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到塔利班?

感觉他们很有前途。在经过多方信息比对(主要是法国和伊朗土耳其的新闻)之后我得出一个结论,塔利班在阿富汗农村地区支持率已经超过百分之90了城市也过半了。且良好的传统可以帮助他们抵挡毒品全球化的浪潮,外加新任塔利班领导的务实作风,感觉阿富汗要起飞。

因为在知乎提问被删除了所以来这看看诸位资深民间政治家怎么看。

炸毁巴米扬大佛的恐怖组织,塔利班成员跟支持他的平民都应该被核弹炸平。

1 Like

不知道啥意思,塔軍是正義的?

恕我直言,恐怖組織就是恐怖組織。

屠殺平民、轄制婦女是甚麼東西。

2 Likes

既然楼猪喜欢恐怖组织的国家,为什么不移民过去?

1 Like

塔利班和其“国家”可能会起飞,但屁民一定会受苦。

1 Like

你這樣對你的妻子的話,你大概會一世單身。

1 Like

那好,就按你的心意去行吧。

聖經的教訓是你妻子是你的身子,同時也是和你一同受恩的獨立個體,你如果喜歡作賤自己的身體,把你的姐妹當作奴僕,就隨便你。

这个帖子中回答的质量极高:

总而言之,塔利班是一种比较自发的自然秩序(虽然因为当地文化落后,是一个相当低质量的自然秩序)。而阿富汗政府是外部强制制造的人造秩序。

塔利班和 IS 那种基本不得民心,「革命分子」制造的新型极端主义运动本质上很不同。

用deepl翻译:

这背后有多种原因(除了阿富汗政府的腐败之外)。

首先,塔利班不是什么试图在阿富汗立足的外国运动,它是一个主要由普什图地区(主要民族之一)形成的准基层组织。在塔利班形成之前,阿富汗是由多个军阀和派别管理的。你可以同意/不同意他们对伊斯兰教法的实施,但在塔利班控制的地区,人们看到犯罪和腐败的整体下降,更重要的是,日常生活的稳定性和可预测性大大增加。塔利班确实利用了外国战士,但该运动仍被视为由普什图人控制的普什图运动,而不是外国运动。这与人们认为阿富汗国民军由外国控制的看法不同。

其次,(现在的)阿富汗政府在很大程度上是以西方民主国家为模式。这种模式不一定适合非常复杂的部落、部族和民族社会结构。塔利班的政治体系完全基于对这些结构的管理,而不是无视它们。

第三,阿富汗政府从来没有100%控制过阿富汗。如果它有控制权,它可能会试图将塔利班纳入正式政府。然而,直到2010年代中期为时已晚,美国政府都不能接受这一点。通过排除塔利班,政府有效地排除了约30%的直接人口和在政治上支持他们的人,尽管他们不是塔利班的直接成员。当美国意识到根本没有军事选择的时候,已经可以修正这一点了,塔利班已经重新获得了势头,并意识到他们可以夺回整个国家。阿富汗并不完全是普什图人,也不是所有民族都支持塔利班。你还会发现,在人们希望拥有的社会类型方面,有一些农村与城市的差异。然而,如果不与该国如此庞大和强大的部分达成协议和妥协,就很难实现基于军事的解决方案,因为他们的战斗意志已经/将跨越多代人。

"同时,奥巴马政府/北约领导层逐渐相信,对塔利班的军事斗争不是解决办法[...]。[......],政府/北约允许卡尔扎伊政府启动与塔利班指挥官的会谈,为他们前往考布尔提供便利[......]。Indurthy, R. (2011). 奥巴马政府在阿富汗的战略。国际世界和平杂志,28(3),7-52。2021年8月18日检索,来自http://www.jstor.org/stable/23266718

第四,阿富汗塔利班通过巴基斯坦情报部门获得大量外国支持。这方面的原因很简单。巴基斯坦认为其主要威胁是印度。因此,它希望将其所有的部队和军事单位置于与印度边境的任何潜在战争或冲突中。它根本不可能冒险在多个边界上分割其防御,或者(更糟糕的是)来自巴基斯坦塔利班的国内威胁。当看到巴基斯坦自己在对抗巴基斯坦塔利班时遭受的大量伤亡时,这可能造成的潜在破坏的证据就很清楚了。总而言之,巴基斯坦与塔利班保持良好的关系是完全合理的。

