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述東正教會

基督教主要分爲
 • 正教會(英文:Orthodox Church),
 • 公教會(Catholic Church),也就是「天主教會」,與
 • 新教會(Protestant Churches)
三大宗派。

其中新教會、公教會均承襲羅馬公教會的傳統,在羅馬帝國時期至近代前,主要分布於西羅馬,亦即西歐,統稱爲「西方教會」。

 • 正全教會(Orthodox Catholic Church),亦即「東正教會」(Eastern Orthodox Church),
 • 東正教會(Oriental Orthodox Church),亦即「東方正統教會」,
 • 東方教會(Nestorius),與
 • 一些異端教會,
在羅馬帝國時期至近代前,主要分布於東羅馬、非洲、與東羅馬以東,包括東歐、南歐、中東、非洲、亞洲,統稱爲「東方教會」。

東方教會中,
 • Nestorius 否認基督爲神人一體、一位,認爲基督是神,耶穌是人,兩者共用一個身體,但是兩位人,不是一位人,有違《尼西亞信經》關於「進入肉身,成為人」的教導。東方教會(Nestorius)因此拒絕承認以弗所公會議(第三次公會議),與教會分裂。東方教會(Nestorius)後期產生了符合《尼西亞信經》基督神人二性一位論的神學思想。
 • 正全教會與東正教會(Oriental)均承認《尼西亞信經》的基督神人二性一位論,但表述有別。因誤會,拒絕承認迦克墩公會議(第四次公會議),與教會分裂。

參見:Wikipedia基督教派別樹狀圖

正全教會與東正教會(Oriental)統稱爲「正教會」。本文的主題爲正全教會,即東正教會(Eastern)。

不定期更新。

2 Likes

东正教会的斋戒

不同的人对斋戒的理解不同。正教会通常认为斋戒的意义包括(但不限於,以下是我所理解的):
 • 在斋戒期间虚己,舍去世俗的忧虑、对物质的依赖,专注于祈祷、信仰、自己的灵魂。将花在饮食、休眠的时间花在祈祷上。
 • 认识自己的软弱、无能,对食物、物质、世俗的依赖。
 • 通过饥饿、睡意提醒自己祷告。将间歇、不断的饥饿、睡意当作祈祷的「时钟」、「闹铃」。

斋期
主诞,圣 Philip 斋期 — 11-15 至 12-24
奶油周,戒肉期 — 终审主日后的周二至奶油主日
四旬期和圣周 — 四旬期的第一个周二至大圣周七
使徒斋期(Peter 和 Paul) — 06-11 至 06-28
入眠斋期(生神母) — 08-01 至 08-14

无斋周
主诞后庆至神显夜 — 12-25 至 01-04
税吏和法利赛人主日后的一周 — 《四旬三歌经》的第二周
光明周 — 复活日后的一周至圣 Thomas 主日
三一周 — 五旬日后的一周至众圣主日前的周七

斋日
无斋周以外的周四和周六(一些修道院也包括周二)
神显夜 — 01-05
施浸礼者圣若安斩首日 — 08-29
举十字架日 — 09-14

1 年平均约 365.24 日
斋期 127 日
无斋周 32 日
斋日平均约 58.64 日

斋日平均共约 185.64 日,占 1 年的 50.8%。

大多数斋日戒肉、蛋、乳、乳品、鱼、油、与酒。
部分斋日戒肉、蛋、乳、乳品,或与鱼,或与油、酒,或与鱼、油、酒。
奶油周戒肉,允许蛋与乳品。
无斋日不应斋戒。
其余日期无需斋戒。

在实际生活中,多数东正教徒并不严格地斋戒,而是在司祭的指导下,根据身心状态,和工作、生活需要,较宽松地斋戒。我们「不在律法之下,而是在恩典之下」(Romans 6:14)。

仅概括、摘要,具体细节不多赘述。

摘、译自 Orthodox daily prayers. Prayers before sleep. 3rd prayer, to the Holy Spirit. [《正教会日常祈祷文》,「睡前祈祷」,「第 3 篇祈祷,致圣灵」。]

