的定义是“联合次要敌人,打击主要敌人”。请注意,次要敌人也是【敌人】不是自己人。而且,中产阶级这个党国敌人还在随着市场经济增长日益壮大。

那些在体制内工作的同学,是不是就被党当作自己人了呢?作为中国社会的常识,党员身份并不代表你和党在思想和利益上保持一致,入党主要是为了获取利益。绝大多数党员连【政治】到底是什么都不能正确理解。能够被党当作【自己人】的只有那些自身利益与党国高度绑定,离开了党国就一无所有甚至会被清算消灭的人。海外反共团体常用【血债帮】来形容那些沾了人民的血而绝了退路的党国高层,原中央党校教授蔡霞形容中共是【黑帮一样的政党】和【政治僵尸】。总之,党并不是一个靠理念团结的群体,而是靠人际关系和利益结构凝结起来的分赃集团。判断自己是不是党的【自己人】很简单,先掂量一下自己的人脉,再盘点一下自己分得的利益,最后看掌握了多少党的机密。少了任何一个,你都不是真正的【自己人】。

中国的三亿中产阶级中间,有多少清楚党国洗脑把戏的明白人呢?经过改革开放四十年,明白人已经很多,韩寒肯定是其中之一,十年前写出韩三篇,把中国社会看透了,写完也很知趣的闭嘴不再说话了。而同时代的郎咸平、高晓松、任志强之类的“公知”当年各自也有几百万到几千万的微博粉丝,频繁在电视、优酷等曝光露脸。除了任大炮这种被判18年的,其他的基本都闭嘴了。无论是按照00-15年间公共空间相对宽松时期的公知的粉丝数统计,还是党刊的调查,【韩寒们】的人数至少与九千万中共党员持平,并且有相当的重叠。

这样一个庞大的“自主性强、流动性显著、自组织性强、创新意识强、思想多元、网络性突出”的,并且无论是根据从历史总结出的经典民主化理论的预测,还是从其代表人物的实际言论来看,都有强烈自由、民主、基本人权意识和诉求的群体,在党国眼里无疑是自己手中【人治】绝对权力的最大威胁。当2010年韩寒在厦门大学呼吁领导放松言论审查的时候,有谁知道【韩寒们】自认为温和理性的改良诉求,在那些曾经用坦克机枪屠杀挑战党国权威的学生和平民的党国大佬眼里,又意味着什么呢?

韩寒厦大演讲转眼已过去11年,当前的舆论空间在党国多年苦心“治理”下已经“祖国山河一片红”,但党国真的敢放心吗?现在的舆论显然只是上亿【韩寒们】被噤声后的表象,【韩寒们】经过前面20多年形成的价值观,即便在现实利益面前妥协,内心又能真的改变多少呢?难道【韩寒们】的思想真的像央视一样【听党指挥】吗?这些人在【关键时刻】真靠得住吗?

回头看1966年的毛,他面对的4亿民国儿女,在过去16年的社会主义改造中,刚刚从打天下时承诺分土地的骗局中醒悟,又经历了大跃进导致的三年大饥荒饿死三千万人的悲剧,他们内心真的相信党国的宣传吗?自己犯下的这些决策错误被八千人大会声讨,而外面又因赫鲁晓夫秘密报告揭露斯大林的老底对照搬斯大林集权的毛自己构成巨大威胁。毛在面对上述存在性危机之际,通过一场文革消除了民间和党内可能对自己的权力构成威胁的势力。仔细回顾那些文革中被迫害的对象,无一不是那种有思想或能力造反的知识分子、领导干部、以及“前朝余孽”。毛要消灭一批对自己最有威胁的人,并通过无逻辑滥斗产生的广泛恐惧来震慑和驯服其余所有人。

今天习的处境与1966年的毛有几分相似:外有欧美在规则与人权上步步紧逼,内有错误决策导致经济的放缓,在反腐运动中利益受损的党内反习势力,以及在高房价、“低人权优势”所长期累积的社会矛盾…… 那么现在动员长在习时代的小粉红和被世界工厂压榨的弱势年轻打工人,以第二次文革的形式斗争觉醒的一亿【韩寒们】,进而用群众斗群众的恐惧来消除中产阶级民主化诉求对绝对权力的威胁,似乎便是顺理成章的了。

==小结==:面对有自由化诉求的亿万【韩寒们】以及反腐运动中催生出的党内反习势力,习已经发动二次文革,通过马列极左仇恨思潮动员00后小将和年轻打工人,对付亿万【韩寒们】,并通过运动用习家军替换非习派系,巩固自己的极权统治。为解除权力威胁,单将【韩寒们】噤声是不够的,必会像毛式文革一样,用真实恐惧和背叛来彻底扭曲和驯服【韩寒们】的灵魂。