最后,阿富汗真的是一个国家的身份吗?它的边界是为全球战略区域划定的,而不是基于现有的国家身份。打个比方,人们愿意为欧盟冒生命危险吗?可能没有那么多,但是很多人愿意为意大利、西班牙、德国等冒生命危险。在阿富汗,身份是复杂的,但作为一个局外人,似乎并没有什么国家身份可以让人们为之冒生命危险。可能是巧合,但你会在前大英帝国的许多地区发现这个问题,在这些地区,国界线的划分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因此,放弃阿富汗国民军并不可耻。

然而,就部落、宗族或家庭而言,荣誉是一个非常严肃的话题。它是人们绝对会为之战斗和死亡的东西(不仅仅是在这个特定的冲突方面)。如果任何/所有这些社会结构都支持塔利班,在他们的文化中,简单地放弃战斗或表现出怯懦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通常情况下,一个单位的几个成员可能有关系。因此,塔利班战士在冲突中的行为和表现有很大的影响。

塔利班是老川大棋效果是多層次 ds曾經工具就洗腦納稅人錢兜圈又進自己口袋 巴列維王朝之前還是不錯 伊斯蘭被滲透 恐怖起源是法蘭西革命 不過塔也不是沒搞過恐怖 ds把中東拆七零八落搞各種無用協議自己撈錢

很好的说法。
现在看塔利班搞的是酋长国,很多知乎和b站的小粉红个个表示——“我们被塔铁骗了”贼尴尬。
塔利班很机智的知道阿富汗需要什么制度,酋长国制度虽然很落后很封建,查资料貌似类似商周时期的制度,天子(埃米尔)带领一堆自治权很大的国王统治阿富汗,这对于阿富汗也挺好的即使这个周天子(塔利班)很极端估计下头的诸侯依旧可以根据自己本地的实际情况该干啥干啥,不会一起抽风。随着几个酋长(诸侯)因为世俗化现代化变强最后周天子将选择要么一样走现代化进步变强要么被崛起的诸侯击败,改超换代,无论怎样未来都会进步

是的,其实在大城市之外,塔利班是基本没啥执法能力的(你想想连新闻社都没有的组织能有什么中心化控制国家的能力?),「极端伊斯兰主义」的那套也行不通,完全放任各村自治。反而是美国扶持的阿富汗政府恰恰因为比较现代,有组织力,所以会出现中央政府指派的贪官到处剥削。

这个和 IS 那种组织确实也不一样。IS 虽然打着返回伊斯兰传统的旗号,从宣传到方法其实都是20世纪极权主义政党(纳粹、苏共)的套路,非常善于利用现代科技进行统治。

这就比较复杂了,其实我正好最近在写一篇博文探讨中世纪秩序。只把我的论点扔到这里,现在没时间详细说论据:

  • 欧洲的中世纪秩序是相当特殊的稳定、国际化、互联,又在权力上高度去中心化的文明。分裂的中世纪在文化交流和市场交易的整合程度,其实是高于同时代的统一中国的,并且形成一个统一的文明(即拉丁基督教文明 Latin Christendom)。「黑暗中世纪」完全是一个后世的抹黑,基本已经在20世纪这种说法被推翻了,只是中文圈这方面的认识不多。
  • 因此,欧洲中世纪不能和东方仅仅因为技术落后无法中心化的社会相提并论。姨学这方面是完全错误的。欧洲中世纪去中心化的成功恰恰因为两方面「先进」:
    • 对习惯法的极度尊重,政治权力永远在法律之下,而法律必须是「古老+正义」。实际上中世纪没有人有正当的立法权,君主治理的方式在现代最接近法官而非政治领袖。即使是暴君或想搞社会改造的君主,也要想方设法把他的作为包装成「整理」「解释」法律,而不是发明新的法律。这有点类似现代的暴君也要包装成民主——若现代政治的底线是「主权在民」,中世纪的底线是「习惯法至上,没人有主权」。
    • 防御性军事科技(如城墙、城堡)与对人数要求低的军事策略(如穿戴先进盔甲的贵族骑士「特种部队」)相当先进,军事中「人海战术」变为无用。这直接导致小国可以独立、并且像拿破仑那种通过抓壮丁+人海战术进行扩张性战争极度不划算。