O Lord, Heavenly King, Comforter, and Spirit of Truth, show compassion and have mercy on me, thy sinful servant! Absolve me, who am unworthy. Forgive all the sins I have committed this day, both in my humanity and my inhumanity, behaving worse than beasts in sins voluntary and involuntary, known and unknown, whether from my youth, and from evil suggestions; or whether from brazenness and despondency. If I have sworn by thy Name, or blasphemed it in thought; if I have grieved anyone or become angered by something; or have slandered, or saddened anyone in my anger; or have lied or slept unnecessarily; or a beggar has come to me, and I have despised him; or have saddened my brother or quarrelled with him; or have judged someone; or have allowed myself to become haughty, proud, or angry; or, when standing in prayer, my mind had been distracted by the wickedness of this world; or have entertained depraved thoughts; or have over-eaten, over-drunk, or laughed frivolously; or have had evil thoughts or seen the beauty of another, and been wounded thereby in my heart; or have spoken inappropriately; or have laughed at my brother’s sins, when my own transgressions are countless; or have been neglectful of prayer; or have done any other wrong that I do not remember; for all of this and more than this have I done; have mercy, O Master, my Creator, on me, thy despondent and unworthy servant! Absolve, remit, and forgive me in thy goodness and love for mankind, that I, who am prodigal, sinful, and wretched, may lie down in peace, and find sleep and rest. And I shall worship, hymn, and glorify thy most honourable Name, together with the Father, and his only-begotten Son, now and ever, and unto ages of ages. Amen.

主、天上的王、抚慰者、真理的灵,怜悯、施恩于我,你有罪的仆人!宽恕我,虽然我不配。赦免我今日,在人性与非人性中,犯的所有罪。有意与无意、知晓与未知,或在年轻时或邪恶的建议下,或因无耻或沮丧,我在罪中的行为比野兽更恶。若我以你的名起誓,或在思想中亵渎你的名;若我使他人悲伤,或因某事、某物发怒;或诽谤,或在愤怒中使他人伤心;或不必要地歇息或睡觉;或有乞丐找到我,而我鄙视他;或使我的兄弟伤心,或与他争吵;或论断他人;或放任自己的傲慢、自负或愤怒;或站立祈祷时,我因此世界的恶而分心;或怀有堕落的思想;或暴食、暴饮或轻薄地大笑;或对他人起恶念,或见他人的美貌,因而心灵受伤害;或说不适当的话;或嘲笑我兄弟的罪,虽然我自己的罪过无数;或疏忽祈祷;或犯下其他我不记得的过错;因为我犯了所有且超过这些的罪;主、我的创造者,施恩于我,你沮丧与不配的仆人!宽恕、缓解、赦免我,因为你为善而爱人。使浪费、罪恶、悲惨的我,可以在平安中躺下,并得到睡眠和休息。我必敬拜、歌颂并赞美你至崇高的名,以及父和他独生的子,今与永久,而至世世。阿门。

以上的翻译,其实一些语句我不是很肯定。英文原文的标点符号与我编辑、发布的有些不同,有些地方难以理解。或许我的标点对您来说同样难以理解。

  1. ‘or slandered or saddened anyone in my anger’ 可解作「在愤怒中诽谤或使他人伤心」,或「诽谤,或在愤怒中使他人伤心」。
  2. ‘or have lied, or slept unnecessarily’ 中,lie 可解作「躺下」或「撒谎」。此言可解作「不必要地躺下或睡觉」,或「撒谎,或不必要地睡觉」。
  3. ‘or have had evil thoughts or seen the beauty of another and been wounded thereby in my heart’ 可解作「怀有恶念,或见他人之美而心灵受伤害」,或「对他人起恶念或见他人之美,而心灵受伤害」。可能指色情的恶念。

说起来,正教会的祈祷实在蛮有趣的。晚上,为所有我已犯与夜间将犯的罪,祈求 神 赦免、施恩、保守。早上,感谢 神 没有在我睡眠之时,将我这个罪人与我的罪,一同毁灭。