和平年代成长的人习惯用发展的逻辑来理解世界,但权力中人显然更习惯于政治的逻辑。世界上许多平时看来荒谬的事,一旦切换到权力的逻辑,就能弄明白了。

下一节:路线斗争背后的权力攻守战

1 Like

我一直被支乎众傻逼腊左恶心到认为二次文革真的要来了。不过我现在的想法有点变了。

你说得很对,文革的目的不是某种文化,而是号召底层人清除腊肉下面对它有威胁的官僚和小资产阶级。

然而,现在的文革最多只是党内的个人集权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出现的倾向,并不大可能真的做到。

改开受益的权贵不会同意,中产阶级不会同意。

而底层人,就算有这个想法,也只会上网发牢骚,不会真这么做,一是因为腊肉当时夺权是自下而上的革命,对基层的控制力比现在强太多,所以它有这个能力号召大家定向发疯。而再穷的人如果没有强制,也都是敢怒不敢言,不敢冒险去批斗人。除非像古人因为饥荒活不下去了,但工业化的现代不太可能到那种程度。

二是因为,现代比当年发达很多,中产及以上的人不仅人数变多,占据的资源也多,自上而下的完全清理不大可能。更重要的是腊肉夺权就已经把中产阶级先搞定了,49-66年根本不可能长出之前民国以及现在这种规模的资产阶级,所以腊肉搞文革的难度比现在低很多。

这个我倒不是太认同。经济放缓是劳动力价格上涨,而自己的生产力却因为一天到晚剽窃和腐败完全就没怎么进步,是必然的。然而,从2012到现在,经济下滑的趋势是有,但还没我想得那么明显,我个人认为2012年之后就开始大幅度降准,于是杠杆率提升,强行创造新的信贷扩张周期,让泡沫越来越大,却又能够通过制度来压制而不破裂,所以现在的gdp增速下降得没那么快。所以,决策是错误的,但反倒不是增速放缓的原因,却是定向防水失败,导致高房价的原因。而低人权优势,我觉得更多的是劳动力价格优势,这个在每个国家发展初期都会有。

1 Like

街乡吹哨 部门报到 ——北京以党建引领破解城市基层治理“最后一公里”难题
http://www.12371.cn/2019/07/18/ARTI1563416799243226.shtml

正在一步步扩大动员,下放执法权限,群众斗群众。

中产阶级是最不可能闹革命的,他们是最安于现状的一批人。
二次文革?别逗了谁最怕文革,你好好思考一下,怎么可能会选择发动。

执法权不是给的群众,确切说是乡贤,地方豪强,什么的,这才是麻烦的,很可能某些地方退回民国。

不过看样子你是沉船派估计你会觉得“怎么会对我突然这么有利?你个左人白痴”感到迷惑,觉得我在扯淡,但是这一波算是你们反贼赢了。但是你们由于知识匮乏甚至根本看不出问题还以为是发动群众。。。。。。。。。。。。怎么说呢?我文明人不骂人

现在你们发一帖到底多少钱?没别的意思,了解一下行情。

1 Like

我知道很多干你们这个工作的都是没什么背景的普通人,以前俺也在体制内待过,都有这方面任务的可以理解。俺也不打算为难你,你怎么能尽快完成任务就怎么来,多留点时间干点别的。

@jiucai

这个感觉反而和乌坎模式有点像,是完善基层民主的;而文革不是下降执法权限,是把执法权限抓在中央,以致控制下面可以胡作非为。两个是相反的,这个其实是好事。

当然,一看就又是口惠而实不至那种。

乌坎模式的核心是权力的赋予靠基层选举,基层权力对基层选民负责。现在的执法权下放是革委会的模式,仍然是对上负责,减轻上级部门的负担。执法权是下放到网格化维稳体系的机构,而不是地方乡贤、豪强。乡贤治理只是停留在理论讨论阶段,而且现在提得越来越少了,当初只是为了掩盖农村基层权力失控的现状。过去三十年,很多农村实际是村霸治理,某人花钱买个村支书,然后全家升天、横行乡里这种事情多了。现在农村也有很多利益,村办企业或者郊区卖土地搞房地产这些都是很大的利益。实际用大学生村官、扶贫就是为了增强中共体制对基层的控制力。

1 Like

自费,你别被害妄想症了,真要干五毛拿钱那都得是大论坛,真要拿五毛能混的美分,粉红精日都围攻我得来这种阴沟发言?

看你辛苦跳脚到处挑事挺累的。人最怕的是识不清自己的身份,自己做稳了奴才,却又看不起不愿为奴的人,还质问,为什么你不跟我一起做奴隶?

一般来说对你这种的五毛或者粉红,十几年前就已经懒得搭理了。现在和你好好说话,一是劝你别再骚扰别人,二是隔了这么多年,感觉到了不警醒一下你们不行的时候,希望你最好认清自己的身份。我能理解为了养家,又不想干苦活,所以为了赚取那点微薄的工资的行为,也理解你出身限制,导致需要用空泛的爱国来实现人生价值和寻去政治阶级提升的行为。一般你们这些人只要不是做得过火,只是官宣的话,我是不会来撕破你们脸皮的,如果你们能提升下自己知识水平,再来辩论也非常欢迎。所以希望你能懂得自重自爱。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