我自己心目中,互联网的理想状态就是欧洲中世纪:科技先进、极高的互联性与国际性,但治理上去中心化,无人有随意定规则的主权。互联网也是现代世界中最接近中世纪秩序的领域——已经达到了虽然全球联通,并不依赖某种全球政治帝国的中心化治理。中世纪实际上启示的是一种更先进的,去中心化全球化的模式,与罗马帝国那种中心化全球化形成鲜明对比。

关于巴别塔,我确实认同历史中各种政治强权对中心化、「统一」的渴望反映的是同一种邪恶倾向。

简单回复,因为我博文中会部分提到这些。

  • 我说的中世纪秩序不包括拜占庭,也不包括基辅罗斯等东欧地区。东欧并没有形成像西欧的西方基督教+日耳曼传统结合的稳定去中心化秩序,而经常形成有点「中式」的治乱循环。拜占庭更就是(东)罗马帝国,并没有经历西欧那种政治文化的剧变。
  • 罗马法是中世纪晚期才开始流行的,之前欧陆也是习惯法,而且比英国更加注重传统。神罗在鼎盛时期(1100-1300左右)的法律体系就是这种习惯法精神顶峰造极的成就,内部分封的边界乱到像拼图,却在没有中央执法体系的情况下有稳定的「国际法」来避免无意义的战乱。
  • 英国其实是中世纪中西欧最中心化的国家之一,而且来源并不是什么本地人联合制约国王——英国的宪政体系基本都是贵族制约国王,而贵族和国王都是诺曼人,都不是本地人。这种中心化的形成完全是因为英国的体系是基于征服战争的,William the Conqueror征服了英国就宣称所有的土地是他的,随意分封。当然分封的方式就是怎么最方便管理怎么分封,甚至有「领主下面不能再分封领主,所有贵族必须是国王的直接封臣」这种实际上完全脱离了所谓封建制的严格规定。
  • 关于市场交易,我是认同「现代资本主义起源于中世纪」这个流派的。论据很多就不多说了,但是简而言之,运输不易的农产品之外各种商品都进行相当广范围的交易,而且到中世纪中期之后就已经形成相当复杂的国际金融系统。确实这些国际金融系统基本都是意大利城邦的商人创办的,但是全欧洲都有分支,全欧洲的商人都使用这种服务。
  • 关于农奴,所谓的农奴(serf)其实在中世纪绝大时期都是有相当大的自由度的,农奴和农场主的关系是类似农场主和他的领主的关系。农奴真的「奴隶化」(比如不让搬家,地租剧烈增高)是黑死病之后中世纪秩序开始土崩瓦解之后才出现的,而即时那时,西欧的农奴仍然享受比奥斯曼帝国、俄罗斯等东方帝国的农奴高的多的自由度。

中世纪实际的历史确实和「流行文化历史」或「中文维基百科历史」出入非常大。原因很多,包括

  • 大英帝国的扩张导致世界范围流行「以英国为中心的史观」,而英国恰恰是西欧中世纪体系的一个例外。比如仍然很多人对「封建」的理解是「国王理论上拥有所有土地的产权,然后租给贵族」,而这只在英国成立。
  • 文艺复兴、启蒙运动等各种政治、文化思想的背景是对中世纪秩序崩溃时乱象的剧烈反弹(比如战乱不断就导致对中心化帝国的渴望,对罗马帝国制度的崇拜),而这些作者对他们眼中的中世纪的批评让后世对于整个1000年的中世纪产生极大的偏见

我推荐这本书介绍中世纪的法律体系: Kingship and Law in the Middle Ages

可以說恢復巴列維之前時期 沒ds奧巴驢等滲透穆斯林(世俗派)都不黑現在都是被洗腦原教旨穆斯林 大衝突是沒最多民族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