英语称呼 神 的第二人称代词,要么是 you,要么是 thou。华语称呼 神 的第二人称代词,要么是「你」,要么是「祢」,日常中,则要么是「你」,要么是「您」。在我看來,「祢」为示部,比「你」甚至「您」都恭敬許多。所以很久我都以为,thou 是尊称,相当于「您」。但实际上,在中古和近代英语中,thou 用于称呼下级、晚辈;you 用于称呼长辈、上级,才是尊称。

例如,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以二种第二人称代词的分别,显示剧中人物地位、心理的变化。​夏洛克最初谦卑,称 you。后来以为自己胜利,竟「大胆、冒昧」地称呼基督徒为 thou。最后失去了一切,才再次卑微地称 you

古英语(Old English)中,thou 是单数主格,thee 是单数宾格,ye 是复数主格,you 是复数宾格。thouyoutheeye,发音、拼写类似,但数、格却均相反。1300 多年开始,中古英语(Middle English)受法语影响,复数的 ye,逐渐成为第二人称单数的尊称。后来,you 取代 ye 成为单数尊称。you 本来是复数宾格,因为用作单数敬语,现在成为普通的,单数、复数共同的主格,不是敬语。敬语失去敬意,成为普通的词汇,这有点类似日语的「敬意逓減の法則」。

《圣经》的英文译本,KJV (1611),成书于中古英语之后,近代英语(Early Modern English)时期。KJV 却按照古英文的传统,使用 ​thou, thee 为单数,ye, you 为复数。

现在,有些英语的祈祷、礼仪,称呼 神 为 thou,应该是受 KJV 与英国(Anglican)教会传统的影响,而非刻意使用平称、回避尊称。不过,意大利语、法语、德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苏格兰盖尔语等语言,均以更亲近、通俗,而非尊敬、正式的第二人称代词称呼 神。

说起来,东正教相较之下似乎更看重"Godfather"这个职位,了解"Church father"时注意到的。

教父(godfather)不是职位,就是洗礼时,父母选一个信得过的教友当教父。具体重要性我不是很了解,但名义上,教父有教导受洗礼的那个人(教子?)教理教义,守护、帮助其坚定信仰的责任。

Church father 是教会早期的一些神学家,同样翻译为「教父」。

此外,司祭,天主教的司铎,相当于新教会的牧师,亦即祭司,又称神父,与教父(godfather)、教父(Church Father)均有别。「神父」只是华文词汇,英文 godfather 不是神父,是教父。

我记得东正教承认教皇的权威,因为使徒只创立了一个教会,天主教会。对吧?(天主教新手,还未受洗)

早期教会有五个宗主教区(教省):耶路撒冷、安提阿、亚历山大港、君士坦丁堡、罗马。

其中,罗马、亚历山大的宗主教先后被尊称为「教宗」(Pope)。除了罗马宗主教区,安提阿宗主教区也是圣彼得(伯多禄)建立的。亚历山大宗主教区是圣马克(马尔谷),不是圣彼得建立的。

在五个宗主教间,罗马最受尊敬,地位最高。亚历山大次之。君士坦丁堡次之。但所有宗主教的权力相等。就我了解,甚至所有主教权力都相等,因为早期教会,以全体主教的会议、公会议作出决定,教宗、宗主教都没有凌驾于其他主教、会议之上,最高的决策的权力;是会议制(英文:conciliarity),没有所谓的教宗至上论

权威我想一部分是权力,一部分是威望、影响力。罗马、亚历山大、君士坦丁堡荣誉、尊崇、地位最高,但影响力与职位(宗主教)有关,也与个人有关。有些教宗、宗主教是异端,被谴责,自然没有权威。

罗马教宗之所以发明教宗至上论,也与他的权威不足有关。当时西欧很多国王、君主都干涉教会内政,罗马公教会内忧外患,罗马教宗才起草、发布了《教宗训令》(拉丁文:Dictatus Papae),试图增加、扩大自己的权威。事实证明,他们成功了。

天主教会英文、拉丁文叫 Catholic Church, Ecclesia Catholica。Catholic, Catholica 词源为希腊文 καθολικός,本义为「完全,完整」,在拉丁文中发展出「普世,公」的意思。所以我倾向于按照拉丁文,称天主教会为「公教会」。

东正教会正式名为「正全教会」(英文:Orthodox Catholic Church)。「全」与「公教会」的「公」是同一字。

早期教会没有公教会、正教会之分,就是独一、神圣、完全、受差遣的教会

五个宗主教区中,
 • 耶路撒冷、安提阿、君士坦丁堡就是日后的东正教会(Eastern)。
 • 亚历山大就是日后的东正教会(Oriental)。
 • 罗马就是日后的公教会(天主教会)。
亦即,四个宗主教区都是正教会。

主元 1714 年,俄罗斯沙皇彼得一世派遣东正教会大司祭伊拉里昂‧列扎伊斯基,带领其他 7 位神职人员,组成一个传道团,前往北京。1715–1716 年,传道团抵达北京,即第 1 届东正教北京传道团。

东正教北京传道团共 18 届,历时 200 年。首领为大司祭。传道团成员包括司祭、辅祭、教堂辅助人员、留学生、医生、画家、学者等人。大司祭、司祭、辅祭均为修士。

在 200 年的历史中,传道团兢兢业业、夙夜匪懈、辛勤不缀、鞠躬尽瘁、克己奉公、积极传道,将正教、正信、真理、真光传到了中国。

18 届传道团共有:

1 位司祭自杀。

2 位大司祭、1 位司祭、3 位留学生饮酒过量死亡。

1 位大司祭被指疏于管理教会事务。

第 8 届传道团大司祭索夫罗尼‧格里鲍夫斯基,在中国 13 年后,对华语和满语一无所知。

4 位大司祭盗用传道团公款、公物。1 位大司祭向中国人放高利贷。

2 位大司祭为英法联军提供情报。2 位大司祭为俄罗斯搜集情报。2 位大司祭代表俄罗斯与清朝谈判。1 位医生为俄罗斯起草条约。1 位辅祭后任俄罗斯外交官。1 位大司祭因没有成功搜集情报受降职处分。1 位大司祭获得俄罗斯政府 2000 银卢比奖金。1 位大司祭获得俄罗斯政府 1500 银卢比奖金。

第 3 届传道团大司祭伊拉里昂・特鲁索夫的下属投书俄罗斯控告伊拉里昂,指伊拉里昂「传着女人的衣服在修道院里走来走去,自称是处女,还做了许多其他的恶作剧」。

1 位大司祭诬陷他人。

第 7 届传道团下级神职人员反对大司祭约阿基姆‧希什科夫斯基。

第 11 届传道团大司祭维尼阿明‧莫拉契维奇为人专横。传道团内部关系因此不和。成员帕维尔‧库尔梁德采夫、阿列克赛‧伊万诺维奇‧科万尼科先后返回俄罗斯。

7 位主教拒绝北京传道团大司祭的任命。1 位大司祭不满北京传道团大司祭的任命。

1 位主教、1 位大司祭积极传道。

200 余位东正教徒、1 位司祭、数位教堂辅助人员被义和团杀害。

传道团北馆、俄罗斯墓地,张家口、北戴河等地的教堂和小教堂被义和团毁坏。

1 位主教反抗苏联政府对教会的控制。

1 位主教出资支持反攻俄罗斯。

1917 年 10 月,俄罗斯帝国覆灭。东正教北京传道团改组为东正教北京总会、中华正教会。

参考资料:Wikipedia东正教北京传道团

不知道 Wikipedia 此条目是否可靠,但身为东正教会的一名信徒,我实在感到很失望。当然,还是有借口可以为俄罗斯东正教会辩护。1700 年,沙皇彼得一世开始实行「基督教俄国化」,建立「至圣治理会议」,控制俄罗斯东正教会(参见「司提反 (雅沃尔斯基)」条目)。当年纳粹德国也是以同样的办法,宗教管制、言论管制、新闻管制,建立 Positive Christianity,「积极基督教」。

公教会丑闻缠身。新教会派系众多,良莠不一。东正教会也没有独善其身,也不是一个神圣、纯洁的教会——我们所有人离神圣、纯洁都远着呢。

从东正教会斋戒的传统和祈祷文中,可以看出东正教徒的追求,和道德、信仰的标准。

东正教北京传道团的大司祭、司祭、辅祭均为修士。基督教的修士大致相当于佛教的和尚。

平信徒一年斋戒平均约 185.64 日(50.8%)。大多数斋日戒肉、蛋、乳、乳品、鱼、油、与酒,只允许未烹饪或煮的蔬菜、干面包、干果、水果、水、果汁、茶等。修士对自我的要求、对信仰的奉献只应更甚。

但东正教北京传道团的这些修士做出来的事,实在令人瞠目结舌。哪怕是一个平信徒,这都是无法接受、很严重的罪。

不仅是上世纪,近三四十年内,希腊正教会美国大主教区,揭露多起财务腐败事件。承袭俄罗斯传统的美洲正教会,有一位主教盜用公款,一位主教被指控性侵兒童。

但我们又岂不是「罪人之首」(提摩太前书 1:15)呢?


前段时间,我第一次听说了一种理论。

一直以来,我以为基督教对于死后的观点就是通常认为的、几乎 stereotype 刻板印象般的「天堂、地狱」。「信耶稣,升天堂,得永生」。后来我才想起,《信经》里早已被我忘记的「我信身体复活」。但我还是以为,信徒死后,灵魂升入天堂。等到基督再临,才会肉身、灵魂一起复活,永生,与 神 同在。

直到最近,一位老师为我指点迷津。

哥林多后书 5:10「因为我们众人必须站在基督审判台前受审,为使各人按着本身所行的,或善或恶受报。」

如哥林多后书 5:10 等经文所述,基督再临之时,所有人都要受审判,就是最后的审判。如果死后,信徒就上天堂,非信徒就下地狱,等待复活,那复活后的审判还有什么意义?所有人已经知道审判的结果,自己是不是真的信徒,有没有得救了。

所以我认为,死后,除了少数圣徒,或许灵魂或肉身得以与 神 同在(如被 神 接走的以诺),其余的多数人,无论是信徒还是非信徒,都像财主和拉萨路一样,在阴间等待复活、与复活后的审判。

在《圣经》的英文和中文译本中,义为「阴间、冥间」的希腊文 hades、sheol,义为「地狱」的 gehenna 等词,统统被翻译为 'hell',「地狱」。或许这也是导致通常认为的「天堂、地狱」理解的一部分因素。

而在上述的另一种理解下,一个人是否真的信徒,得救与否,在阴间等待复活、审判时都是未知的。只有 神 知道人心里所想的。我想我们也知道自己的心,但 神 审判的具体的标准、时间,神 会对谁施恩,都是未知的。

我陷入了这样一种迷茫:罗马帝国归信基督教以前,多少人背弃了基督信仰?如果今天基督教被迫害,想必大多数人也会背弃信仰吧。这样的信仰是真的信仰吗?这样也算「信耶稣」,也能「得永生」吗?多么坚定、真挚的信仰才足够我们因信称义呢?我们「向着标竿直跑」(腓立比书 3:14),但标竿在哪?这难道是一场没有终点的马拉松吗?

或许天国的门的确是窄的吧。但我们岂是没有标竿、没有目标的呢?神 早已赐给我们惟一的标准,就是主耶稣基督。我们应当效仿的,无非主耶稣基督的榜样。神 是永恒、无限,所以信仰之路,通往天国、通向 神 之梯,也是无尽的。但这不是西西弗斯之石,这没有迷茫。只有确切,只有坚定,只有向着标竿直跑。只有相信,只有喜乐,只有盼望。

正如 The Chronicles of Narnia,《纳尼亚传奇》最后一章、最后一段描写的:

Now at last they were beginning Chapter One of the Great Story which no one on earth has read: which goes on for ever: in which every chapter is better than the one before.

现在,他们终于展开了那伟大故事的第一章。这故事世上没有人读过,延续永久,且其中的每一篇章都比先前的更美妙。

道成肉,我成神。主所赐给我们的(子),正是我们向主献上的(祭)。

这就是我们的信仰与希望。

教会是罪人的医院,不是圣人的博物馆。还有,说到东正教会最好把苏联(无神论邪教国家)拿着虚假的罪名迫害教会以及为了他们的统治谋杀义人的事也说下。

还有他们崇拜的可憎偶像

我当然知道这个道理。我们基督徒,自然敢于直面、承认自己与教会的罪恶、过错。正是因为认识到自己的罪恶、世界的堕落,我们才虚己、效仿基督的榜样、祈求神的恩典与帮助。

不过,前面 3 篇关于斋戒、祈祷、东正教北京传道团的文章,都是为了 9 楼关于信仰、审判、救赎的文章铺垫来着。

苏联自然罪孽深重,但是在学习上面的历史时,我发现沙俄也很坏,随意干涉教会内政,大搞「俄罗斯基督教三自爱国会」「基督教俄国化」——这些都是沙俄干的「好事」。

另外推荐 r/Catholicism
这是我在我在reddit上所见过的最虔诚,最理性,最凭事实,最不凭感觉良好定义与不义,最谦卑真诚的sub。在这个sub上我看过最喜欢一句话即使全人类错了,错的也仍然是错的。在现在西方世俗人士仍由他们的社会中的社会问题发生并且不积极解决(仅仅因为全人类的国家都会发生),而因他们的冷漠被损害谋杀的他们也照样不冷不热(除非这有可能发生在他们身上),打着人权的名义放任罪犯让别人被谋杀,反对有心跳的婴儿是人(即使这直接并且确实反对了他们常常用来撕咬他们不同意的人的科学),为了方便他们滥交(并以极其残忍的方式(不亚于苏联中国人日本人纳粹谋杀人的方式残忍)杀死婴儿)。
还有大多数世俗主义者都不会重视真相大于他们的议程(wiki也一样,就拿英文wiki上法蒂玛太阳奇迹中的无神论对这个事实的诋毁还有对圣母特蕾莎的批评还有大量与美国共和党以及民主党有关的条目(有意褒民主党贬共和党,即使违反事实)可以看出,在场的几万人的集体幻觉?实属鬼扯,对圣母特蕾莎的批评无论哪一条都不成立(除了她的收容所hospices(垂死的穷人之家home for the dying destitutes)不符合他们这些只会无视印度的穷人饿死的人标准的这一条),还有他们的mandate of heaven(翻译自论语的知天命),大多数中国人从没听说过的东西在wiki上和大多数网络上西方人的观念中这成了中国人4000年来建立新王朝和造反的思想根源,但真正读过文言文并且了解中国历史的都能看出这不过是鬼扯,无视事实的白日做梦,所以不要确信世俗对教会的污名完全属实,世俗只想要摧毁或者阉割教会,而他们从来不会重视真相和活人的存活以及痛苦大过重视他们的理想主义议程和便利),就最近的加拿大,仅仅因为记者拿着探测器去探测了寄宿学院的墓地,发现了大量无墓碑的坟墓,就把所有的罪名加在天主教会上,无视只有一半的寄宿学院是加拿大政府和天主教会合作开的,而其他为加拿大政府和新教合作开的,并且也无视寄宿学院资金短缺的事实(虽然加拿大政府承若资金,但他们只在推动对原住民的绑架),并且当时瘟疫横行,而资金不足的寄宿学院对于因瘟疫死去教师和学生只能用简易的方式埋葬,并且为死去的人立个木头做的墓碑,而木头则极易腐烂,在一百年后不见也正常,但世俗主义者并不在意,他们像发狂的一样烧毁教堂并保护烧毁教堂的,即使这种行为反正义,他们也只会顺心情普遍支持,并且撕咬反驳他们的。
另外,如果你要想移民并且不怕被谋杀迫害,未必非要去发达国家,南非是个不错的选择,就网上我了解到的,那地的人十分虔诚,并且有对善的追求。而发达国家,也最好去波兰和美国,至少波兰和美国的一部分地方没有被世俗腐烂,也没有像德国那样大规模叛教。

还有,个人觉得,奉耶稣为王的不应太追求地上的荣耀,我们应该把荣耀归上帝,并且反驳对教会的诋毁(如果诋毁的并不凭事实或者夸大事实的话),并且让人明白今天的一切喜乐都是耶稣为我们而死以及使徒们把福音传给万民而造就的。

天命這個,中國古代的確有「奉天承運」「替天行道」的說法。王朝更替什麼的的確通常扯天命作大旗。

我不是公教徒。r/Catholicism 先免了。但你「通往地狱的路由牧师的骨头铺成,而主教的头骨是这路上的灯」這句話我很喜歡,抄到筆記本上了。

Looking at your writing, do you prefer to write in English?
看你的文章,你是中文母語者嗎?會更願意用英文嗎?

I do not particularly fear murder or persecution, but I haven't thought of desiring them either.

Yeah. I have heard and seen.

是在中国待了近35年的(近35几年我不会说)英文我不太会表达
我可以确定的是无论是哪一个宗派,只要顺从服从耶稣的都可以从 r/Catholicism中收益
拿着天名号去做事的的确不少,但也不过是拿着一种权威的名义去反另一种权威的工具,无论造反的还是镇压造反的都不会真正把它当回事(除了确立他们做事的正当性)。而wiki上和大多数西方人认为(就像马克思这个一生从未做过任何正事的败类认为人被物质支配一样)中国人是由于被mandate of heaven的观念支配才干出这些事的,而mandate of heaven从来没有在任何造反和王朝的建立中为主要原因之一,但物质和mandate of heaven最多影响人,它支配不了人的自由意志。

另外,你对奇迹了解多少,个人认为,对确定的奇迹的科普有助于他人明白我们所顺从服从的,是权柄在握的。

奇蹟自然是真實存在的。我很喜歡的一位聖徒,上海與 San Francisco 的聖若安,也被稱爲行奇蹟者聖若安。

感覺您華語的表述有些奇怪呢,有些地方有點翻譯腔的感覺,有些地方就是不大懂、也會有點錯愕。

剛查到。不僅不是聖人說的,你們公教會反對這種說法、觀點。我倒不介意。

Horn, Trent. 2018-09-05. Is the road to hell paved with the skulls of priests? Catholic Answers.

是的,我知道这个,因为我之前注意到的是科波拉的那个叫《教父》的电影,而我恰巧了解到了基督教早期有关Church father的事情(Irenaeus of Lione, Tertullian of Carthage, Clement of Alessandria),所以就引入了Godfather的概念

有趣的是,我是在 r/Catholicism中看到的(我记得当时在讨论德国的叛教还是进步牧师或者其他有关天主教会牧羊人的丑闻,应该是在类似的情况下看到的),不过这句话被天主教会是否正式地反对我不清楚。

ps:好吧,我是天主教新手,还未受洗,也没有自己的牧羊人,这个观点是否成立,我个人的知识并不能确认,但是我所了解的如果一个人接受了圣职圣事,那么在他的灵魂中留下了不可改变的印记。

还有,你有兴趣做一些关于基督教的奇迹的科普吗?我很确定大多数无神论者是因为认为我们的信仰没有根据才不信的,而一些嘴上说着自己是的,也不过是拿基督教当作推动自己议程的人罢了。而这些,是对物质进行偶像崇拜的。而基督教的奇迹(圣事圣体的奇迹, 瓜達露佩聖母像的奇迹)则可以直接粉碎他们对物质的偶像崇拜。

倒不是正式的反對,就是看起來,比較傳統的一些公教徒不滿這種表述,覺得這種表述更像但丁的《神曲》裏會出現的言論。

近期沒有打算。我不認爲奇蹟是傳道的手段。保羅說,愛勝過一切奇蹟。《聖經》也說:「你因爲看見了我才信嗎?那沒有看見卻信的有福了。」

奇迹当然不是传教的最好手段,但是,在现代,有很多人认为基督教的信仰反理性并且没有根据,而现代,可肉眼见到或者有详细记载的奇迹可以破除这种观念,也有助于有信仰苗头的人巩固他们的信心。

最近我看到的一些关于wiki的文章,总结一下,wiki在大多数时候,比起真相更关心议程。